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有多爱何雨玲/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不让我的父母担心,我没有把我被揍的事情告诉他们。|ziyouge.com|这一晚上何雨玲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照顾我。有了何雨玲的细心体贴,我不觉得自己的身体有多痛。

第二天一早,陈师傅开车送我们俩回公寓。我一进去后杨艺杰看见我的样子,吃惊的说:“文炳,你怎么了?被人揍了吗?是谁揍的?”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我怀疑可能是薛威。但是没有证据,揍我的几个人跑了。”

“这还需要什么证据啊?肯定是他,我去帮你找他理论!”杨艺杰有点激动的说。

陈师傅拦住杨艺杰说:“你别去了。这事交给我吧。我会去调查清楚的。”

陈师傅说完就出了屋,我坐好以后。殷花对我们说:“你们俩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昨天一个失踪,一个被揍。以后我还怎么让你们出门啊?”

我瞅了殷花一眼说:“你这话怎么像当妈说的话一样?你未老先衰了啊?”

“我关心你们,你还说我。下次没人搭理你了。”殷花说。

何雨玲帮我解围说:“殷花,别生气啊。文炳,是开玩笑的。”

“殷花,才不会生气呢。我们关系好着呢!”我笑着说。

我所以开玩笑,是因为我不想让大家太担心我。

这时候汪小雅说:“我有事要和大家说,可能现在说不太合适。明天我就要走了,我不能和大家一起住了,我要去我爷爷那念书。”

听到汪小雅的话,我们大家都有些伤心。马上就开学了,暑假也要结束了。我们都要投入学业了,虽然我们大家都不舍。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生活还要继续下去,在美丽的梦都有醒过来的一天。

当天晚上我们做了一桌好菜,为了照顾我,我们今天以水带酒为汪小雅送行。

第二天,一个军牌的轿车把汪小雅送走了。我们对汪小雅挥手告别,我们心中有很多的不舍。

等我们回到屋里殷花说:“汪小雅走了,下一个应该是我了吧?我开学后,就要去卫校住宿了。”

杨艺杰一听殷花要住宿郁闷的说:“你走了,我住的还有什么意思啊?”

杨艺杰说完这话后觉得不对,他看了看我和何雨玲。他觉得这话会伤我们的心。毕竟我们俩还没有说走呢!

何雨玲微笑着说:“大家都别伤心了。我们今天的分离。是为了明天更好的相聚!”

“是啊!就算我们没住在一起,我们还在一个城市啊。就算我们不在一个城市,我们还在一个国家啊。就算我们不在一个国家,我们还在一个地球。只要我们的心在一起。我们就永远在一起。”我激动的说。

我这话说完,大家又重新露出了笑容。

这时候有人敲门,我们打开门一看是陈师傅。看见陈师傅后,杨艺杰比我还激动的问:“调查清楚了吗?是薛威吗?”

陈师傅点了点头说:“是薛威,不过他已经坐了今天早上的航班去了美国。薛威去美国留学了,短时间应该不会回来了。”

我笑了笑说:“我懂了。薛威找人揍我,是想在临走前,解解气吧。毕竟被我压了这么久。”

杨艺杰无语的说:“我去。打完人就跑,真是懦夫 干的事情。等他哪天回国的,咱们再收拾他。”

我笑了笑没说话。我和薛威迟早会再见的,因为我们还有五年之约呢。

我们讲话的时候,陈师傅和何雨玲耳语了几句。何雨玲的脸色有点不对了,她对我们说:“我家里有点事,我先回去一趟。”

我猜测可能是何雨玲父母离婚的事。我说:“雨玲,我也陪你去吧。要不我担心你。”

何雨玲摇了摇头说:“我的事还是我自己去处理吧。现在我身边有陈师傅在,我不会有事的。”

陈师傅也说:“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小姐的。”

既然陈师傅都这么说了,我只能答应。不过我还是嘱咐陈师傅说:“你一定要照顾好何雨玲。”

等陈师傅和何雨玲走后,杨艺杰问我说:“雨玲在的时候,我一直没敢问。文炳,你知道雨玲,这段时间到底怎么了吗?”

我谈了口气说:“何雨玲的父母要离婚,所以她心烦。”

殷花听到以后,她感同身受的说:“离婚什么的最讨厌了。此时雨玲心里一定很伤心。”

我知道殷花最能理解,何雨玲此时的心情。因为她也经历过,这种事情。

晚上何雨玲回来的时候,和我们打完招呼后,就回到屋里躺着。我走进何雨玲的屋里问她说:“雨玲,怎么了?能和我说说吗?”

何雨玲面无表情的说:“今天我去见我爸妈了。他们开始谈离婚的具体细节了。我不要他们离婚。可是没有用。”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何雨玲,我只能走到床边躺了上去,搂着何雨玲给她安慰。

我安慰何雨玲说:“雨玲,你别伤心。你父母一定不会离婚的我保证。”

此时我决定亲自去找何雨玲的父母,和他们谈谈。

晚上我搂着何雨玲睡了一晚,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和何雨玲说,我要去丽娜姐的公司一趟。很快就回来。

我临走的时候,我让殷花和杨艺杰多照顾下何雨玲,他们说好。

我打车到了丽娜姐的公司,我进到丽娜姐的办公室说:“丽娜姐,带我去见何雨玲的父母吧。”

丽娜姐一听我要找何雨玲的父母,很是吃惊的说:“你找雨玲的父母 干嘛?不要让他们离婚吗?”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何雨玲的父母离婚啦,雨玲会很伤心的。我不要何雨玲伤心,所以他们不能离婚。”

丽娜姐劝我说:“文炳,你能不能冷静下。你觉得何雨玲的父母,会听你的话吗?不要老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

“我把事情想得简单点不好吗?你怎么知道我找了,会没有什么用呢?我就要去试一试。”我坚定的说。

其实我心里也知道,我让他们不离婚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一定要去,我要让他们知道,我有多爱何雨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