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1、想得美/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我,邓贤的眼光阴冷而且还富有侵略性。|ziyouge.com|

我死死的看着邓贤,身体的膝盖,肚子,还有手臂上传来的这些疼痛都是邓贤造成的。现如今他还想要将我在陈家的地位都给拿去。

不过我陈家的人会任由他来摆布么?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的邓贤,这个家伙现在也竟然是这么的自以为是了,认为自己现在就了不起了?他的自信紧紧是将我打趴下,而他还在我的面前站着?

发软的膝盖,酸胀的手臂,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再战了。而且面前的邓贤是那种我无法打败的人。

我只是学了一段时间的形意拳,但是邓贤却早就已经练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武术了,这让我无法和他相抗衡,就连专门练习形意的陈冰木都没有办法和邓贤比较。

年轻一辈,没有几人能够胜得过邓贤。他的武术是真正的杀人拳。

他见过血,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差距。

但我知道,就算是见过血,他也是一个胆小鬼,他也害怕死去。因为没有人害怕失去一切,而死去恰好就是将他的一切都可以夺走。

“莎莎……”我隔壁的地面上传来细微的声音。

这股动静微弱,但是却给了我莫大的勇气,是陈冰木,陈冰木在支持我再度站起来。

“我要证明给你看,只需要五年,我就能够成长为保护你们的人。”这句话再度在我的脑海中响起来。

我看着面前的人,就算我的手臂酸软无力又如何?就算我的腿脚不变又如何?站在这里,我要保护我要保护的人,你是什么东西,敢阻拦我?

我缓慢而坚定的从地面上爬起来,身体摇摇晃晃的站在了邓贤的面前,邓贤转过身子正要发布他的霸者宣言的时候却被我给阻拦下来。

“那边装逼的,看看你后面是谁?”我说完这句话赶忙朝边上一走,躲开了邓贤转身发动的回身一踢。“我在这里,孙子,你在看哪里?”

邓贤对着脚下的石头狠狠一踢。

我感觉到我的头有些晕,这孙子要是不去参加国足简直就是屈才了。他这一脚实在是太准了。

我只感觉到一个石头轻轻的敲了我一下,然后我就觉得头晕目眩的。

我瘫软在了地上,从未觉得这么难受。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

“哟,这里想不到这么的热闹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视线里面出现,白色的头发,还有就是那一身熟悉的衣服。

想不到竟然是孔雀。

“你是谁?”邓贤有些紧张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白色头发的家伙,眼中不时的出现一丝凶狠的表情。

只是他却没有四号感觉到邓贤的这种表情,直直的从架子上跳了下来,然后朝着我走过来。

身体的后背全部被暴露在了邓贤的视野里面。

邓贤的额头开始有一些汗水滑落下来。这是我最为奇怪的一点,应该说是现在是最好的时间了。但是邓贤却没有一丝想要动手的一丝。

他死死的看着面前的人,脸上的肌肉开始抖动起来,他的手在不停的抖动着,在无规律的抖动。

我知道,这就是邓贤害怕的下场。

“我该怎么帮你出这口气呢?雇主?”看着我躺在地上,犹如死狗一样的进气比出气多,孔雀饶有兴致的对我问道。

我白了他一眼,这家伙是明知故问。

“给我打残废,我要让这个家伙知道他做错了什么事情!”我躺在地上仰望着星空。谁管邓贤的死活呢!

“啪唧……”

我听见了一声奇怪的响声之后,邓贤就已经被孔雀这家伙给抓住了。而且似乎他的双肩还有双腿都已经脱臼了。

我高兴的大吼道:“孔雀,给我杀了他。”我要这个家伙为打我而付出代价,我要让他知道什么是血的代价。侧过头死死的看着孔雀,而孔雀则是点点头,手朝着下面挥舞过去。

撕心裂肺的声音从一旁传出来:“不要……”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说不要的人,是陈惜水!

我只觉得自己体内顿时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就要从身体里面爆发出来。

孔雀走到了我的边上,在我的身上不知道几个地方按摩了一番之后我觉得我自己的身体微微有些舒坦。

差异的看了一眼边上的孔雀,随后直接抄着一个木板走到了邓贤的边上。

我要打死这个自以为是的都比。

“艹你妹的……”我手里面的木板子直接朝着邓贤的背部抽过去。

“碰……”板子和邓贤接触的地方开始渗透出红色的液体,我狠狠的轮圆了木板,在邓贤的身上来了两趟之后看着邓贤还有陈惜水问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陈惜水没有说话,她的目光死死的看着邓贤,而邓贤也是死死的看着她。两人之间开始达成了一个微妙的沉默合约。

孔雀站在我身边。冷冷的说道:“没事了我就走了!”

我点点头,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沉默的闭上了我自己的嘴巴。没有理会在一边的孔雀,这家伙现在肯定是在我的房间里面洗澡。

我走到了邓贤的面前,踢了邓贤的腰子一脚。冷冷的说道:“你之前不是很厉害的么?你不是宣扬要我将陈家的权利交给你的么?”

邓贤看着我,嘴角的血沫子在他的嘴巴里面打转,他看着我艰难的说道:“是的,陈冰清,最好识相的话就将陈家的权利叫出来,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什么都消失殆尽的。“我点点头,看着面前的邓贤,双目都感觉到一种红彤彤的感觉在我的眼睛里面汇聚。

我狠狠地一脚对着面前的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踢过去。

“啊……”邓贤在我的面前痛苦的尖叫。

我知道他为什么尖叫。

“邓贤……”陈惜水在不远处的椅子上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她的手紧紧的按着她的腹部。我看了一眼边上的陈惜水,心中想到:“除非己莫为,不然莫期待人不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