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杨艺杰和小诗/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农村没有城市的污染,没有废气,天空中的星星是十分的美的。-www.ZiYouGe.com-

两个年轻人坐在荒野之中,看着星星和月亮,都醉了。

小诗还沉迷在生日的快乐之中,她靠在杨艺杰的肩头,眼中满是情义的道:“谢谢你,这是我过了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

杨艺杰转过头去,看着她,说了一句更加感人的话,“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每年的生日,都会有我在身旁。”

这话说完,他俩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月光下的小诗,是那么的美丽。终于,杨艺杰无法控制自己,低下了头,亲吻了她的唇。这一次,小诗没有反抗,她接受了。

最后,杨艺杰抱着她,将小诗放在了草地里面,慢慢的褪去了她的衣服。

闭着眼,小诗十分的紧张,她告诉杨艺杰,以后永远不要辜负自己,她可以把自己最珍贵的一切给他。

杨艺杰信誓旦旦的保证,最后他成功的夺走了小诗最珍贵的“处女”。

在哪样的一个草地,在哪样一个漫天繁星的夜晚,两人结合了。

那一次,也是杨艺杰这家伙玩了不知道多少女人,无法带给他最快乐的一个夜晚。从哪以后,两人如胶似漆,天天的黏在一起。

老奶奶看到他们幸福的样子,也只是笑着,祝福他们俩。

可是,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没多久就开始出事儿了。

这边开始进行强拆了,村民们不同意,于是他们用了最极端的办法,找了道上混的人来解决这里的事情。

可是,那些黑道分子吓吓怕死的老百姓还可以,但要吓这些保卫家园的农民不行,他们爆发了大规模冲突,双方打得很惨,最后都受了伤。

杨艺杰怕小诗也受伤,当时他想着办法的让自己的父亲,取消这一次的开发。

但不可能,已经决定了的事情,这是无法更改的。

也是在这一次之中,杨艺杰看到了官官相卫,他无论采取任何的办法,都没有用。要不是他老爸的关系在那里,普通人像杨艺杰这么高,早给半路做掉了。

最后,在一次次的拆迁不行,各种办法都不行后。

县政府用了最后的办法,他们动用了大量的城管,武警,直接暴力拆迁。

挖掘机就像是打保龄球一样,将哪一栋栋的房子,全都给拆掉了。当拆迁到了小诗的家中时,她奶奶执意不肯出去,又是个残疾人。

最后,可恶的城管冲进去,直接把老太婆抓出来,仍在马路边上。小诗上去骂他们,阻止他们,结果对方可不因为她是女孩子而手软,对其拳打脚踢。

杨艺杰也是个老爷们,也是有火气的,看到女友被打,那里受的了。

抓起一根钢筋冲上去,把那几个城管全都给打了。那些家伙见对方还敢还手,最后冲上去,连杨艺杰和小诗一块儿打。

幸好这时候,一个认识杨艺杰的官员跑出来,制止了他们,说这是谁谁谁的公子。那些家伙才住手,把他们“请”了出去。

可是,房子还是没有任何的阻拦,小诗的房子还是拆了。

要命的是,其他人家户的都拆了,但他们得到了一小笔的赔款,家里还有男人,总归是饿不死的。偏偏,小诗家,因为欺负他们孤儿寡女的,竟然一分钱没有赔钱。

杨艺杰不干了,又去找他老爸吵,这一次他老爸再也没有容忍,打了他一耳光。而且,还撵他走了。

最倒霉的就是这里,杨艺杰最后去找小诗,可小诗不愿意见他了。

很简单,因为当天杨艺杰出面的时候,哪官员的话她记下了。后来去县城上访的时候,小诗又挨了一顿打,而且她还知道了此次项目的负责人,那批勾结的官员之中,竟然有一个人就是杨艺杰的老爸!

合上之前哪官员的话,她什么都明白了。

你说把她家搞得这么惨,没地方去,还睡了自己。小诗如何还能接受杨艺杰,所以最后,他们的爱情,就这样的不了了之。

杨艺杰是没法恨小诗的,因为该恨的应该是她。

而且,杨艺杰最终他没办法脱离自己和父亲的父子关系,也是这一次的事情,那天晚上他电话来跟自己哭泣。

我想当时他一定很难受,因为何雨玲离开我的时候,我也哭得死去活来的。但是,就因为分手,才会让我们成长,才会明白那么多。

故事说到这里,杨艺杰的悲剧爱情,就走到尽头了。

我喝了两口酒,有点发晕,因为杨艺杰让我想起了何雨玲,我心里难受。最后,我问她,小诗怎么样了?

杨艺杰说,没有了房子,没有了去处,没有了依靠。最后,小诗找了一个男人,比她大了整整十五岁,嫁人了。但条件是,以后要带着她的奶奶一起。

说到这里,我特么心里沉闷得慌,小诗真的是一个好女孩儿。要面前的不是杨艺杰,而是别的男人,我真特么的想揍他一顿。但是,我也明白,杨艺杰有苦说不出,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他也没得选择。

“哪男人对她好嘛?”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问。也许,没有看到何雨玲的结局,我希望在相同的小诗身上,她能得到一个善终。

“挺好的!走的时候,我找了当地的一个小官员,借口征收他家的一块地,我给了她六十万。以后,希望她的日子能好过你点。”说到这里,杨艺杰的眼眶一红,这王八蛋低着头,一口酒喝下去,眼泪又止不住的继续流了。

我问他如果没有发生这种事情,最后会不会放弃“花花公子”的梦想,和小诗结婚。

杨艺杰想了想,这家伙喝了一口酒之后,淡淡的说,“也许有可能的!”

我不知道他这也许是什么意思?

也许的一部分,也是说最后,他也有可能甩了小诗,继续的当他的“花花公子”。当然,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这一步,我相信也许和假设,已经没办法勾画出一个人的未来方向了。

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么多的“如果”,大家也不会有那么多遗憾了。

杨艺杰是杨艺杰,我是我,但是他有他的小诗,我有我的何雨玲。不同的是,小诗嫁人了,何雨玲没有,她出国了。相同的是……我和他,都失去了她和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