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李政暄(第六更,为呵呵呵嘻嘻嘻加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政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比起之前的那种鲁莽来说,现在的你感觉好多了?”坐在沙发上的人影,手中的水晶杯在不停的摇晃。-www.ZiYouGe.com-看着面前的李政暄,嘴角绽放出一丝微笑。

李政暄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落地窗外的世界,整片世界都在飘零着一些枯死的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全部都洋洋洒洒的落了一地。

“李政暄,怎么了?说句话。”轻喝了一口手中的红酒,看着在落地窗前的李政暄。沙发上的人在不停的呼唤他。“难道说你认为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了么?”

李政暄的脸色依旧如常,没有丝毫的波动。他沉默的看着外面的风景,沙哑的声音传递出来:“李家这次要是弄不好就完蛋了,那我要一个残缺的李家有什么用呢?”

虽然李政暄在竭力的想要掩饰自己内心的愤怒,这个人在自己打出了第一通电话之后,剩余的则是全部都是由他安排人将录音给发出去,而且还是用的李政暄的名号发送出去的。这个卑鄙的小人。

李政暄不屑的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人。

“哟,难道生气了么?我们之前可是说好了的,你李家的家主位置有我们给你弄到手并且将一个偌大的李家都交由你。但是你现在得帮助我们。”

沙发上的人依旧不紧不慢的看着面前的李政暄,说着这些话,他丝毫不在意李政暄用什么眼神看着他,身后的那个纹着祭祀纹路的人则是将红酒再度导入了酒杯当中。

“来一杯,不用这么消沉,很快李家的家主就会是你了,只要你能够将李家和陈家的合作破坏掉的话。”

水晶酒杯被放在了桌子上,脚步声一点点的向着远方消失。

李政暄捏紧了手中的拳头,李贤雯!

手中的拳头握紧,又再度松开。

摇动着手中的水晶杯,里面的液体如同血液一般在杯中翻滚,流动。看着面前的落叶,李政暄低低的咆哮道:“陈冰清……”

脚步在门口停顿了一下,他听到了李政暄的咆哮,嘴角的笑容更加的夸张。“是丧家犬的乱吠么?”

不屑的挖了挖耳朵,向着门口的车子走过去。

赫然是京城的牌照。

李贤雯和我已经将事情都给谈妥了,现在我已然是坐在了陈家的会议室里面,我的对面是陈惜水,而我的边上则是陈青莲。主位上面是老爷子。

“关于冰清被人给使用暗杀手段来针对,你们有什么看法。”老爷子威严的目光向着四周一阵扫视,我看着面前的陈惜水,她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犹如一个胜利者一般的姿态。

陈青莲则是没有说话,她只是抱着手,坐在一边看着面前的陈家人。

“要不然,派几个人先将冰清的安保工作做起来?”建军叔看着老爷子,脸上的迟疑显而易见。“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得先将冰清给保护起来这才是重中之重才对!”

老爷子点点头,看着建军叔说道:“那就去做,现在坐在这里有什么用?”

看着我们一直没有说话,老爷子有些恼羞成怒的拍了拍桌子,看着我说道:“冰清,这件事情你是被袭击的人,你有什么看法?”

我摇摇头,既然老爷子这样的态度,想必之前是和陈青莲已经是交换了意见,而且还敲定了主意,我再怎么说也是没有用的,既然如此何必多此一举来问我的意见呢?

“我没有任何的意见。”看了看面前的老爷子,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

最终会议还是不欢而散,而老爷子看了看陈惜水,叹了一声。向着内宅走去。

“姐夫,你回来了?”琉璃在我房间的沙发上坐着,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和那个美女谈论的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这个家伙。“是叫我哥哥,不是姐夫。”

琉璃嘿嘿一笑,将手机塞给了我:“那就不打扰你们聊天了。”

“喂,是冰清么?”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是林小雅的,这家伙一直在和林小雅说我坏话么?“恩是我。”

我看了一眼边上的琉璃,她却毫不在意的窝在沙发里。

“今天你是去见李贤雯了?”林小雅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任何的波动。“你们谈论的怎么样?”

我嗯了一声:“今天去见李贤雯,但是却没想到我的行踪和她的行踪都被人给暴露出来了,将我们会面的地方也给传了出去,我想陈家和李家有那边的人。”

林小雅沉默片刻之后,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很快就有短信发送过来,到我的手机上。我打开了电话,看到了林小雅的短信后随手就删掉了。

陈冰木已经再度出去,他要去一个地方,一个我也曾经去过的地方。在方云天的帮助下我们拿到了一些关于那个人的记录,最终那些录像已经指明了那辆车在短时间内频繁的去过那个地方。

陈冰木想要去那个地方去看看是否能够找到一些线索,如果我们猜测不错的话,那这些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他们了。

门被关上了,是琉璃出去了,出门的时候我清楚地听到了她十分嫌弃的冲着我说道“一点都没趣。”

嘴角微微的抽动,这个家伙!

李贤雯的条件不错,从长远的角度来看的她的这个提议也是很不错的。但是现在却不仅仅是这个问题,最为关键的是要如何将李政暄这家伙找到。

李家已经发动他们的势力去寻找了,而冰木哥则是已经猜到了一个可能性。

是你们么?我在脑海中不住的盘旋着两个身影。在我和宗盛说出来之后,宗盛却没有一丝的惊恐,而是十分平淡的看着我,似乎这件事情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第二天就有李政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宣布这件事情是他下的手。

不过,宗盛,你的手伸的太长了会触及到我的底线的。这样我就只能将你的手给你砍下来了。

说:  哭瞎了,这回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去吊打梧桐一顿吧。让他酒量这么差!另外,关于前两章人名,我已经改回来了,因为买了新电脑,词库完全换掉了,我经常会把名字打错,有时候错一个接下来的就全错了,大家请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