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大宝升职/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是,余大宝升了官,成了一个“老菜”,这片区域就他负责了。(www.ziyouge.com)哪些小混混们,也都成了他的新手下。

可是,没想到这好事来了,坏事儿也来了。

他当天带着一群人,在酒楼里面庆功呢。因为打了对方社团的人,对方带了一大批人堵他,结果他们一伙人全遭殃了。而且,几个马仔还被砍废了,进了医院。

余大宝这事儿告诉我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从压根就反对他混黑的,但说了他不听。这一次,正好劝说他!

结果,杨艺杰这没心没肺的却说,“为了社团,被人家砍了,这可是好事儿。因为,事后他们社团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也肯定会让余大宝继续升职的。刚出道,这货就遇到这些事情,说明是天意!”

听完这话,我差点把这货揍一顿,无奈只得求助王玥,希望她劝一下。再怎么说,谁也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是 干这一行的吧。

结果,这位女汉子,挥动着拳头道:“大宝好样的,帮哪瞎眼母女出头,我欣赏你这样。这仇也不能这么算了,一定要报仇!”

我特么一下就傻了。得!将熊熊一个,兵熊熊一窝。

作吧,迟早你要作死的。

而事后也证明,余大宝确实撞大运了,这货直接升为了这片区域的“扛把子”。

别人要靠打打杀杀N多年,才能办到的事情,这货因为背上这一刀,直接上任。不仅如此,他被砍了,他社团的老大还不善罢甘休,给他加派了人手。

就一句话,“如果对面还惹事,直接和他们 干,哪怕最后两个社团直接火并都可以。”

结果,在那天出院后,余大宝就得瑟了。

直接穿着西装,带着几个小弟,开着一辆破普桑和金杯停在我学校的门口。

我和春妮正放学有说有笑的走出来,这货朝着我面前一站,将手中的打火机朝着我一扔。刚刚接到手里,他就大喊道:“叫文柄哥!”

“文柄哥!”他带来的几个小弟,全都点头哈腰的喊。

余大宝的故事1当时是放学,好多学生都在那里,他们这齐刷刷的一喊。顿时,吓得四周的同学们,纷纷的绕到了两边,一副恐惧的眼神看着我。

老子哪个难堪啊。这地下要有一条地缝,非钻进去不可。

看着面前一脸笑嘻嘻的,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余大宝,我一把拽过他的领带,拖到一边去,没好气的道:“余大宝,你特娘的要死啊!老子只是一个学生,不想混你的黑道,你别带你的小弟来吓唬我的童鞋。”

“呵呵,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你兄弟我升迁了,还得感激你救了这条狗命。咋样,一起吃个饭吧!”余大宝笑嘻嘻的道。

“吃饭可以,但把你这些喽啰撤了,我可不想和他们一起去。”我看着他那群纹身、染发、打耳洞的小弟们,就是不舒服。

“得了,你们各自回去,不用跟着了。我和我这兄弟,吃了饭,就回去!”余大宝这招呼一打,他的马仔们,一个个的全都上了金杯车,坐着扬长而去。

最后,接了杨艺杰、王玥、殷花,我们就出发了。

去了一个高级的火锅店,天气有点凉,大家都吃火锅最爽。

在杨艺杰的带头下,大家纷纷的给余大宝庆祝。庆祝他高升,虽然这货混的黑社会。

这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都说开了。

三个女人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聊天,无非是什么衣服好看,那里的化妆品打折了。

而几个男人,叼着烟,喝着酒,也在扯淡。

余大宝喝多了,这货话多,红着眼睛抓着我的手,感慨万千的道:“感谢你啊兄弟,没有你,我就没有今天。那天不是你送到医院去抢救……”

我听着他念念叨叨的话,没好气的道:“扯蛋!是兄弟就别说这些。以后你“兄弟”成千上万,别忘了我们就成。”

余大宝一听到这个,顿时就情绪激动,举着手在哪里赌咒发誓。什么兄弟?那些道上的就是酒肉朋友,真要说到知心的,愿意为你玩命的,只有我们了。

我听到这话也是一阵感动,余大宝能这么说就好办,咱为他打的哪一架就算值得。

杨艺杰这家伙也跟着附和着,“大家都是兄弟!现在是,以后是,哪就是一辈子的!”

“啥也不说了,哥几个走着!”

最后我一举杯子,三人对撞在一起,一仰头一口就喝尽了。

殷花说她要去买衣服,让春妮和王玥陪着一起去。

三个女人一走,这屋子里面就只剩下了三个大男人,继续的喝酒。

这感情好了,喝酒就多。酒一喝多,这话就多。

余大宝突然提到了理想,我特么听了可笑。你一个混黑道的,还讲个毛的理想,你以为在学校里面写作文啊?

我把这话一说,余大宝瞪着眼睛,喝红了脸,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大叫道:“我当然也有理想,我现在不屑与扛把子的位置,我要当堂主,最后当帮主。最后……老子要统一这个市区的黑道,我要全国,不!全世界都知道我余大宝的名字。”

我心想他二比了,混黑道还全世界都知道你的名字,那你特么除非上通缉名单,估计离枪毙也不远了。

许多年之后,我才知道余大宝这家伙不是说假话。因为……他做到了!

最后问杨艺杰,这家伙说得更奇葩。他说他的梦想,就是成为花花公子,泡很多很多的妞儿。

我问他不怕染病吗?

大家都是“哈哈”的一阵大笑。

最后,余大宝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询问道:“你不是喜欢殷花嘛!你小子还这么乱搞。”

杨艺杰来了一个比喻,他拿着一份“油炸面团”,吃了一口。然后,一边含糊不清的咀嚼着,一边回答道:“这女人就像是这面团,前面吃着好吃,你怎么知道后面有没有蛋糕出现。所以,我不可能在一个面团身上吊死。”

我和余大宝都笑了,这货的话太精辟了。

“要是你这话让殷花听了,到时候你连面团都没得吃。”

“哈哈……”

大家又是一杯酒,喝完了之后,两人同时的看向了我,问我的理想是什么?

我特么当时就傻了,谈什么滚犊子的理想,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

他俩一个要当黑大哥,一个要当花花公子,我特么的 干嘛?

我说我不知道。

他俩全都笑了。

我说兴许是经商,我现在只想要大量的钱来证实自己的实力。

他俩不说话,只说我这理想太含糊。

我就说,哪这样我就要当首富!

结果,大家再次的都笑了。

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当时在这个普通的酒席上,随口一谈的事情,没想到最后竟然是我们各自为自己目标奋战的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