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埋队友的专业户/老子是富二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似乎这里面的信息量十分的巨大。让我们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是看着手机发愣,和林小雅对视了一眼之后有些无奈的看着面前的信息,什么叫做他们将坑挖好了,就等着他们自己跳进去,难道说他们挖好了坑他们会那么傻逼自己跳进去么?

不过我明显的看到了林小雅眼中的一丝喜意。

看来明显林小雅这家伙是明白了什么。

这种事情我也是没有任何自觉的看着边上的林小雅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发回来的信息有什么用么?”

是的,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涉及过这里面,也没有想到过这群家伙竟然选择了用这种方式来告诉我们计划的进程已经是到了哪一步了。

但是这依照林小雅的解说来看的话正好是证明了他们的专业性,还有他们的可靠性。要是用白话文来发送的话,那种浅显易懂的东西又怎么能够让人明白是什么意思。

在我的不解中,林小雅奇怪的笑着,在边上看着手中的手机,带着满满的笑意对着我说道:“陈少,看来我们现在要出准备将他们推进去了。”

我点点头。

车子直接朝着陈家开过去。

夜空中,星辰闪烁,是最美好的夜晚。

一轮圆月在天空中悬挂,犹如白玉盘一样的在天空中,洒下万道银色的光芒,犹如是九天仙女一样。

在空中肆意的散发她的花瓣。

林小雅的头伸出去,她看着悬挂在空中的白玉盘,有些欢喜的对着我尖叫道:“冰清,想不到在这里我们竟然能够看到月晕。”

说着便催促我下车,朝着天空看一看。

车子开始减速,随后在车道上面停了下来,我有些无奈的看着在边上看着月亮的林小雅。她的双手合十,随后闭上眼睛,按照她的说法这是在朝着玉兔在许下自己的心愿,尤其是在月晕的时候最为灵验。

而我则是被她也拉下了车,和她一起朝着月亮在许下心愿。

手机忽然响起来。

是陈冰木的声音。

“冰清,回来,陈家摊上大事了。”陈冰木的声音很急促。让我的心脏微微一缩,现在这个情况,想不到陈家也摊上大事了,就是不知道陈家摊上的大事是什么样子的。这让我有些不理解。

车子快速的启动,随后喷出黑色的气体,开始疯狂的尖叫着朝着陈家开去。

这个菠萝丁餐馆还真是不一般的远。

我则是坐在车上,有些奇怪的看着手中的手机,现在的陈家还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呢?这让我有些不能理解。

就算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也是不会升级为大事的,最多也就严重的等级而已,现在却直接宣告出来有大事要发生,让我都有些差异。

而边上的林小雅顿时脸色也是一红,随后脚下的油门直接踩到底,朝着陈家的方向风驰电掣的冲过去,只是祈祷着我们到了陈家之后,希望不会来不及什么的的。

我则是坐在座椅上回想。

在陈家成为大事的事情能够是什么?

似乎在陈家成为大事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而除了陈青莲除了事故算得上是大事以外,老爷子算得上大事以外,还有什么算得上是大事。

而今天刚才陈冰木给我的电话里面将出来的就是陈家有大事出现,让我赶快回去帮忙。自然是要帮忙的,但是我却有些难以琢磨这个大事到底是指什么。

疑惑的看着边上的林小雅,而林小雅的脸上也是一些不知所以然。

我想了想,直接打通了陈冰木的手机号码。

“咕咚……”手机被接听了,电话那头的是陈冰木的声音。

“陈冰清,你到哪里了,现在快点回来,有事情需要你回来处理。”

陈冰木的声音急促,而且也是在不停的催促我,快速的回到陈家去解决那个棘手的问题。

林小雅的脚下再度踩下去。车子直接朝着远方前进。

从陈冰木刚才急促的声音上来看的话,出大事肯定是有,但是也肯定是在能够处理的范围内的事情,实际上严格的来说不会是什么大事情,就是一点不好的就是陈冰木他是无法处理的。

希望不是陈家出叛徒之类的这样的话就算是出了什么大事情都不会说太糟糕。

不过正所谓越是担心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我到了离着陈家不远的地方的时候,就看到陈家附近来了很多各个地方的车子,似乎都是陈家的人才有的车。

我将车子停在了一边,看着面前的林小雅有些无奈的说道:“小雅,你先去我的房间等我一下。”说着我赶忙朝着边上的那边陈家人的聚集地走过去。

那边的人已经是堆成了一圈又一圈的,不知道在围观什么事情,让我有些疑惑。

我走过去的时候周围的人群都开始朝着四周离开,而我则是看着躺在地上的人,这个人不是陈家之前在成都市区当一个税务局局长的人么?怎么现如今躺在了地上,这让我有些不理解。

陈冰木则是在一边指挥疏散人群。他的头上满是汗水。

建军叔则是和老爷子站在阶梯上面,看着台下的那个躺在地上的人,脸上的鄙夷之色一点都没有掩饰的展露出来。

他们似乎是对于躺在地上的人很是不屑,我的目光扫视了周围一眼,有些无奈的冲着边上的陈冰木问道:“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陈冰木擦了一把自己头上的汗珠子之后,看着我,伸出手说道“烟呢,快给我一根,我现在快要烦死了,都是这群活宝给闹腾的。”

说着他将火机朝着嘴角一凑,火星顿时就蹭的一下升腾起来。点燃了嘴角的烟蒂,他狠狠的吸了一口,指着地上的人说道:“你说做什么不好,偏要举报自家的兄弟,来达到自己晋升的效果,你说这人可恨不。”

我看着地上趴着的人,这就是一击响亮的耳光,啪的打在了我的脸上。他们这是在指桑骂槐,在责备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