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 无证无据的抓我/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天不会来了,一会这小子二舅过来。”我对李勇解释道。

“你是说刘波,情况可靠吗?别我把人撤了,刘天真来了就不好弄了。”李勇睁大眼睛说道。

“恩的,应该属实,你就少留点兄弟,其他的让他们爱干嘛干嘛去。”我对李勇说道。李勇听完我的话点点头。走了出去。

“文炳,怎么了啊。”王琳关心的问道。

“没事,一会刘波过来,他不是刘波的外甥吗?所以刘波亲自出面。”我指着徐亚楠的对象说道。

“他不是爱找你麻烦吗?我让我爸过来吧。”王琳急切的说道。

“不用,别什么都麻烦你爸爸,这个我来,如果我不行就让你爸爸帮忙。”我笑着对王琳说道。王琳也只好退到一边,不再说话了。周围的人根本没有散去,都在看着我们,那眼神不压抑在看一群大熊猫,我们都安静的不说话,而看热闹的都在猜忌我们的身份。

“我猜他们几个肯定是福二代,你看那姑娘,贼有钱啊,逛街都拿二十万现金,五万美元。老爹老妈不定是哪个老板啊。”围观的人看着我们说到。

“我看向官二代,你看那小子,打完人那淡定的样子,根本就无所畏惧啊,不知道他的爸爸是不是跟李刚一个级别的。”听着他们的谈话我觉得特别的无聊啊。

我看向徐亚楠的时候,她坐在地上抱着双膝痛哭着,不知道是他男朋友被打她伤心哭的还是她被她男朋友打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男朋友重伤她的那几句话让她痛哭着,我心里有点怜悯她,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此时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我心里也矛盾了。我以为我去挑拨她跟他男朋友只见的感情,只会让她们分手,可是事情不是按我想想的剧本发生的,而是更为严重。徐亚楠被打的嘴角都是血,而春泥跟王琳为了保护徐亚楠也被打了。这可能就是老天给安排的吧。让我更没想到的他居然是义安会的,他的舅舅是刘波,表哥是刘天,也注定这件事不能小了。但是我此时的心里不曾畏惧。如果刘天过来跟我无理取闹我也剁了他。此时我承认我的心情难以平复。也很激动,这些也都是在春泥跟王琳被打的情况下产生的不理智。

“春泥,王琳你们俩回去吧,或者你们继续上四搂逛逛吧。”我摸着两个女孩子红肿的脸心疼的说道。

王琳知道一会有事能发生“我不走,别一有事就让我们俩走,今天打死我都不走,我看今天谁动你一下,我跟他拼了。”经历了上次的事让王琳不再逃避。我心里突然觉得热乎乎的。春泥则紧紧拉住王琳的手,没有说话,那意思也不想走。

“那你们俩在这,一会要出什么事,赶紧走,听见没,要不我不放心,都被打了一耳光了我都心疼死了,你们再有点什么事,我心里就更过意不去了。”我有点不放心道。

王琳此时听的这话心里也暖暖的,心里还觉得自己挨这一巴掌还真值得。王琳心里还觉得如果让我放弃何雨玲她不建议多挨几个耳光。此时他的想法我根本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就会送她三个子“精神病“挨打还上瘾。

“你放心吧文炳,我跟春泥会保护好自己的。“王琳说完春泥也使劲点点头。

“唉对你们俩我真是没办法。”我无奈的摇摇头,结局如何我心里也没多少数。

过了十多分钟刘波带上二十多人过来了,冯警官就跟在刘波的后头,暗地里跟我点点头。

“全部给我手举起来站好,赶紧的麻溜点。”刘波对我身边的兄弟说道。

兄弟们也都看向了我,我没支声看着刘波。

“你们什么意思聚众闹事,扰乱社会治安,全部带回警察局。动手。”只见刘波带的人掏出手铐向我们走来。

“刘波,你好大的胆子啊,当众包容你外甥,我看你这个警察局局长不想干了。”我对着刘波说道。

“江文炳你什么意思。”刘波看着我说道。

“我什么意思,全东港的人都知道你刘波没事找我的麻烦,我什么意思,无证无据的抓我,你真以为你一个小小的地方官你无法无天了吗?”我怒着对刘波说道,我真的不爱看刘波这幅嘴脸。看了就让我恶心。

“那你能告诉我,你身后趴在地上的人是不是你打的。”刘波一脸愤怒的问向我。

“不错是我打,不但是我打的,我还想剁了他一只手。”我好不客气的说道。

刘波气的脸都白了。“把这帮人统统带回去了,无法无天了。”刘波吩咐手下的人说道。

只见这时李勇带了二百多人上来了,把这来的这帮警察团团围住。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很敬仰的看向我,这想小子谁啊,胆子这么大,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跟警察局长都这么说话。

“怎么意思江文炳,你们想造反是不是。”刘波看着周围的人说道。

“刘局长,做事不要太过分,别以为谁都是软柿子,你可以随便捏。我今天就不让你捏。”我恶狠狠的对着刘波说道。

“江文炳你要为你今天说的话负责任。”刘波继续说道。

“你外甥,仗着你这舅舅是公安局长,当众动手打这个女孩子,”我指着哭泣的徐亚楠说道,徐亚楠看见警察来了,吓的也不敢支声了。

“不但打了这个女孩子,还把,王氏集团董事长的千金大小姐王琳也打了,还有我的妹妹,也被你侄子打了。难道这就是狗仗人势吗?谁给他的胆子当众打人的,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是你刘局长给的胆子吗?我告诉你,现在习大大上台了,你敢当众包庇你外甥我觉得你的官不保,你信不信。”我冲着刘波喊道。

“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外甥打了这三个女孩子了,我怎么感觉你是造谣诬陷啊,你们都看见了呗。”刘波那意思我知道就是想包庇自己的外甥。最后一句话提高的嗓子就想让大家装作没看见。

“二舅救我啊,二舅。”亮亮哭着喊着刘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