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冤假错案/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发出了咆哮,完全展示了一个怪兽应该有的特性,车子在车水马龙中快速的穿行,然后停顿在了机场中。ziyougecom

我快步走过去,然后将款一刷,就领了机票之类的朝着登机区域等待。

我现在在翻看新闻,瑞安的小道新闻上面已经开始有一些事件的经过和起因。

我看着上面的这些信息,微微安心。

这上面的信息已经清楚的告诉我,我妈似乎还没有太大的事出现,这是我唯一安心的地方。

看着面前的这些信息,我就知道我该怎么去坐了,我直接打电话给了陈冰木,让派遣一个人过来帮我查探消息。

“冰木哥,我现在缺少一个眼珠子,我需要一个人帮我打探消息,这种事情应该是没问题的把?”我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电话,陈冰木在那边沉默。

他沉默了半响之后嗯了一声,我知道陈冰木这是同意了,我也嗯了一声,然后不再理会陈冰木,我挂断了电话。

飞机也在快速的起飞当中,我的拳头捏的紧紧的,我不知道是谁在对付我的母亲,但是,要是被我知道是谁的话!

我哼了一声,看着飞机在天空之中飞行,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下,外面的平流层在预示着我内心的不平静,我之前出去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保护她保护周小渔,却没想到我依旧是没有人力去保护。

我紧紧的握着手。边上似乎有人在对我说话,我没有理会。

只是觉得一个毛巾搭在了我的手上,暖洋洋的,而我的手则是自然而然的张开。

一股暖流从我的身体里面渗透出来,然后溅落在我下方的地面上,发出了”噗噗”的声音,让我的眉头微微一皱,我知道这种声音代表什么,就是代表我这次将我的手捏伤了。

叹了一口气,我看着我的手,上面确实有着五个整齐的手指甲印。

叹了口气,我不再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我手里的五个印子。

暗自沉默着。

边上的空姐给我拿来了创口贴,在我沉思的档口,直接将我手上的伤口给缠绕了起来,随后就用一个绷带将我的双手都给细细的缠绕了一圈。

飞机很快就到了,我下了飞机,是亮子来接我。

他在机场看到我出来了,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我,嘴角微微上翘的说道:“陈冰清,你小子总算是回来了,具体的情况还是你去问伯母好了,现在我们要是去的话会很麻烦的,主要是伯母不会和我们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紧张的?”我有些疑惑的看着边上的亮子,而亮子则是有些无奈的说道:“有人诬陷你母亲是一个杀人凶手,而且还是亲眼看着你母亲开车撞死了人,并且拍了视频,要是我们不妥善处理的话,他会将视屏发到网上,让人都知道你母亲做的视频。”

我的眉头微微上扬,这种事情不就是那种真的是相互之间闹得真的是属于无可救药的,一般还有谁会用这下三滥的招数,看来这个人和我的母亲认识。

我点点头,亮子的车在高速路上快速的行驶。

周边都是山,全是坟堆子,但是我却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满足。

我这算是回家了。

亮子的车带着我快速的朝着瑞安前行,而我则是知道,这或许有可能是我瑞安一行之中最为开心的一天了,这一天过去之后,快乐短暂的会与我无缘的。

车轮在地上摩擦着,发出了沙沙的声音,我看着窗外的那些美景,都纷纷的朝着后面逝去,就犹如失去的青春,还有别样的年华,我知道我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努力的前进,才有更好的生活等待我,还有我的家人。

我再度捏紧了拳头,边上的亮子却是笑了:“你个傻逼,连这种事情你都可以做出来,幸好人家空姐比较知心,不然的话我就可以在疯人院看你这个傻逼了。”

我无语的看了一眼边上这个笑点低的家伙,不就是我的两条手臂被绑成了粽子么,这家伙要不要这样来笑话我?

我的冷淡让边上的亮子笑了半天之后决定放弃,他不再笑了,只是傻逼的看着外面的风景,在那边一个经的吹牛逼。

我没有接话,现在就是要看看事实是什么样子。

车很快就到了我家楼下,我一个人下了车,就朝着楼上走去,现在我妈见到亮子他们就烦躁,这种事情就只有我来做了。

很快我就到了我家门口。

家门外被人贴满了密密麻麻的诅咒之类的。

我打开了门,看到我妈在沙发上呆呆的坐着,看着电视发愣。

我坐在了她的对面:“妈……”

我妈还没有转过神,她还是依旧看着电视机。

让我不由得担心的走过去,看着她,握着她的手说道:“我回来了。”

她仿佛大梦初醒一般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恐惧的说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是那个家伙自己躺在了我的身下,我刹车不及时才会造成那样的事故的。不是我,真的不是。”

我拍了拍老妈的背,示意他安定下来,我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件事我知道不是你做的,不要惊讶了。老妈!”

看着面前的老妈,我的心微微紧了紧。

这种事情我是要查,一定要将所有的原因都查出来,最好不是我所反感的那种事!

我冷冷的瞥了一眼边上的手机,老妈的手机上全是一些陌生的号码,这些号码我知道是什么号码。

只是这些人在闹事的时候真的以为自己会没有事么?

我打通了蒋书记的电话号码。

“蒋书记么?,我要当时的那个交通队的录像。”

蒋书记在电话中有些迟疑,让有些纳闷的对我说道:“陈少,似乎你这个录像什么的有点难。”

“蒋书记,别的话不多说了,这点事麻烦您了,您懂得。”我挂断了电话,蒋书记似乎是在担心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