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为了拆散文炳跟我/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去的路上我就心思呢,今天也真惨啊,明明今天可以拆线了,结果伤口被那个徐亚楠老公打裂了,又缝了五针。由于徐亚楠的压痕,我又多大了一针狂犬疫苗。这是不是叫做害人终害己。

我推开门看见徐亚楠坐在床上眼睛红红的已经不哭了。春泥跟王琳则在一边坐着看着她也都没有说话。

“文炳,伤口处理好了吗?”王琳关心的问道。

“处理好了,只是多打了一针冤枉针。”我叹口气说道。

王琳听我说完又点不明白了“什么意思,医院也太不负责了吧,再说了你也是的打几针你没数啊。”

我指着徐亚楠说道,“还不是因为她,在我伤口上咬了一口,大夫以为我被狗咬了,多给我开了一针狂犬疫苗。打完我问大夫什么针,大夫说道。”

当我说完的时候,徐亚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该,活该。”这家伙还在那幸灾乐祸呢。

“精神病还好意思笑呢?”我对着徐亚楠漂了个白眼说道。

“你个王八蛋”只见徐亚楠骂完我接着哭了起来。

“文炳,你就少说几句吧,我跟春泥刚给哄好,你这又给气哭了啊,你别说话了。”王琳看着可怜兮兮的徐亚楠对我说道。

“是啊文炳哥哥你就少说几句吧。”春泥跟着附言道。我也听话,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这时候徐亚楠站了起来说道“我现在就去找亮亮,他说的一定是气话。”说着就要往外走。

我站了起来一下挡在了徐亚楠面前。

“王八蛋你给我起来,你别挡着我,都怪你都怪你。”徐亚楠一边捶打着我的胸口一边说道。

“我说你能不能接受现实了啊,你觉得你们还可能吗?就算可能在一起,你觉得他以后会不打你吗?真正爱你的男人,即使你犯了天大的错也不会动你一根手指头。你现在去了不但不能得到原谅,而且还会被打的更厉害你信不信。”当我说完徐亚楠无力的趴在我的胸口哭了起来。

“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这么对我,你好好的为什么去逛街,你干嘛这样对我。”徐亚楠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衣襟。我心里也特别的难受。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今天不该那么对你。”我对徐亚楠感到十分抱歉,如果真的不是我就不会这样。

“晚了,晚了,一切都晚了,什么都晚了,什么都没有了,男朋友也没有了。”徐亚楠哭的更厉害了。

我瞬间感到特别的无助,我向王琳跟春泥投出救助的眼光,王琳跟春泥则是摇摇头也表示无奈,没有办法。就这样徐亚楠趴在我胸口继续哭着。

“好了别哭了,咱们去吃点饭在哭吧,哭也是个体力活。”我对着徐亚楠说道。

徐亚楠又噗嗤笑了一下“滚,讨厌鬼。”

“王琳,春泥,我们四个出去吃饭吧,这都中午了。早都饿了早上还没吃饭呢,上午打了那个王八蛋,瞬间就饿了。”我笑着说道。

“江文炳,你太过分了,你干嘛说亮亮是王八蛋。”徐亚楠听我骂亮亮王八蛋立刻不乐意了。

这个我没说话,王琳说道“如果不是王八蛋他会打你吗?如果不是王八蛋会打我们两个吗?欺负女人的男人还算是个男人吗?他就是一个王八蛋!”

王琳的话然徐亚楠沉思了起来,我也暗自的对王琳伸出个大拇指。

“你什么都怪人家文炳,你怎么不怪你自己,是什么让文炳这样对你,你做过什么了,为了拆散文炳跟我,不惜把自己说成是文炳的女朋友,你肯定说你就是开玩笑,那我只能说我当真了,今天文炳用同样的方式去报复你,结果你却遭到你男朋友的毒打,你怪文炳,我还觉得是文炳今天救了你,如果以后你们结婚了,他在打你,你怎么办,还能离婚吗?什么事往远点想。还有,他都那么出狠手打你,你居然还去找他,你是怎么想啊。你想再回去挨揍那你就回去吧,文炳你让开,让她走。“王琳气愤的对徐亚楠说道。

我也自觉的把门让出来了,徐亚楠听完王琳的话,也不像之前那样闹了,只是低声抽泣着。

“王琳姐姐,你也别说了,她挺可怜的,张的那么漂亮男朋友那样打她,我们就别说她了吧。”春泥对王琳说道。

“春泥妹妹,你也知道,文炳走后,我们俩好话说了多少,她根本就是不听,我这样说完她再不听的话,我就没办法了。”王琳对春泥解释道。

“好了,春泥,王琳既然她不去吃饭,我们三个去吃吧,中午我们去吃酸菜牛肉锅去。”我一边吧嗒嘴一边说道。说完我自己开门走了出去,我自己感觉有点对不起徐亚楠,也只能这样了,都发生了,我也什么都不能做了。

“好了别哭了,一起去吃饭吧,姐身边好男人多的是,我介绍好的给你。”王琳拉着徐亚楠往外走,这次徐亚楠没有拒绝。跟着王琳和春泥出来了。

出来我就看见李勇站在大厅跟兄弟们说着事。“李勇啊,我们出去吃饭,你也去吧。”我对李勇说道。

“文炳你们出去吃吧,我就不去筹热闹了,帮会这面还有事,我让小罗送你过去。”李勇笑着对我说道。

“小罗车钥匙给你,你送文炳哥去吃饭。”李勇把钥匙递给小罗。

小罗接过钥匙对我说道“文炳哥,我们走吧。”我点点头对李勇说了声再见就走了出去。一行人去了一家火锅店。

“二舅你为什么不抓了江文炳,怎么就这么放过他啊。”刘天对着刘波说道。此时他们几个在桥南的中心医院里,亮亮在手术室做手术,右手经过大夫的检查是粉碎性骨折,肋骨也断了一根。刘天知道了以后非常生气。

“我怎么抓,全场那么多人出来指证亮亮先打人家女的,还打了王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你知道上次江文炳为什么那么早就被我放出去了吗?王氏集团的董事长跟省公安厅副厅长马德龙是结拜兄弟,要不你以为我会妥协放人吗?”刘波也心里不满。刘天听刘波这么一说有点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