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雨玲妈妈的信/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紧紧的搂住何雨玲说:“雨玲,我只爱你一个人。(ziyouge.com)先不说这封信不是情书,就算真是情书,我也不会变心的。我可以告诉你,你看见这个大美女的信,你一定会开心的要死的。而且你也认识这个大美女,你和她认识很久很久了!”

何雨玲半信半疑的说:“真的吗?到底谁写的信啊?快给我看看。”

我把信拿个何雨玲说:“雨玲,你看吧。这是你妈妈给你写的信?你说你妈是大美女不?”

“我妈妈?我妈妈当然是大美女了!文炳,你去找我妈妈了?”何雨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去找你妈妈了。等你看了信,你就全明白了。”

我把信从兜里掏了出来递给何雨玲,何雨玲打开信后,仔细的看着。只见信上写的是。

亲爱的雨玲,我的女儿:首先,我先向你道歉。因为我和你爸爸离婚的时候,让你伤心难受了。你一定是以为爸爸,妈妈感情不和才离婚的吧?我现在告诉你,我们不是因为感情不和而离婚,是因为事业上的事而离婚。

可能你不理解妈妈话的意思,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开始真正的接触到家族公司的运营。因为我们的公司今年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其它股东对你爸爸有些不满意,有些不怀好意的股东,想开董事会让你爸爸下台,然后稀释我和你爸爸的在公司的股份,但是具体有那些股东想这么做,我们还不清楚。如果你爸爸不再任董事长,而且我和你爸爸的股份被稀释的话,会让我们对公司的控制力下降。所以我们想到了离婚的办法,让外界以为我们是因为感情不和而离婚。那样的话对公司有企图的股东,肯定回来拉拢我。让我一起逼你爸爸下台。到时候我们就会知道,到底谁想对付你爸爸。我会假装迎合他们,一起让你爸爸让出董事长的位置。而其实我还是站在你爸爸这一边的,我也不会当你爸爸下台的。只要我们也掌握了对你爸爸有意见的股东,我们接下来会采取行动去对付他们。

雨玲,不知道我这么解释。你能不能听明白。说白了,我和你爸离婚,就是为了公司。我们就算离婚,我们还是恩爱的夫妻!我们还是恩爱的一家三口,我们的感情永远都不会变。

我再说说,你的男友江文炳。文炳,确实是个好小伙子。你们俩在一起其实我和你爸早就知道了。我和你爸爸所以没有问过你,不代表我们不关心。我们也在暗中调查过江文炳。也知道江文炳真的对你好,而且他做的一些事情,也说明他是很有能力的一个小伙子。

他今天为了你,能来找我,也说明了他很勇敢。所以只要你们愿意,我同意你们俩在一起。我和你爸爸不会过多的干涉。

你看到这是不是已经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呢?但是除了文炳外,你不要让人知道我们是假离婚。包括你的最好的朋友,比如丽娜。至于为什么,我觉得你应该可以知道了。因为丽娜的父亲,也持有我们公司一定的股份。所以在形势没有明朗前,所以人都可能对我们照成威胁。

这段时间你就和文炳出去散散心吧。好好玩一玩,放松一下。把这几天的不开心,都忘掉。

永远爱你的妈妈

等何雨玲看完这封信后,她激动的流出了眼泪。倒不是说何雨玲妈妈这封信写的有多感人。只是这种写信的形式,真是的非常的好。因为我在现在科技发达的年代,各种联系方式层出不穷,电话,短信,邮箱,QQ,微信等等。电脑打字已经取代了,原来的手写字。

写信的沟通方式,更是快被时间给淘汰了。但是写信有它独特的情感的传递。因为信是写信人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是真实的感情流露。读信人会感受到这种情感的。所以写信是心与心的沟通。

朋友们试着和自己的父母去写一封信吧。让你们的父母知道你爱他们。

等何雨玲读完信后,我深情的对何雨玲说:“雨玲,你看完信后,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了啊!”

何雨玲打了我一下说:“知道我流眼泪了,你还不给我拿纸。”

何雨玲说完以后,我给何雨玲拿了面纸,轻轻的帮她擦拭眼睛的泪水。何雨玲的眼睛在泪水的晶莹下,更显得明亮了。我看的忍不住,去亲何雨玲的眼睛一下。

何雨玲没有躲闪,而是睁大眼睛看着我。等我吻完以后,我很喜欢的说了一句:“你的眼泪是甜的!”

何雨玲笑着说:“你骗人,眼泪明明是咸的。”

我回复何雨玲说:“因为你在我心里,就是甜的!所以你一切都是甜的!”

我说完就紧紧的搂住何雨玲,开始和她热吻。我把何雨玲压在身下,轻轻的脱去她的衣服。何雨玲也很自然的帮我脱去衣服。当我们赤身果体的时候,我们互相的爱护着对方。

很快我就有了感觉。可是医生嘱咐过我,这几天不让我做剧烈的运动。但是那个算剧烈的运动吗?我不知道啊!

“雨玲,我可以要你吗?”我试探性的问。

“你身体可以吗?医生不是不让你做剧烈的运动吗?”何雨玲说,

“那个应该不算剧烈的运动吧。而且我可以慢点啊!”我坏坏说。

何雨玲此时很是害羞的说:“我是答应愿意把自己给你了,可是现在杨艺杰和殷花都在屋外面啊!我怕他们听见。”

“听见什么啊?”我明知故问。

“哎呀!你怎么这么坏呢!”你不知道听见什么吗?何雨玲害羞的说。

“可是我很想要啊!你看我现在多难受啊!”我说。

“要不然你在用一次飞机杯吧。”何雨玲说。

“我不想用那个了。还是你帮我撸吧。我喜欢被你撸!可以吗?”我问。

何雨玲点了点头说:“好吧。我在帮你撸一次。”

何雨玲说完,我的唇就又和何雨玲的唇交织在一起,而何雨玲也开始帮我撸了起来。

当我再次爽翻天的时候,我觉得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