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宝受伤/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这里,我快速的冲过去,一把扶起了余大宝。(www.ziyouge.com)

一看这家伙的伤口,我的天啊!好深,这口子劈砍得太狠了,哪鲜血都止不住的往外冒了。

我赶紧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来,死死的堵住他的伤口,询问道:“余大宝!你特么的给我振作点,别给我死在这里了。”

“呵呵,放心!文柄哥,我还死不了。不过……咳咳,赶紧的扶着我离开这里,不能呆着了。”余大宝十分的虚弱,失血过多,他的脸色已经开始翻白了。

“为什么?”我这话一说出口,顿时骂自己逗比。特么的,这货金发,一身纹身,自己也是道上的人。条子来了,抓不到那些“肇事者”,肯定会来找他的麻烦啊。

搀扶起他,我要趁着条子来的时候,赶紧的带着这货离开。

可是,这家伙人高马大的,还死沉死沉的。

幸好跑出去没多远,春妮跑了过来,焦急的询问我,“文柄哥,你怎么样了?没有受伤吧!”

我一阵苦笑,没好气的道:“我倒是没有任何事情,倒是余大宝这家伙,快要被阎王爷勾魂了。赶紧的,再不帮忙,他就没得活了。”

春妮的眼中刚才只有我,没注意余大宝,当看清楚的时候,吓得捂住小嘴惊呼道:“怎么会这样?呀,好严重,他不会……”

“得了,说这话有屁用!”我没好气的道。可能因为好兄弟受伤严重,心情不好,语气有点太重了。

春妮显得很委屈,但也知道我现在心情不好,啥也没说。

出了门,我拦出租车。

但那些王八蛋的司机,一看到我扶着一个鲜血淋漓的人,一个个吓得直接彪过去,也不停车。

最后,我恼了,直接堵到马路上去打车。

结果,屁用没有,车子跑得飞快,一个个喇叭按着,就是不停下来。反而,好几次差点给老子撞到了。

春妮一看吓坏了,红着眼眶,说她去打车,让我和余大宝在这里等着就行。

说完,屁颠屁颠的跑到下面的马路拐角去打车。

这做人和做人的差距,就特么的这么大。

一看到是个漂亮小姑娘拦车,一辆出租车直接停在了面前。春妮上了车,然后车子到我们身边时,她让司机停下,我们这才上了车。

那家后本来不愿意,但已经上车了,再加上我付了双倍的价钱,他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我们送到了医院去。

一到医院,医生立马的开始了抢救。

我给杨艺杰打了电话,这货急急忙忙的开着车赶了过来,大家都在医院外面等待。抽着烟,一口接着一口,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嘴里一个劲儿的念着,“该死的余大宝!老子说了不让你混黑道,不让你混黑道,你特娘的偏不听。这下砍不死你,你祖上都冒青烟了。”

虽然,这嘴上是臭骂,可是心中却是相当担心的。

过了许久,急救室的门打开,医生走了出来。

我和杨艺杰赶紧的上前,抓住他询问余大宝的伤势。

“只是失血过多,我们给他输了血,现在情况已经稳定,脱离危险。”有了他这一句话,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杨艺杰这家伙懂医院的规矩,给这些主治大夫,一个个的赶紧的塞红包。

弄完了这一切,我们还不能去打扰余大宝的休息。

杨艺杰看着我,拍了拍肩膀,淡淡的道:“好了,没事了!你该去看看另一个人了。”

我一下纳闷了,怎么还有人来住院了?

后来,他一解释,我才明白是春妮。

那小丫头不知道是吓坏了,还是受了委屈,一个人坐在那边的椅子上,偷偷的抹眼泪。

冲着春妮努了努嘴,杨艺杰推了我一把,示意我赶紧去安慰一下。

我叹息一声,走过去,坐在了春妮的身边,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春妮,我今天实在是太担心余大宝的伤势了,说了什么重话,你也别忘心里去。”

哪知道,春妮这丫头很懂事。摇了摇头,擦了擦眼泪,破涕为笑道:“文柄哥,不用道歉,我只是在担心大宝哥的伤势罢了。”

听到她这么一说,我放松了下来,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着道:“已经没事了!医生说他已经脱离的危险期。”

“哪就太好了!”春妮笑了起来。

“得了,你俩都回去吧!这里我来守着,今天也不行了,明天再来看余大宝。”杨艺杰走过来,宽慰道。

我虽然很担心余大宝,也想着留下来。但是,看着春妮,我知道这么晚了,小丫头一个人回家是十分危险的。也就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

回家的路上,很尴尬,春妮有一言有一句的和我说话。大概是担心余大宝,连说了什么,我都不知道,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

好不容易挨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也没去上学,急急忙忙的打了个出租车,跑到了医院去。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女人在哭。走进去一看,王玥拽着余大宝的手,哭得死去活来的。杨艺杰这家伙,垂头丧气的站在一边。

我特么顿时吓尿了,赶紧的冲上去一看,气得我破口大骂。

什么呢?

余大宝这王八蛋正坐在那里,悠哉的吃着泡面。

一看这情况我来气了,“草泥马!老子以为余大宝死了呢?你们不要这么吓人好不好?王八蛋!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杨艺杰一阵苦笑,摇了摇头,他给我解释余大宝被砍的原因。

原来,这货当时接到上头的命令,让他们下去收保护费。结果,收到一个烧饼摊前,人家是个瞎眼母女。小女孩穿得破破烂烂的,又哪里拿得出钱来当保护费?

余大宝告诉自己,这人一定要心狠,他不能手软。不然的话,收不上来保护费,他以后也甭想混下去了。在这两难的时候,余大宝这家伙终究还是个好人,最后咋办?

他竟然和那几个一起混的马仔商量,自己帮着瞎眼母女把钱给垫付了,也不指望他还了。

我觉得这是好事啊,至少余大宝这家伙没做混账事。

可是,接下来,他们不收,不代表被人不要啊。

黑帮嘛,势力范围很多都重叠,尤其是这边缘地带。他们前脚刚走呢,后脚立马的就有人又去收。

瞎眼母女肯定是拿不出来的,最后那几个臭不要脸的,把人家的摊位都给掀了。还拿了面粉,去充当抵押。

一看这特么的还了得,捞钱都捞过界了。而且,他们已经收了人家的“保护费”,哪就有保护的义务啊。

余大宝这货带头就冲上去,把那些家伙一通暴揍,最后把面粉抢了回来。

结果,这事儿弄完了之后,回去余大宝没被责备,还得到了社团的奖赏。因为他们收了保护费,帮瞎眼母女出头,结果导致哪一片区域的其他人,都心甘情愿给他们社团保护费,而不给对方的。

因为,老百姓看到他们收了“保护费”,确实保护了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