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和雨玲母亲单独在一起/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雨玲的妈妈听后看似很生气的说:“江文炳是吧?你这小子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丽娜,你出去一下。-www.ZiYouGe.com-我想和文炳单独聊一会。”

“阿姨,文炳就是年轻气盛,她说的话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丽娜姐帮我说。

何雨玲的妈妈很严肃的说:“他是不是年轻气盛,我心里有数。我现在就是想和他,单独谈谈。”

“丽娜姐,你就先出去吧。没事的。”我对丽娜姐说。

丽娜姐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起身往屋外走。快出门的时候何雨玲的妈妈,对丽娜姐说不要给何雨玲打电话。丽娜姐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等丽娜姐出门后,何雨玲的妈妈拿起放在桌上的苹果手机,她对着手机说:“老何啊!文炳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嗯???是还行,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你们要聊两句吗?不聊是吗?好,那我亲自和他解释。行,那你忙吧!”

等何雨玲的母亲挂完电话后笑着对我说:“你知道我,在和谁通话吗?”

“您是在和雨玲的父亲,何叔叔在打电话吗?”我问。

何雨玲的母亲点了点头说:“是的,你说的没错。”

其实答案真的很简单,很明显何雨玲的母亲是在和何雨玲的父亲在打电话。而且电话一直就是通的状态,何雨玲的父亲肯定在另一边听我们讲话。重要的是他们俩的聊天是如此的自然,根本就不像要离婚的两个人啊!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阿姨,您能和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吗?”我好奇的问。

何雨玲的母亲笑了笑说:“开始我说,我不知道我们家雨玲处对象了,你不会以为是真的吧?我那是在骗你呢!我的宝贝女儿处对象,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们俩是在跳国标舞认识的吧?”

我点了点头说:“是啊!开始我和何雨玲是舞伴,后来慢慢在一起成为男女朋友的。”

何雨玲的母亲笑了笑说:“这些我都知道。我还知道你和薛少打过拳,和薛少飚过车,你闹过丽娜的公司的酒会。最近还帮助丽娜获得了青年公寓的设计竞标。是吧?”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我确实做过这些事。”

何雨玲的母亲,怎么什么都知道。不对,也不是什么都知道。还有很多事情她不知道。何雨玲母亲知道的这些事,都是轻而易举就能知道的事。

何雨玲的母亲笑了笑说:“你做的这些事,都不简单啊!其实你和何雨玲刚在一起的时候,就有人告诉我们了。我们也找人调查过你的家庭,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我们本来也想出面干预的,可是那时候薛少也在追,我们的何雨玲。我觉得我们暂时不用插手,可谁知道你把薛威打败了。在加上陈师傅和我说,你这人很不错,还有我们也是比较开明的父母。我就决定暂时不干涉你们在一起。让你们年轻人自己来往吧,也许她和你处段时间,自己就分手了呢?”

我心里按笑到,真是可惜!我们没有分手!

我听到何雨玲的母亲这么说,我心里暖洋洋的!我这算是得到未来丈母娘的认可了吗?我高兴归高兴,可是这不是我今天来的目的啊!我今天来的目的,是想让何雨玲的父母别分手,不是来提亲的啊!

我赶紧说:“阿姨,我感谢你们对我的认可。我也知道你们爱何雨玲,你们可以为了何雨玲,不离婚吗?要不然她真的会很伤心的。”

何雨玲的母亲笑了笑说:“我和老何必须离婚。何雨玲伤心,不是有你陪着她吗?”

“阿姨,话不是这说的。我就算对何雨玲再好,我也不会代替你们的位置啊!您不知道,何雨玲知道你们要离婚。哭的有多伤心!”我说。

何雨玲的母亲继续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丽娜出去。我单独和你说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问为什么。

何雨玲的母亲告诉我说:“其实我和老何要离婚,不是因为我们感情出现了什么问题。是何氏集团现在进入了一定困境,公司今年一直在亏损。虽然外界的人不知道,可是我们自己知道,公司内部有一些人,想逼我们家老何让出公司董事长的位置。所以我们才想到离婚,分割股份,规避风险。如果我们家老何真的被逼下台的话,我这边还有产业,我们卧薪尝胆,可以东山再起。所以离婚只是一个幌子。你明白了吗?”

我想了一会,稍微有点明白。离婚的目的,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而已。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何雨玲呢?

我提出我的疑问说:“既然你们离婚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而不是感情不和真的分手。那你们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何雨玲呢?要是何雨玲知道实情的话,她就不会这么伤心啦!”

何雨玲的母亲听后,反问我一句说:“如果你父母离婚的话,你是什么心情?”

对于何雨玲母亲的反问我说:“首先我相信和父母不会离婚的。如果他们离婚了,我肯定是伤心和难受的。”

“这就对了啊!我们离婚的真正目的,只有我和老何自己知道。在别人眼里,真的以为我们感情不和呢。如果我们当初就把实情告诉雨玲,雨玲肯定不会伤心,难过的。外界的人就会怀疑,我们离婚是有目的的。所以我们前期准备瞒着她。何雨玲的伤心难过,会让大家更相信我们是真的因为感情而离婚。”何雨玲的母亲解释说。

何雨玲的母亲说完这段话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何雨玲在这次假离婚中,被当成了一个让谎言变得更真实的一个道具在使用。

我不同意何雨玲的母亲的说法:“其实你们真的可以告诉何雨玲真相的。她会装伤心的!她可以演的很好的!”

何雨玲的母亲说:“是啊!我和老何都在演,我们家何雨玲也可以演啊!而且我也知道她可以演的很好。我们没有告诉她实情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生活不可能一帆风顺,尤其是我们做生意的,所不定哪天就会一无所有。我们也想看看何雨玲遇到困境的时候会怎么来面对。最重要的是我们也想看到,当何雨玲伤心到时候,你会为他做什么。现在我和老何看见了,你为了不让我家雨玲难受,亲自来找我们,让我们不要离婚。这点很好!很勇敢!也能看出来你是真的对我们家雨玲好!”

我听到何雨玲母亲的话后,我觉得全身就像充了一股暖流一样!真是幸福之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