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嫌疑人(第三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小雅在边上开车,我的车已经被拖车拉去修理厂里面进行修理了,没有办法继续开下去了。(ziyouge.com)

这次撞击肯定是早有预谋,我我们向医院开去的时候,路上发生了一件事情。似乎是撞车事故,一大片的观众在那里堵着,完全可以阻挡警车和救护车前进。

我们的车拐上了一条大路,飞快地向着陈家的方向。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了,这是变成了整个陈家的事情。

现在我需要理清楚一下思路。

“啪嗒……”我点燃了一颗香烟,坐在车内思索着,这个人还真的是将时机把握的很好,选择了在我和陈冰木离开之后来阻击我们。

但更让我在意的是那个人手臂上的纹身。一个红色的祭祀的身影,不同于古埃及的祭祀,这种祭祀多半出自于中世纪的欧洲,他们的袍服宽大。

“喂。”我拨通了叶守静的电话,既然他是king俱乐部背后的人之一,那肯定是有了解到很多我以前和现在都没有来得及了解到的东西。“是叶守静么。”

电话那头的叶守静十分的沉默,他迟疑的嗯了一声。想必是在思考我为何在这个档口给他打电话。

“我想问你个事……”

叶守静只是答应帮我去寻找而已,并没有说出来他说知道的信息,但我已经清楚这就已经是叶守静可以交代给我的信息了。

叶守静的说法很含糊,我也明白他的意思,这里面涉及到的水太深了,实在是不能轻易的下定论。

搞不好陈家的中立态度就会在瞬间变得分崩离析,让我和king之间的约定都会变成一片泡沫。

宗家,现在已经在向我示好了,应该没有理由对我下手。而白家则已经和我达成了交易,我在他们未分出胜负之前不能表明自己的立场,也不能偏袒另外一方。

那还有谁呢?

“陈冰清,老爷子让你去一趟他那边。”陈惜水挂掉了电话,身后的邓贤看了一眼眼前的陈惜水。

“你认为这样真的可以?”

陈惜水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抚摸着自己肚子,笑着冲着邓贤点点头,现在的她十分的自信。桌子上的一张吱吱的文件被他用一只红色的记号笔在上面随意地涂抹。

邓贤叹了一口气,看着桌子上被陈惜水随意涂抹的纸张,关上门走了出去。陈惜水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不知道想些什么,只是最终看着邓贤走出去的样子,眼中闪过了一丝坚毅的表情。

我向着陈家的后宅走过去。

老爷子闭着眼睛,没有任何的动作,看过去犹如一尊雕塑一样。但是与雕塑不同的是多了一份不怒自威的感觉。

我站在了大厅中,四处都十分的安静。老爷子脸上也没有半分的笑容,一丝改变都没有。只有见到了老爷子的胸膛在不住的起伏,我才确定老爷子不是去了。

许久之后老爷子才睁开了眼睛,眼中的精光一闪。

“听说你们在回来的时候遇到袭击了?”

老爷子睁开眼的时候,让我感觉到我已经被这股目光给看的十分的透彻,这让我的脸自然的变得僵硬起来。

“是的。”我没有多说话,而是双手叠在自己的小腹上看着面前的老爷子。

老爷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似乎有些失望,他的声音从他的位置上传递出来:“听说不仅是遇到袭击,就连冰木都被打成了内伤。而你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死死的盯着老爷子,他这句话肯定不简单。不过是谁这么快就将我们遇到袭击的事情给传递回来的?

难道说那个神秘的策划人其实是陈家内部的人做的?

老爷子看着我的眼睛,他知道我在想什么。张开了那张苍老的嘴。

“你可以怀疑任何人,但是你就是不能怀疑陈家内部的人,因为陈家内部的人都愿意将他的后背交给你。”

老爷子知道我会想到是谁给他通风报信的,只有那个通风报信的人才会在第一时间知道我被袭击的事情,但现在看来老爷子肯定是有着自己的信息渠道。

那辆吉普车。

顿时的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陈冰木之前有提到过的,陈家的那些隐藏在我四周的安保力量。

看来是那辆吉普车里面的人跟老爷子说了这些事情才让老爷子了解到我被袭击的事情。

“注意安全,这个东西交给你。”

一个檀香木的盒子放在了我的手上,看起来有很多的年头了,老爷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缅怀。

随后叹了一声气对我说道:“走吧。”

我点点头,起身就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陈惜水在大院中和邓贤在一起散步,恰好被我给遇见。

“冰清,听说你已经被袭击了?”陈惜水的手不自觉的抚摸着她的大肚腩,而邓贤则是温柔的牵着陈惜水的手。已经快要到生产期了,陈惜水的手不禁一抖。

我点点头,瞥了一眼陈惜水的大肚子笑道:“惜水姐,你这可是要小心翼翼的,别让姐夫的骨肉就此陨落。”

说着冲着陈惜水弯了弯腰,道了一声保重之后向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手中的电话再度响起来。

“冰清,是我。”

是陈冰木,他不是正在医院的么,医生说他需要接受睡眠疗法,现在应该还没有到唤醒的时间才是啊。

“我知道是谁了,这一点不用你去调查了,我会亲自过去询问他为何要对我们动手的。”陈冰木对着电话说道,可能是牵扯到了伤口,他呻吟了一声便挂掉了电话。

在挂掉电话之前,他给我留了一句话,那就是不要我继续追查下去了。

为什么不能够追查下去?难道说这里面还有玄机么?

我感觉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漩涡当中,一个漩涡叠加这另外一个漩涡,直到这个漩涡将我吞噬一空。

陈冰木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正思索的时候,我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叶守静的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