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毒蛇/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着地上的王峰,有些时候羞辱对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这家伙我还是不准备羞辱他了。ziyouge.com

毕竟他是王玉洁的哥哥,要是被王玉洁知道的话她也不会接受我对付他的哥哥。

周围的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似乎有些不认识我一样的。他们都难以想象这个一直以来嚣张跋扈的王峰,竟然被我给打败了。

“哟,陈少啊,想不到您一过来就对我们这边的king俱乐部的人大打出手,这样似乎让您的男子气概十分的高涨。让我好着迷。”穿着黑色的性感旗袍,扭动着婀娜的身姿。朝着我走过来的是那条“竹叶青”。

这个女人怎么在这里,他想要做什么事情?

我蹙着眉头看着洛洛。

“想不到这个鲁莽的家伙认识竹叶青,这下子就有好戏看了。”周围的人都似乎热血被瞬间点燃了,他们中有人激动的冲着身边的人说道。

洛洛流动着红色的高跟鞋走过来,才几天没见,这个女人似乎身材变的更好了。这饱满的身材让我感觉到我的喉咙在颤抖。

“靠,出门在外穿的这么的诱惑做啥子,还好小爷定力强,不然就麻烦了。”我在心中暗骂,眼神绕过洛洛,看着不远处的一个肥妞。

顿时立竿见影,肥妞的醒脑功能相当的强悍,让我顿时就对洛洛这个女人没有了兴趣。

“是啊,我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够偶然间遇到你,这是让我太感兴趣了。”看着面前的洛洛,我有些无奈的耸耸鼻子说道。

“嗯,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能够看到陈少,这简直就是我的荣幸啊,就是不知道陈少有没有兴趣和小女子一同共进一杯酒呢。”洛洛画着淡淡黑色烟熏妆的脸蛋看着我,他的嘴角微微的翘起。

我摇摇头。

做人得有自知之明,这家伙对我个人肯定是看不上的,那么唯一能够让他看上的就只有我身后的那群人了。

洛洛的脚步挪动,朝着我这边走过来。边走边说道:“陈少,自从你上次一别后,就再也不见,我都不知道我是否做错了什么,让你如此不待见我。”

声音娇嗲绵软,或许要是我的定力不足,如同她身后的那位仁兄,那么我也会直接拉着身边的姑娘朝着战场开赴了。

闭上了眼睛,我索性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的对着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说道:“既然你不该看的你也看了,该看的你也看了,那也就没什么必要了,之后的事情你是明白的。”

洛洛点点头。

“那么陈少,不知道你要去哪里呢?”洛洛轻笑一下,说道:“还是直接回到成都。

我摇摇头,看着面前的洛洛说道:“我去哪里似乎不需要和你报道吧。”

看着我,她还是那么的优雅,似乎任何无礼的举动在他的面前都会化为乌有。

我没有理会这个神神叨叨的女人,就要朝着外面走去的时候,洛洛的声音传递过来:“陈少,有重要的情报,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么?”

我没有去理会这个女人,他想要说什么,但是肯定都是对他有着绝对的好处他才会告诉我,不然这种女人怎么会告诉我。

她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我,眼中似乎有着什么情绪在流动。

“陈少,你真的就不想要知道我要对你说的事情?”

我挥挥手,而她则是笑眯眯的看着我,眼中闪动了一下我不知道的光芒之后,讲自己的情绪很好的隐藏起来。

“我知道了,陈少,有需要的话就打我电话好了。”名片递给我。

我在众人的惊讶目光中朝着门口走去。

我自然是明白她说的那些麻烦是什么。最多就是叶守静那边来询问我这么做的理由罢了。就是有些对不住陈冰木。

我开车朝着外面疾驰而去,躺在地上的王峰,这家伙我知道他才不会有什么事情。最多眩晕一下。目前的情况来看的话,他已经在醒了。这家伙在晕倒后,就被等待在一边的想要拍他马屁的人台上了座椅上,等待着他的苏醒。

这犹如古老的公主和睡美人一般的画面让我觉得有些好笑。

车子在路上疾驰,风在通过窗口哗哗的进入了我的车内。吹醒了烦躁的我。

要是我将王峰打出事故了,那该怎么办。想必是一场灾难。

最大的可能就是陈家为此可king真的是开战,因为king的权威不容挑战。但是我却还好是留手了。

不过洛洛在我临走之前对我说的话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说我还有别的一些麻烦上身不成,这是不可能的!

那么就唯一的解释来源就是她是知道这点消息在王峰和我之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在king这边的话就是一个态度问题了。

这个事情可大可小。

“陈少,听说你将王峰给打了?”电话接通,我的车猛然间停在了路边。我掏出一支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说道:“你怎么也知道了?”

电话那头的人是叶守静,我知道他会知道,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发生的时间没有半小时,叶守静就已经知道我将上海的king负责人给打了。

“呵呵,陈少这也是太小看我们king了吧。难道在陈少的眼中我们king就是那种专门替那些大少爷门擦屁股的么?”叶守静不咸不淡的声音在里面响起来。

只是这次我却是准备让叶守静这家伙替我擦屁股,这种事情是肯定有的。

我沉默了片刻。

“这里有一个屁股需要你去擦,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叶守静也是沉默,在电话那头,我听见了他沉重的呼吸声,他似乎在压抑什么。

我深呼吸一口,重重的吐出来,看着手指间的香烟冒出袅袅的青烟。

将心头的包袱丢给了叶守静这样的人,我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叶守静没回答我的问题。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呆坐在车子里。看着星空抽着烟。

短信里面给我新的消息,陈惜水消失不见了。

潜伏在暗中的毒蛇才是最为毒辣的,匍匐在水下的鳄鱼才是凶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