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得到一朵红玫瑰/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雨玲这么说,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www.ZiYouGe.com……何雨玲是不是自己喝多了,说的胡话呢?

我还是确认的问一下说:“雨玲,你是认真的吗?你今晚真的愿意把自己给我吗?”

何雨玲点了点头说:“我是认真的。我真的想成为你的女人。”

我得到了何雨玲肯定的答复后,我激动不已。我牵着何雨玲的手,就往ktv外面走。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可不想浪费一点光阴。

我们刚走出ktv,微风轻轻的吹来,让我的心情很是舒畅。我们没走多远,只见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拿着一朵鲜花走了过来。

我以为小女孩是来卖鲜花的呢。我说:“小姑娘,鲜花多少钱啊?”

小姑娘摇了摇头说:“我的鲜花不要钱。请问你是江文炳哥哥吗?”

这个小姑娘怎么认识我的名字呢?我说:“是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小姑娘解释说:“是一个哥哥,让我把鲜花送给你的。那位哥哥希望你把鲜花送给这位姐姐。”

我接过小女孩的鲜花后,问小姑娘那个哥哥在哪?长什么样?小女孩摇了摇头说:“那位哥哥不让说。”

说完小女孩就走开了。我拿着这朵来历不明的鲜花,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我还是把这朵鲜花送给了何雨玲,然后问她说:“你说是谁会让一个小女孩,给我鲜花让我送给你呢?”

何雨玲接过鲜花很警惕的说:“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是有人竟然知道我们的行踪。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我给陈师傅打个电话,我让他过来接我们。”

何雨玲拨通了陈师傅的电话,告诉我们所在的地点,让他开车过来接我们。

此时我也觉得周围的氛围,有点不太对。我总感觉哪里有一股凉意袭来。

这时候只见从ktv里出来四个满身纹身的小混混,向我们走了过来。而且从左到右,两边也各走过来一个人。虽然他们看着好像不认识我们一样,可是他们都看到红玫瑰后,向我们这边靠拢。

我这回我知道了,这个红玫瑰,就是他们认人的暗号。

我冷笑了一声,我心想肯定是某人,想找人揍我们。我猜这个某人只能是薛威。

此时的我已经不是胆小怕事的我了,我已经是能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了。

我很是霸气的说:“你以为你们人多我就会怕吗?还有某人你躲起来,你就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吗?”几个人没说话,仍然向我们走了过来。

看来和平解决是没可能了,我只能带着何雨玲开始突围了。

我紧紧握着何雨玲的手说:“雨玲,把鲜花扔了咱们走。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松开我的手。”

何雨玲可能是因为喝了不少酒的原因,也没有很害怕,她把玫瑰花一扔说:“我会握紧你的手的。”

等何雨玲话音刚落,我就牵着何雨玲的手,往向右侧的方向走去。因为右侧只有一个人在,而且我觉得他体格够薄弱,我应该可以轻松的去解决他。

事实上也证明了我的推断,我们走过去后,那个人想出拳揍我,但是反而被我先踹了一脚,他直接就摔倒在地上。我也没有留情面的,对着他狠狠的又踢了一脚。

我利用他倒地的时间,我拉着何雨玲的手就开始跑。而后面的人也开始加快脚步,向我们跟了过来。如果要是我自己跑的话,我肯定可以跑得过他们。可是我拉着何雨玲的手,毕竟何雨玲是女生,肯定跑不过他们。没跑多一会,我就被他们给追了上来。

我为了保护何雨玲,我赶紧一个急停,让自己停了下来。而何雨玲因为惯性,冲到了我的前面,我用身体挡住何雨玲,然后我用两只脚和一直手阻击他们。

以我现在的实力,我对付他们一个绰绰有余,对付两个也是没有问题的,对付三个踉踉跄跄,对付四个基本没戏,而他们是六个人,我抵挡几下后,我只有被打的命。

何雨玲准备护着我,可是他们把何雨玲拉开到一边,接着揍我。

我知道他们的目标是我,我想把何雨玲的手松开说:“雨玲,你快走!他们的目标是我!”

“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你们别打了。你们知道我谁吗?想死吗你们?”何雨玲大喊道。

其中一个人说:“我管TM你是谁?你赶紧给我滚,要不然老子连你一块揍!”

此时大街上经过很多人,但是都敬而远之,没有一个帮我们的。何雨玲在街上大喊,也没人管我们。真是世态炎凉啊!

我快被打晕了,身体我也快没了知觉。可是我的手,却有着感觉。那是何雨玲在紧紧的握住我的手。我觉得此时此刻,才是真正的痛并快乐着!

这时候不远处,车灯闪烁着在照向我们。何雨玲激动的喊到:“陈师傅,来了!”

只见陈师傅下车后,大喊一声:“住手!”然后就立刻冲了过来,陈师傅把他们拉开。

把我从中间救了出来,这时候何雨玲紧紧的抱着我,她用手擦干我嘴角的血迹说:“文炳,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死不了的!”

此时我的身体已经疼得不行了,但是我不能让何雨玲担心。

另一边陈师傅,以一敌六毫无压力。那些揍我的人,也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了。就灰溜溜的跑了。等他们跑了后,陈师傅过来看我,把我抱到车上,送我去医院。

陈师傅问说:“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吗?谁要揍你啊?”

何雨玲抢着说:“还能有谁?肯定是薛威!我一定会找他算账的。”

我握着何雨玲的手说:“雨玲,这是我和薛威的恩怨。我会自己解决的。”

陈师傅对我说:“文炳,你现在好好养伤。我会去找人帮你查。如果真是薛威,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陈师傅很快就开车把我送到了医院,医生对我止血,给我打针。医生说让我这几天多休息,不要做剧烈的举动,以免造成新的损伤。

此时我和何雨玲对视了一眼,不能做剧烈的运动。意味着何雨玲要成为我的女人,还要等几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