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名声尽毁/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琉璃的身子直接揉进了宗兴的怀抱里面,随后却是一道闪光出现在了我的窗外。无弹窗小说阅读

闪光过后,赵琉璃的拳头也随着这个白光的乍现,狠狠地打在了宗兴的肚子上,然后迅速的冲着后方撤退。

我看着面前的宗兴,宗兴的嘴角微微的抽搐起来,他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捂着肚子,随后看着我还有小萝莉,手一直在空中指指点点,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忽然做了一个要呕出来的动作,赶忙冲出门去,想必是去外面的医院的公共厕所去吐去了。

我白了一眼赵琉璃这家伙,宗兴都被这家伙给玩残了。

“你怎么来了?”我有些好奇的看着琉璃,这家伙应该在陈家安静的呆着的啊。难道说是陈青莲派她来传递意思的?“你是替你妈妈来传递什么消息给我的么?”

我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赵琉璃,他的脸上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奇的看着我问道:“姐夫你怎么会这么说呢?”

她笑眯眯的对着宗兴刚才做过的边上的一张看起来比较好看的沙发走过去,双脚微微一屈,随后跳起来,坐在了沙发的垫子上。

柔软的沙发垫子将赵琉璃给陷入了垫子里面,这让赵琉璃大呼过瘾。

赵琉璃在一边和垫子玩的不亦乐乎,我却没有一点想要高兴的意思。

今天赵琉璃的这一拳,将宗兴给打出了事情的话,事件会再度扩大起来。我想了想决定找出来之前的那个拍照的人,我要利用舆论,既然他们用舆论来让大众一起诬陷我。

那我就要让这群人知道同情的力量也是巨大的,我要让他们知道被他们所控制的东西反过来伤害他们的时候是如何的让他们痛苦。

我看着电视上的那个新闻播报员,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冷笑。

“姐夫,你这样子笑的好奇怪。”

赵琉璃在边上好奇的看着我,似乎对我这样的笑容很不满。

“给我找出来之前在我病房上趴着拍照的家伙,我需要他的一张照片。”我将短信发给了陈冰木之后看着面前的赵琉璃问道:“琉璃,姐夫用你的一张背影,好不好?”

琉璃没有思考,直接挥动着她白嫩的小手笑眯眯的说道:“当然好啊,姐夫你随便用好了!”

我点点头,既然现在琉璃已经是也同意了,我自然只需要等到陈冰木这边找到了找i安之后用最快的时间将这个照片发送出去,让宗兴知道什么是舆论之后开始和这家伙谈论价码,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他们自己内部去解决这件事,而我则是利用好这些事情,让舆论压倒我的对头的身上就好了。

我冷冷的看着边上宗兴之前坐着的地方,我可不是当初那个才到成都的新秀,我也有我自己的想法,还有我自己的手段。

而陈家的手段现在是我的底牌,我还不能揭开,但是我一定要先用我的手段来做这件事情,证明给老爷子看,还有我看。

赵琉璃走了,天黑之后她就选择了回去。走之前还给我一个信封,在她小小的身体里面装着,在搜了很久之后才找出来给我。

看着信封上面的字迹,我知道林小雅和我一样,这次被卷入了这个人肉的事件当中。

而林家则是选择了将林小雅冷藏起来,但是这样也无法阻挡那些该死的八卦的人,他们已经将林小雅的各种各样的照片都发布到了网上,甚至连和我在一起的那些被人偷拍的照片都被发到了网上。

林小雅的日子想必也不怎么好过,我知道有可能的是林小雅的父亲肯定是选择了将她禁足。

现在确实也如我所料一般的,林小雅确实没有任何出现在邻家外面的消息。

“冰清,你的形象已经毁掉了,看来你之前所在的地方那边也开始有人对你的形象问题下手了。”陈冰木的短信让我的心微微一沉,我最担心的是我的母亲还有她的公司会不会出现事情,但是看样子这种事情是无法避免的了。

老娘要被涉及到这里面来,这让我的眼睛直接红了起来。

“给我将那些文件全部都给发上去!”

我的眼已经红润起来,我不能容忍他人对我家人下手,这是我的底线,他们已经触及到我的底线了。

“宗少。”我电话直接好不停留,发完了短信之后一个电话打给了宗兴!我现在只追求结果。“你已经做好了带着一群人和陈家开战的准备了么?”

我在电话这头沉着的对着电话说道。

电话那头我只是听到了宗兴急促的呼吸声,想必宗兴也没有开战宣言来得那么的快,他有些接受不过来。

“陈少……”电话那头,宗兴在我等待了许久之后正要说出来劝解我的时候,我直截了当的看了看手中的电话,冷冷的冲着电话说道:“你们这次已经触及到我的底线了,要么就收手,给我道歉,并且赔偿一切。要不就等着开战。”

我没有给宗兴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撤掉了自己身上的被子,穿上了衣服,我就准备下去。

今天我需要去找一趟叶守静,或者说我需要去见见king俱乐部那边,看看他们是选择帮谁。

我想了想,再度打了一个电话给了陈建军。

电话那头的陈建军有些沉默,他没有说话,似乎是在静静的等待着我的抉择。我想了想,对着电话说道:“建军叔,这次我们会有一个很艰难的战斗。”

电话那头没有任何反对,也没有任何的支持,只是嗯了一声。

我挂断了电话,穿上了一个裤子之后身上随意的披上了一个病号服,我要利用这些自身的因素,让川系的人都动员起来。在king俱乐部的协助之下,我要尝试在川系中拿到绝对的话语权。

“喂,是谁?”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不要拿我的东西乱跑啊,小子,那不是棒棒糖……”电话那头的人还是这么的粗线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