222、第一枚棋子(第四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方云天掏出枪的时候,那一群拿着铁棍的人彻底的懵了,漆黑色的枪口对准他们,此刻拿着铁棍的他们看起来就跟野人差不多。……www.ZiYouGe.com……

这时候一楼的警察们也都全冲上二楼,带头的是一个看上去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方云天看到这个男人冷哼一声,开口说道,“高粱,这个片区让你管的很不错嘛。”

高粱擦了一把冷汗,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比较好,而方云天把枪别在腰间开口说道,“听他们说的,好像他们和你这个高大局长很是熟悉啊。”

“误会,局长,这都是误会啊。”高粱开口说道,

“误会?去和市纪委说说到底哪里误会了吧。”方云天冷笑一声,对着进来的警察开口说道,“全都带走!”

那群小混混根本就不敢反抗,毕竟他们的手里拿着的是铁棍,而警察的手里拿着是枪,那个张振荣这时候也知道自己惹到硬骨头了,从地上爬起来,脸色极其的难看。

“小清,这里闹得不愉快,是叔叔的责任,这样吧,这周末我和局里请个假,你把你这些朋友都叫过来,我请客,帮他们压压惊。”方云天开口说道。

我当然知道方云天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都要忙,所以也只是笑了笑,开口说道,“无妨,方叔您先忙,而且哪能让长辈请客的道理,等您有空了,给我打个电话,我亲自摆酒设宴庆祝方叔叔高升。”

方云天笑了起来,转身对着那群警察开口说道,“动作麻利点,没吃饭吗?”

等到方云天那伙人都走掉后,唐柏强这才开口说道,“哎哟卧槽,地头蛇就是这点好,这里不是北京,出了事情还得走程序,在这里,以你陈家的背景完全是只手遮天啊。”

我苦涩地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洛洛则开口说道,“阿强,你可长点心吧,你难道真以为这次的事情只是单纯的想要报复那群人?”

“那是?”唐柏强有些好奇地开口询问。

洛洛却抿嘴对着我笑了笑,“你打算开始落子了?”

“先试试看吧,暂时还不知道怎么玩儿,不过慢慢来,总是会适应的。”我笑着开口说道。

今天的事情我的确是可以直接打电话给建军叔,直接叫来几辆绿皮卡车的军人,解决事情干净利落。但我没有那么做,主要原因就是洛洛所说的落子。

首先我叫方云天,就是想要知道他这个市局的大头头到底和那个张九指有没有关系,也就是说底子干净不干净,不是我胡乱猜疑,事实上很多地方的市局都和当地的一些黑社会团体的大头头有合作。

在确定方云天的底子干净后,那这事情就是一件大功,我可以用陈家的势力在背后运转,让方云天再往上挪一挪。

第一,我可以靠这件事情慢慢摸清楚陈家的政治命脉。

第二,我可以让方云天先尝到甜头,这样其他陈系的人才会向我靠拢。

所以对于我来说,方云天这颗棋子至关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我落下扭转乾坤的第一子,方云天自然也清楚我是什么心思。

但他还是照做了,因为这对他没有坏处,他是我的第一颗棋子,在以后可能也将会是至关重要的一颗棋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不能让别人觉得我卸磨杀驴,所以只要我在,我就会不停地将他往上提拔。

我坐回了卡座上,喝了一口鸡尾酒,开口说道,“我不能不急啊,前有猛虎,后又追兵,只能自己慢慢发展了。”

“你赶上了好时机,我感觉江城对你印象挺不错的。”方晓晓开口说道。

我楞了一下,开口说道,“一直没有说江城的身份,到现在我还不清楚呢,江苏人,现在是京系的,他该不会是……”

我说到一半,洛洛便笑了出来,“看透别说透,所以说对你很有好处。”

我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我只是觉得我们两个很像罢了,之前我一直想不通我们到底哪里像了,但见到那个女孩儿站在下边的台上,他紧紧地抓住拳头,却没有说什么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们哪里像了。”

“我们都是属于那种内敛的类型。”我顿了顿,开口说道,“我们并没想过嚣张的去对待谁,只是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我本内敛,这世间却逼我张狂桀骜。”

“哈哈,说起来还真的有点。”洛洛笑了笑,开口说道,“尤其是长相。”

我差点崩溃,强忍住要骂人的冲动,开口说道,“我回头告诉江城去。”

“你去,你去了我就告诉林小雅今天晚上我们去山庄上玩去了,而且你还花了一千万买了个性奴。”洛洛眯起眼睛威胁道。

“你够狠!”我瞪了洛洛一眼,没好气地开口说道。

出了张振荣这档子事,我们也没什么心情继续玩下去了,一群人又喝了点酒,聊了会儿,就出门了,临走之前唐柏强还千叮万嘱车子保修的事情,真想一个大耳刮子抽他。

皇后酒吧距离陈家大院不远,所以我直接就着夜色打算走路回陈家。

回到家,进了客厅后,就看到陈冰木冷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见我回来了也没有打招呼。

我想起来刚才在天华山庄门口见到陈冰木的事情,他为什么要欺骗我?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我做到陈冰木的身边,抽出一根烟来丢给了他,开口说道,“怎么了?”

陈冰木并没有接过我的烟,而是直接站了起来,开口说道,“抱歉,我今天心情不太好,我先去睡觉了。”

说完陈冰木直接站起身来朝着楼上走去。

而我坐在沙发上有些呆呆地看着陈冰木的背影,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点了一根烟重重地吸了一口,烟气呛得我不停的咳嗽。

陈冰木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为什么要欺骗我?

现在又为什么要躲开我?

火花舔舐着烟丝,烟气在我的指尖环绕,我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不知道怎么的,感觉很不舒服。

说:  第四更,通知一下更新,第五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来,存稿没了,等我晚上回家后开始更新吧。作为补偿,这更就提早更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