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药浴(第六更,为所有人加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宗兴知道,我是知道这里面的主谋是谁。(www.ziyouge.com 更新快,无广告,就来澳门永利赌场)而且无论主谋是谁,就算是主谋出现,来道歉的话,我也依旧不满意。

如果是用宗家的名义来道歉的话,也不是没有好处,起码那些仇视宗家的人就会少很多,不过这次宗兴唯一头痛的地方就在于要推出哪个替罪羊。

我看着宗兴步履蹒跚的模样,就知道这家伙已经承受住了莫大的压力。

睡去管他呢?既然他已经选择了这种活法,就得承受这种活法带来的一切,没有人强逼着他。这是我这些日子以来的感悟。

关上了门,我闭上了眼睛。

最近发生的这一幕幕的事情犹如跑马灯一样的在我的脑子里面过了一遍。

徐老当时上车之后跟我说的话,看来是别有深意。但是我看他看的并非是会场,而是外面。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威胁是来自于外界。

对于未知的敌人,那就是最大的威胁。我能感觉到一股暗中的势力在朝着我,或者说是陈家逼近。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将陈家给毁掉。

而他们毁掉陈家的理由,就是毁掉我父亲的理由,这一点徐老当时的话语里面一笔带过。不过他说的话却让我心头一紧。

陈家当年的实力可不是这两年能够比拟的,但是却依旧是当家的被人杀掉,却找不出来幕后黑手。

这个黑手要么手眼通天,要么隐藏于地下。

但是我却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才这么做的,这一点让我尤其的好奇。但很可惜的是没有人来解惑。

沉思片刻之后我决议还是在家中休息。

我拿起手机对着对着陈建军的电话号码就按了下去,现在就他能够联系上陈冰木,而我则已经没有了陈冰木的联系方式,至于为什么,是因为为了避免敌人玩阴阳计谋。

要是陈冰木出现,然后他们的人出现将陈冰木绑架走,就是为了从陈冰木身上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之后走掉,那就麻烦了。

虽然说源文件是在网上放着,但是源头删除了的话,那就可以宣称是伪造的。

他们的小心思我还是知道的。

我冷眼睛看了一眼边上的家庭医师。

白大褂的家伙因为我之前的一句话,被陈建军给派遣过来替我检查身体的。

听诊器被这家伙放在了我的身上,心脏的部位,让我感觉到一凉。而他则是眯着眼睛听着从那边传递过来的心脏的跳动声。

“不错,陈少的心脏跳动的十分平稳有力量,现在看来,陈少的身体还是不错的。”医生的眼中有些迟疑,他对我说道:“但是对方却有可能伤到了陈少身体的经脉,短时间内需要休息。”

陈建军在我的身边有些急切的问道:“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医生点点头,随后冲着我笑了笑说道:“有时有,就是不知道陈少愿不愿意吃这个苦,这个手段还可以将陈少的一些生理机能提高,还可以去掉体内的沉积。”

我点点头,看着医生说道:“当然愿意,这次可是要麻烦您了。”

医生点点头,和陈建军一同出去了。

我则是看着远去的这个医生开始觉得自己发毛。

没有其他的因素,就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在这个医生的触碰之下开始鸡皮疙瘩乱冒。

不过现在却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去思考别的问题了。

听说这个医生是和黄师有学过一段时间的中医调养手段,我也开始颇为期待。

四肢随意的活动了一下,看来我现在的这样子还是比较好的,起码活动什么的都没受到影响。

虽然绷带在我身上绑着,但是却不代表我这样子就是大麻烦,而是说明我的现况却是不错。

在众人差异的目光中,我浑身绷带的朝着后宅方向走去。

手机已经通知我直接到后宅就可以接受这个药浴了。

院子里的那些家族的人都有些呆滞的看着我,似乎是从未见到过我这种类型的人。

琉璃出现在我的边上,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哟,姐夫,想不到你竟然出来了啊。”笑眯眯的看着我,赵琉璃的嘴角微微的上扬。她的腿在地上不断的踢踏,白嫩的小脚丫,在地上踩来踩去。

我白了一眼赵琉璃,这家伙我要是可以动起来的话,直接在她的屁股蛋子上狠狠的来上一下。

琉璃笑嘻嘻的看着我,眼中流露出笑意,嘴角微微的上扬。

“姐夫,我已经在医生那里听见咯,你今天可是要药浴。”琉璃的眼眸变成了弯弯的月亮,他的嘴角也微微的翘起。似乎是听见了最为好笑的笑话一般,看着我。

“嗯。”这小妞,我不再理会琉璃,直接冲着后宅的指定地点走过去。

穿过了圆形的拱门,走过了一段短短的林荫道。

我走到了一个上面写着药炉的地方。

医生现在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一套麻衣在医生的身上。而边上的陈建军也是一身短打的衣服,在身边帮助医生将一些药草给磨成粉,然后朝着一个大缸里面对着,边上则是有一个现代化的浴池。

“你去那里面躺着,脱光了进去。”陈建军将一个大木板子,从上面降下来,随后示意我到那个浴池里面呆着。

躺在了冰冷的浴池里面。

随后一股温润的绿色的水开始从药炉和浴池之间的一个通道流淌过来。

水将我的身体给整个都浸透了。浴池的地下瓷砖也开始变得暖暖的。

这个想必是特意这么设计的。我想了想之后,嘴角微微的一翘起。然后默然抽了一口冷气。

想不到这个药浴的威力竟然是这么大,大到我竟然有些承受不住这个药效的洗礼。

我感觉到了药液通过浑身的伤口的时候产生的一种灼热感,随后就是迅速的升级,我看着这些绿色的液体,这些液体里面也开始出现了一些红色。我知道这些红色就是我的血液。

看着这些红色的液体,我咬着牙看着房梁。

宗兴,要是给我的交代我不满意的话,你会知道什么叫做后悔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