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择日不如撞日/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择日不如撞日,我想了想,有些意动的朝着面前的陈二爷笑着说道:“要不然你看我们明天如何?”

老爷子的嘴角微微一抽搐,随后无奈的看着我,似乎是我做出了什么蠢事一般。

看着老爷子的嘴巴在微微的抖动我一愣,随机快速的看了看后面的陈二爷,陈二爷闭上眼睛什么话语都没有说出来,只是脸色很是冷淡,让我的心也随之冷淡起来。

我看着面前的老爷子,还有边上的陈二爷。

忽然我想起了什么,朝着边上的陈冰木施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帮我说说,不要将这种事情一棍子给打死了。

点点头,陈冰木的眼中闪动着一丝无奈,他转头看向了陈二爷。我发现陈冰木冰冻的脸一下子起伏波动时分的剧烈。

一会青色一会红色的,就跟红绿灯似的,让我十分的诧异,想不到陈二爷竟然能够让陈冰木这家伙改变他的脸色。

我思索了半天之后,看着面前的陈二爷,似乎在陈家里面并非有着陈二爷的名号出来,但是在哪里我似乎听见过陈二爷的名头。

依稀是在介绍陈二爷的凶残还有手段高明。但是至于是谁说的我就不知道了,现在看来我得去安排人探查一下陈二爷的底细了。

我在一旁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陈二爷,而陈二爷则是有些古怪的看着面前的陈冰木,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失望,看着陈冰木,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强横的气势,看着面前的陈冰木问道:“难道说我会害你么?”

陈冰木有些聂诺的摇摇头,犹如一头见了猫的小鼠。

“那么当时你为什么没有和我一起走,而是现在为了这无聊的权力斗争而相互残杀?”看着面前的陈冰木,陈二爷的表情中呈现出来的是一丝痛心,那种痛彻心扉的眼神看着面前的陈冰木,一下子就将我给震撼到了,我果然猜得没错,他们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难以忘怀的事情,所以陈二爷就对陈冰木十分的挂记。

陈冰木的脸色有点难看,看着陈二爷,他有些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一直都没好意思开口。

突然陈冰木咬咬牙,看了我一眼冲着陈二爷说道:“二爷,我觉得你既然在外面野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是不是也该支持下他的孩子?”

陈冰木说出了这句让他有些为难的话语之后脸色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看着面前的陈二爷,而陈二爷则是看着面前的陈冰木。

我看到陈二爷的手在颤抖,他的抬起来又放下去,随后见到自己难以克制住,索性向着自己身后一放,稳妥的放在了自己的背部。

陈二爷看着面前的陈冰木,他的眼神有些阴冷,看着面前的陈冰木,眼中射出了一丝明灭不定的眼光。

“你这是在教训我么?小子?”陈二爷看着陈冰木,嘴角微微的翘起,他正如陈冰木所说的他谁都没有在乎,在乎的就只有他自己,所以他在外面生活了这么多年也一点都没有问题。

他没有在意陈家,而是在利用陈家的各种资源在满足他在外面的各种各样的梦想,有强大的梦想,也有渺小的梦想,还有这各种放荡不羁狂妄难堪的梦想。

因为我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满足感,还有一丝被惊扰的恐惧。

顿时我就明悟了眼前的这个人,虽然老爷子在宠他,但是也仅仅是因为他这家伙说白了对他们没有害处而已。

老爷子真正的是要看看我能不能抓住这个浪子的心。让他回到陈家,不再这么野下去,而我刚好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个吊牌划过去。

吊牌上面有着一个特殊的图案让我觉得很眼熟,是一头西伯利亚狼,在扬天对着月亮呼叫。

这个发现让我的眼神一凝,想不到面前这个人竟然是我之前查到的一个神秘的雇佣兵团里面的一只狼。

而且这个啸月的狼看来在那个雇佣兵团队里面的等级不会低下,我已经看到了银色的边镶在了他身上的牌子上面。

陈二爷似乎想要掏出来这个牌子,看看上面因为什么闪烁,但是他考虑再三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随着陈二爷的放弃,老爷子的声音却突兀的响起来,朝着面前的陈二爷笑着说道“陈二,看来你比较忙碌,那就忙好了我们再继续聊天好了。“说着,老爷子朝着面前的陈二爷抬抬手,示意他将吊牌拿出来,看看吊牌上的东西,好快速的现场的处理掉,这样他们就能够真正意义上的平等的对话一般。

陈二爷将腰间的挂牌抽了出来,上面微微有着一丝信息浮现在他的面前,上面隐隐说着“孤狼-是否行动?”

“no!”很快陈二爷就回了信息,看着面前的陈冰木,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古怪起来。而老爷子则是笑眯眯的看了看我,看着陈二爷,我知道,老爷子是在让我跟陈冰木还有陈二爷约定一个时间,在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好了,今天我已经是活动充足了,现在该是回去休息的时候了,你们各位自便。”说着,我看着老爷子的嘴角微微的颤抖,站起来身子朝着房间里面走去。

陈冰木则是一脸冷色的看着对面的陈二爷,而陈二爷则是笑着说道:“怎么,难道你还想和我动手么?”

陈冰木没有丝毫的去推诿,只是身后的一根棍子在他轻轻地踩了一下地面,手中的茶杯粉碎在了木头桩子上面的时候,总算是将拖架子而出,勉为其难的将手中的棍子朝着面前的陈二爷过去,而陈二爷则是眼神一愣,朝着口中说了声好,便冲着陈冰木的棍子一只手探过去。

是外偏门的三十八路勾手。

想不到陈二爷竟然将三十八路勾手都已经是练习到了化劲,这让我更加的担心陈冰木比武的结果。

但是陈冰木并没有放弃,用力将棍子将前方一勾,一戳,宛若出海蛟龙一般朝着陈二爷的胸口钻去。

陈二爷手一勾,一划,啪的一声细响显得无比突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