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京官天降(第九更)/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星光下的他们两个坐了什么,我不知道。ziyouge.com我只知道我的房间,两张床。另外一张床上是没有人的。

陈冰木一夜未归,出门的时候,我也没有见到他们在露台相互依偎。只有王玉洁的房间隐约有着一丝细小的尖叫声传递出来。

这些声音我很熟悉,和维子这个猥琐的家伙之前经常放给我们看的东西里面女的叫喊出来的声音一模一样。

这家伙看不出来居然还是性情中人,这让我十分理解,我嘿嘿一笑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手机此刻再度响起来,是杨利民的电话。

“陈少,你是直接到哪里?”杨利民的声音传递出来:“告诉我地方,还有时间,我好安排车子过去接你过来。”

他的声音在电话里面传递出来,声音沉稳,而平缓。

想必今天他肯定是盛装以待,似乎是准备要去迎接那个重要的人物了。一个我也不知道有多么重要的人物。

我想了想,直接打的朝着维子家中过去,这小子走之前将他家的钥匙给我了,现在我就可以用他的车子去一趟温州。

我笑眯眯的下了车,付给了的士司机钱财之后,看着车库里面停着的车辆,嘴角微微的上扬。

土豪就是土豪,想不到这家伙竟然能够买这么昂贵的车子,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事情。

一辆卡宴在车库里面停放着,我嘿嘿一笑,就坐进去,然后朝着温州的方向驰骋。

车子在马路上飞驰而去。

路边的风景都很不错,就只是微微有些瑕疵的地方,周围那些美景都被全部破坏掉了。

被坟头给破坏了,也不知道葬送在国内公共墓地里面,那样不知道多省事。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面飞驰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停下来。已经是到了温州。

杨利民在我到达的地方等我,我将车子停放在了机场,然后将钥匙给寄存了之后朝着外面走去。

杨利民穿着一身绿色的衣服等着我,似乎等待我很久了。

我走过去,看着面前的杨利民,嘴角微微的翘起说道:“好久不见啊,杨叔叔。”

说着我伸出了自己的手。

杨利民握上我的手,然后松开。他的眼神锐利的看了我一眼。他是一个强势的人,所以他对这套才不这么喜欢。

而方云天在这一点上着重的针对这一点对我强调过,虽然说他不喜欢,但是真的是选择了一个合作对象或者说他臣服的人的话,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

我点点头,看着面前的杨利民笑着说道:“杨叔叔,就是不知道是谁来,怎么弄这么大规格的接风宴?”

杨利民似乎有些苦恼,有些郁闷说不出来的样子。

想了想,他开口说道:“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突然就空降兵落下来,这种不知道行情的空降兵落下来是最烦人的,因为你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他给卖掉了。”

“所以我们才选择了好好的给他一个接风宴,而且搞的这么大。”

我似乎明白了杨利民他们的计划,那就是叫做现在的情况是接风宴,但是要是在席间那个小子不听话,或者不识抬举的话,那就不是接风宴了,那就是另类的打压了。

这杨利民果然不愧是官场的老狐狸,他眯着眼睛看着我。

对着边上的汽车一挥手说道:“陈少咱们走吧。”

我点点头,朝着杨利民的军用汽车走过去。上面的英文亮瞎了我的眼。

吉普车开着朝着市政府边上的凯撒大酒店行驶过去。而杨利民似乎一点想要换衣服的冲动都没有,难道这就是他们下马威的动作么、看着面前的杨利民,而杨利民似乎是感应到了我的疑问的所在,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陈少,事情并非你想想的那么简单,我们没有穿便装进来的话,是会有大麻烦的。但是今天例外,因为那些调查我们的人都选了这样进来。”

说着杨利民将自己的帽子脱掉后朝着楼上走去,我则是走在杨利民前面的地方,快他半步。

这看来就是杨利民独特的表达惊异的方式了。这种方式听说是他从过来学习回来的。

还别说,走在他前面半步的话,周围的那些人都是惊愕的看着我,似乎从未见到过熊猫一样的盯着我看。

我叹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这些人冲着身后的杨利民问道:“这些人都是你的属下和同僚么?”

他们的目光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似乎是杨利民应该站在我的面前,现在却站在了我的后面,这是对杨利民的一种侮辱一般。

他们看着杨利民,杨利民则是看着我。对我说道:“不要去在意他们的目光,陈少,专注点,看看你身边应该让你专注的东西。”

我点点头,朝着前面走去。

前方有一个桌子,上面都是一些相关的政要,按照职位等级来划分的,这个桌子上没有职位和等级的人就我一个,但是我却坐在了上座。

我音乐明白了一点,来的人是京系的人,想必是某个家伙不安常理出牌,想要空降到我们陈家的势力里面来。

也不想想他的大腿够不够粗。

来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事众人都知道,他叫王世吉,这家伙经常被人喊世界之类的话题。但是他却很少生气,是一个标准的老好人。

看来这个王世吉对于他们来讲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不远处有一个人正在朝我走过来,似乎是这种事情,带上家属的话,或许会号上很多。就比如现在。

“冰清……”亮子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回头看过去,亮子傻傻的站在我的身后,他的手中端着一杯马爹尼,身上穿着笔挺的西装,不知道有多么的装。

笑了笑,我举起了酒杯:“你小子怎么也在这里。”

亮子无奈的指了指远处的父亲,说道:“有些时候不得不为一些事情让步。我现在正在尝试在社会大学进修。你呢?”

我沉默的看着亮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