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接力棒(第十更,为所有人加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宜兴的气势大增,让台下的观众都开始有着微微的一丝紧张感。/class-1-1.html

他看着台下的我们,目光微微的扫视了一边,嘴角也是微微的翘起,脸上的冷峻并没有消失,而是变得越发的严重了起来。

他沉闷的声音响起来,看着台下的人,凝重的说道:“你们都是川系的人,但是你们都是各自为政,并不会轻易的被人或是被其中的谁给打动,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你们并不愿意为川系的人做自己应该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说难听点,你们就是自私,当然,这些事情可以归功于我们老祖先的教导,我们这叫做韬光养晦,也可以叫做各扫自家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停顿了片刻,陈宜兴看着台下的众人,他的目光似乎是在死死的盯着其中的一个人。我知道他的目光看着哪里。

陈宜兴想了想之后冲着我说道:“这些人有着一个共同的老毛病,就是他们都不知道这些事情是否对于他们来说是正确的还是是错误的。”

他的目光澄澈的看着我,似乎是在对我说,这些人不是我现阶段能够掌控的,他们的心思实在是太过于繁杂了,别的不说,他刚才看的那边,红家的人肯定是在不经意间的做什么小动作。

而只会让台上的陈宜兴生气,但是却不会让其他的人觉察。

我点点头,示意陈宜兴我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我也是很想早日确立下来,但是第一次的确实是确定下来是由陈家暂时领头一次,而且是陈家自己碰上去,他们只是需要在身后摇旗呐喊而已。

成效很不错,我们陈家赢了,他们也觉得川系的人抱团也是一个不错的好想法了。

他们都选择了来我用黑卡的能量在king俱乐部中做出来的川系的一个私有的地方。

他们仅仅是选择了利用我,来达到他们一直以来想要做的一些事情,这就是我现在坐在这里感觉到的周边这些十分平静的川系的人。

我看着面前的这些川系的人,心中顿时就有了计较,而台上的陈宜兴,则是看着台下的这些川系的人,眉头都皱了起来。

“我来吧,你还是下去好了。这场让我来讲解。”

我直接起身走到了陈宜兴的边上,现在陈宜兴在台上没有什么效果,那么就只能够兵行险招来试试了。

“嗯好的,那么陈少,你要小心的是红家的人,还有黑家的人,这两家人比较不好说话的。”

陈宜兴给了我劝告之后,将话筒递给了我,他转身就朝着我之前坐着的那个桌子走过去。

而我则是利落的在台上站定,我扫视了一眼台下的人,红家的人在第三排的窗户边上,他们已经吃掉了大部分的果盘了。

而桌子上的酒水瓶子也是已经空了五瓶了。

我嘴角微微一抽,相比前排的黑家,还有林家的人,这些人都算得上是标准的吃货了,但这些并非是无法忍受的地方。

我微微一笑,看着面前的众位世家的家主,还有代言人,有些腼腆的说道:“我是陈冰清,川系的陈家,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

台下都开始哄堂大笑。陈家的人肯定大家是都是认识的,但是第五排的窗户边上的一个郑家的人发话了:“陈冰清,这货是谁啊,谁他妈认识这傻屌。”

我瞥了一眼郑家的人,这傻缺现在也正在被郑家的人给训斥。

我没有理睬郑家的这种傻逼,看着面前的众人说道:“大家都似乎没有一丝紧迫感,似乎是对京系的这些人大军压境也没有一丝想要反抗的心。”

“我不会讲话,可能有些话会太过于直白,希望大家海涵。”我说出了这句话之后,有些沉默的看着远处的红家边上的马家,一个穿着古旧长袍的男子,脸颊消瘦,他站了起来,看着我。

“既然你不会讲话的话,那还是不要讲了,讲出来的话都不怎么中听,我们还有必要听么?”

我看了看马家的桌子上的那些资料,这家伙原来是马家的三公子。

原先我在外面的时候就有看到马家的三公子这家伙的身影出现在了一些不该出现的地方,比如说是出现在了京系那些人的示威团里面,我似乎在京系的那些人里面见到过这家伙的脸。

我冷冷的看着马家的这个马三公子。

“沉梁,别说了,坐下来安静的听就好了。”他的边上有着一名老者在看着马沉梁。

只是可惜的是马沉梁这家伙并不怎么领情,他冷眼看着我,嘴巴里面不依不饶的宠着我说道:“陈冰清,别以为你在我们面前装作一副敢于和京系,敢于和宗家那边交战的样子,就真的是可以做我们川系的代表人物了,我呸。”

马沉梁说完这些之后,坐了下去,旁边的老者看着他做下去,脸色也缓和了许多,而目光则是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又扫视了一眼马沉梁。

“哟,马三公子,那么我想要问问你,你是怎么进入了京系那边的,而且还是要和京系的人一同来对付我的。”

我直接抽出来一张照片,上面有的就是马沉梁这家伙的脸在照片上显示的十分的清晰,他的面目憎恶,看着我,嘴角似乎都在不住的抖动着,腮帮子都开始流出一丝口水,让我感觉到一股恶心的感觉扑面而来。

马沉梁毫不犹豫的就直接说道:“陈冰清,想不到你这家伙为了诬陷我,真的是不遗余力。让人做出来这么逼真的ps。”

“ps你一脸乳白!我怎么就没有瞧见这张照片有什么ps过的痕迹?”一个带着墨镜的红家的男子直接走上来,将我手中的照片直接拿过去,嘴角微微一瞥,放在了马沉梁的眼前,指着这张照片说道:“有种你讲ps中动的手脚都给我一分不差的讲出来,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恨自己出生的太早。”

马沉梁的脸色阴沉下去:“这就是你陈家开的川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