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酒会被辱/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杨洁的自杀,真的像杨艺杰说的,是和薛少有关吗?”何雨玲问我说。

我摇了摇头说:“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我也不好妄加评论。我们还是等杨艺杰去杨洁老家调查后再说吧。”

薛少也看见我和何雨玲了,他笑了一下向我们走过来。我心想他是不是有想挑事了,不过我现在倒是不怕他了。

薛少过来后竟然很客气的说:“你们俩也来了。今天雨玲你很漂亮,文炳你也很帅嘛!”

“再帅也没有你帅啊!自从上次拳击比赛,我们好久都没联系了哦!”何雨玲说。

“拳击!不错!我还记得拳击!不过今晚是丽娜加公司开业,咱们就不聊那些不愉快的事了!就让过去随风而去吧!”薛少似乎有求和的迹象。

既然薛少都准备淡忘了,我也没必要揪着不放了。我笑了笑说:“是啊!那次拳击就是切磋下而已,过去就过去了!”

我们刚聊一会,丽娜就叫何雨玲过去,说介绍几个姐妹给她认识。何雨玲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薛少,他怕我们俩单独在一起出什么事,犹豫要不要去。

我小声的对何雨玲说:“丽娜姐叫你去,你就去吧!我没事的!”

“是啊!我和文炳兄是不打不相识!我们现在好着呢!”薛少说。

“那行,你们聊,那我就过去了!”何雨玲说完就向丽娜那边走去。

等何雨玲走后,薛少给我倒了一杯红酒递给我说:“尝尝吧!这是真正的法国红酒。平时你喝不到的,因为外面买的法国红酒都是假的!”

我笑了笑说:“是啊!我确实喝不到!我平时就喝啤酒,红酒我基本没喝过的。这是法国红酒,我真是要好好品尝下。“我接过薛少递来的红酒,我品尝了一下。薛少就问我说:“法国红酒,口感怎么样?”

“还不错!”我只能说这三个字,因为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薛少冷笑了一声说:“还不错是吧!很会喝嘛!对了,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吧!”

“行啊!我挺爱交朋友的!”我没想到今天薛少变得很是友好。

我跟着薛少走到几个男生身边,薛少向我们分别介绍几个人,有一个的是宝马4S店的公子,也有家里开工厂的富二代,还有一个是父亲是经营法国红酒酒庄的儿子。

薛少向我介绍完他们后,向他们介绍我说:“这位是江文炳,也就是拳台上打赢我的那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是何雨玲的男友了吧?”

我笑了笑说:“是啊!我是何雨玲的男友!很高兴认识你们!”

三个人也很客气的向我举杯说:“我们也很高兴认识你。”

那个家里开工厂的富二代问我说:“文炳兄,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啊?”

我心想尼玛,又问这个!富二代的交友开场白,就不能换换吗?

我刚想说,薛少就抢先说:“别老问家庭行吗?多俗!文炳兄,没什么特殊背景!你别看人家文炳兄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可是人优秀啊!打拳击厉害,一个人能单挑你们三个!泡妞也有水平!网上不是有句话嘛!屌丝逆袭!咱们文炳兄,亿万屌丝的偶像!是不是文炳兄?”

薛少说完后,三个人就笑了起来。

“薛少,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我怎么听着味不对啊?”我装糊涂的问。

“怎么可能损你呢?我是在夸你!”薛少很是得意的说。

那个家开宝马4S店的公子说:“薛少很少夸人的!可见他真的很佩服你啊!你人穷志不穷!我们都应该向你学习!毕竟我们出了有钱,一无是处啊!”

这些富二代,公子哥,一听我是工薪家庭,话的味道都变了!他们明显是看不起我,在损我!虽然我肚子里全是气,可是我不能发泄出来!毕竟这是人家的公司的开业酒会,我不能把砸场子啊!

我只是保持微笑的说:“你们这么看得起我,我很是荣幸啊!”

薛少哼了一声后,对着那个家开法国酒厂的富二代说:“我上次去你家喝的法国红酒真是太棒了,我现在还想喝。这里的长城干红味道差太远了!”

那个开法国酒厂的富二代说:“这种长城干红低等红酒,怎么能和我家收藏的酒相提并论呢?”

“也不是啊!文炳兄,就很爱喝嘛!是不是啊?文炳兄?”薛少看着我说。

薛少玩的真心高明啊!开始骗我说这里的红酒是法国红酒,其实是长城干红!摆明了看我笑话!

“是啊!我确实很爱喝!毕竟我屌丝嘛!这种酒符合我屌丝的身份嘛!”我自嘲的说。

“我就是喜欢文炳兄幽默的性格!来我们一起敬屌丝一杯!”薛少举起酒杯后,我们五个人碰了一下酒,彼此喝了一口后。

他们四个一个个互相看着对方,他们心里肯定暗爽!毕竟把我损的不成样子了!

几个人口头上损过我后,他们就自己聊了起来,聊豪车!聊他们家族企业的年利润,聊又去哪个国家旅游了!这些我基本都是插不上嘴!毕竟我真的不懂!

何雨玲在和丽娜她们聊天的时候,也不时的向我这边看。何雨玲看见我现在没说话了,向我走了过来,何雨玲拿着红酒和他们寒暄几句。在何雨玲面前,几个人就显得比较客气了!

说什么何雨玲有眼观,说我这里好,那里好!这些人真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都是见人下菜碟的小人!

何雨玲和他们简单聊了几句后,我们俩就走开了。等我们走远后,何雨玲说:“我看你和他们相处的挺好的。”

“是挺好的!”我没有说实话,因为我不想给何雨玲负担。

何雨玲很开心的说:“你能和他们聊到一起,我挺开心的。我之前还以为,你会有压力呢!看来我多想了!”

“是啊!你放心吧!我什么场合都能应付!”我强颜欢笑说。为了何雨玲,我什么委屈都能承受!

我们刚聊呢!只见一个穿着很富贵的微胖中年女人,挽着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何雨玲说他们是丽娜的父亲和母亲。

我总觉得那个儒雅的中年男人,也就是丽娜的父亲的脸,我好像在哪里看见过。

我仔细看了看后,我恍然大悟,丽娜父亲不就是我前几天看见车震的中年男人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