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其实只要伤害我一人就可以了(第四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夜的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瞬间,微凉的秋风带着一丝属于秋天的干燥。(www.ziyouge.com)

早已换上长衫的我抱着林小雅,似乎就能够这么站到地老天荒。

只是酒劲不停地席卷着我的心神,让我的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对面的林小雅身上渗透过来的丝丝暖意更是让我无比的舒适安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闭上眼睛,靠在林小雅的肩膀上沉沉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想要找到林小雅的身影,但却发现房间里面根本就没有林小雅的身影。

浴室的灯开着,水流的哗哗声从浴室里面传了出来。

我苦涩地笑了笑,又是孔雀这货,这一个月来我们也有些熟悉了,我会尝试着和他说一些自己内心的想法,我会和他说一些自己内心的挣扎,他从没有在我说话的时候插过嘴,似乎他就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倾听者。

当然,随着熟悉,他也把我这儿当作他沐浴的地方,每天晚上三点钟,总是会准时到我的房间里面洗澡。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眼表,果然正好是三点钟。

过了一会儿,穿着整齐的孔雀带着一丝丝温热的湿气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他对着我笑了笑,开口说道,“你醒了?”

“嗯,喝了点酒,胃有些不舒服。”我注意到孔雀那张堪称完美的脸颊上带着一丝水迹。

孔雀开口说道,“是不是所谓的人性就是这样,在不停的成长中,得到自己不想要,却又必须得到的东西,抛弃自己想要,但却必须要抛弃的东西。”

“她不是我不想要的。”我纠正道。

“确实,最近晚上到你房间的时候,你说梦话就从来没有叫过周的名字,几乎十次里面有九次都是林。”孔雀开口说道,旋即坐到了我的床头,开口说道,“但不管怎么说,你选择了她,我能够感觉到你内心中的痛苦和迷茫,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人生?”

“可以这么说吧。”我笑出声来,“其实可能,我只是被我自己所困住了,我早就应该选择这个答案了。”

“或许吧,虽然我不懂什么是感情,什么是人性,但从我的角度来看,你选择林的确是最好的抉择,毕竟周的情况太复杂,你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她永远不可能放下心中的仇恨,如果她放下了,她又已经不再是你以前所认识的,喜欢的那个周小渔了。”孔雀开口说道。

“你今天的话有点多。”我伸出手来放在了被子上,开口说道,“说实话,我现在反而觉得自己不再痛苦了,放下了,就放下了,庸人自扰的永远只是我自己,小渔会因为我一直等她,但她却不能爱我,而受到伤害,而小雅会因为我一次又一次地推开她而感觉难过。”

“最好的办法无非就是我将自己的内心切除掉一半,痛苦我一个人,却能将三个人都从这个致命的漩涡中逃脱出来不是吗?”我看着孔雀,开口询问道。

“长痛不如短痛,与其等到最后所有人都遍体鳞伤,不如趁早只伤害你自己一个,你的意思是这样的对吗?”孔雀开口询问道。

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孔雀开口说道,“事实上你的确是庸人自扰,倘若你选择周小渔,难道你心里又不会痛苦,就不会受到伤害了吗?”

我沉默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不,虽然你现在已经有些懂什么是人类的情绪了,但你还是不明白选择的重要性,倘若我选择了周小渔,就是三个人一起痛苦了,而现在我选择了林小雅,却只痛苦我一个人,这样多好,小渔可以不需要觉得愧疚我,安心地过着下半生,小雅可以不需要蹉跎岁月,等到自己的斗战胜佛。”

“而我,重要吗?”我笑的愈加的灿烂起来,笑的也越来越放肆,“男人不就是应该如此吗?不然凭什么去保护女人呢。”

“你说的没有错,你果然不出我所料,真的很有意思,从你的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孔雀从桌子上拿起了面具,覆盖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开口说道,“从明天开始,我得有一段时间不会来你这里洗澡了,有新任务到了。”

“你大可以不必去忙,如果你缺钱的话,我可以给你,毕竟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我开口说道。

孔雀哈哈大笑,“不不不,你不会明白的。”

说完孔雀那双摄人心魄的琥珀色眼眸变得有些冰冷起来,“我只是去寻找自我罢了。”

“寻找自我?”我有些疑惑道。

“对的,寻找自我。”孔雀点了点头,“我觉得,我人生存在的价值,就是杀人,只有在杀人的那一瞬间,我才能找寻到我真正能够活下来的东西,因为我的生存,仅仅也只是为了杀人。”

“你很可怜。”我叹了口气。

“你也是,那么,再见!”孔雀戴上自己的黑色礼貌,从窗口跃下,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一切的一切,似乎只是一场梦境。

我叹了口气,看着天花板,脑海里不由得闪过了陈冰木的面容。

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为了我而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想起他曾经想要杀死周小渔,我就觉得很恨他,但却怎么都恨不起来。

因为我清楚,他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我。

仅仅只是,为了我而已。

我点了一根烟,猛烈地抽了一口,任由烟气将我的肺拉扯着,拼命地咳嗽,让苦涩充满了我的口腔。

陈冰木啊陈冰木,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和我摊牌?

还是说你就不打算摊牌了,等到你觉得我再也不能用到你的时候,再一个人悄悄的离开?

我又抽了一口烟,闭上了眼睛,任由火花舔舐着烟丝,慢慢燃到烟嘴,最后熄灭,最后烟头从我的指间掉落,啪嗒一声和地面接触。

而我早已沉沉睡去。

窗外的夜色太美。

说:  孔雀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他是一张白纸,而陈冰清成长中所经历的一切,都会一字一句记录在这张白纸上,可能到最后,陈冰清不再是自己想要成为的陈冰清,而孔雀则成为了陈冰清想要成为的那个陈冰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