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鬼萌萌/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喝得迷迷糊糊,躺在床上醉醺醺的倒下就睡了。……www.ZiYouGe.com……我以为这一晚上,我会睡得很踏实,但我是个人,不是畜生,愧疚感是肯定有的。

睡到半夜,我感觉到特别的冷,缩了缩身体。我身手去摸被子,打算盖在身上。结果,这摸来摸去的,突然手指头一颤,我摸到了一个硬邦邦,凉飕飕的东西。

那玩意儿十分的凉,摸上去,简直跟特么的冰棒没什么区别。

我顿时一个激灵,一下子就给吓醒了过来。转头顺着哪玩意儿望去,竟然是一只无比苍白的手,顺着手网上看,乖乖的不得了!哪手的主人是一个女人,全身因为血液的凝固,十分的苍白。

她七窍流血,身体冰凉,一双血淋漓的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我。同时,张开了嘴,里面都是淤血。一边流,她一边“含血喷人”的道:“我死得……我死得好惨啊。”

我吓得连滚带爬,一直朝着床上挤,同时怪叫着,“别过来啊!你别过来啊,跟我没什么关系啊,你离我远点。”

结果,哪该死的周萌萌,身前是个贱女人,死后还是个贱人鬼。她趴在我的床上,踹着我的脚,一点点的朝着前方爬,一边爬一边大叫着,“你害死我的,是你害死我的。不是你把我丢在那里,我也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物极必反。

我特么的恐惧到头了,反而不是那么的害怕了,当即恼了,忍不住臭骂道:“你特么的身前找我麻烦,当时我也只是想小小的惩罚你一下。我哪里知道你这么短命,别人走那条路都没事儿,怎么你就摊上这样的情况?”

周萌萌估计这当鬼也怕恶人,被我这一骂了之后,她果然不敢再上前了,低着头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觉得自己这内心有点愧疚,其实她也挺可怜的。看着她低着头,披头散发的在那里,我伸出手去刚要拍她的肩膀,想安慰她两句。结果,就在手刚要落下去的时候,她猛的一下抬起了头来,七窍流血的脸,狠狠盯着我。一把抬起手来,这妞儿掐住了我的脖子,大声的嚎叫着,“报仇啊!你要为我报仇啊!”

我拼命的摇晃着脑袋,紧紧抓着她冰冷的手,可是我抓得越紧,脖子上的手嘞得就越紧。

……

“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我猛然的睁开了眼来。这才发现,自己左手掐着脖子,右手掐着左手,自己在捏自己。难怪我越是捏得紧,就越是感觉气闷呢。

看着窗外,太阳已经出来了,第二天顺利的到来。但是,我却不舒坦了,坐在床上,点燃了香烟,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着。脑海里面,最后还是昨晚的那个梦,周萌萌一直在大叫着,“报仇!你要为我报仇啊!”

我知道,我不该进去趟这趟浑水,但我也知道这事儿不解决了,以后我别想睡踏实。而且,虽然这是我无心之失,但毕竟周萌萌遇难了。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啊!

最后,思前想后,我决定还是要帮周萌萌抱歉,不然自己良心那里过不去。而且,这昨天晚上的噩梦,我实在是不想经历一次了。

我当天立马的给梁蓉请了假,也没有事情可以干,直接去了社团。然后,找了哪几个小弟,立马的分配他们任务,对于道上的人,他们肯定是消息比较灵通。我让这些家伙注意给我留意下,上次在“山郊”的那件事情,到底是哪个家伙做的。

那些家伙立即的答应下来,各自的注意在网吧、酒吧、夜场这些地方去留意。

接着,我又去网上经常的留意这方面的情况,反正是蛛丝马迹就不放过。

就这样断断续续的挨着,我那段时间一直的做噩梦,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那段时间,我特么的体重一直暴瘦,整个人每天都是精神不振的。

那段时间,我各种办法都试过了,我甚至都特么的去请道士、和尚来超度,但一点办法都没有。我知道这不是什么灵异事件,而是我的心里有毛病,不抓到那个凶手,我这辈子内心都走不出这个阴影来。

就在我特么的以为自己要被“周萌萌”给害死,要下去陪她的时候,没想到这时候水枪打电话给我,说有消息了。

我当时立马的来了精神,直接让水枪等着我,我马上的过来找他。

到了那里之后,水枪正在一个冷饮店前。现在天气也凉了,我让服务员来了两杯热咖啡,我俩一边喝,一边的聊。

我问水枪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水枪喝了一口咖啡,这才幽幽的道:“当时我们义安会的一个小弟,在夜店里面去把妹。当时,有个男人喝多了,要去泡人家一个小太妹。结果,哪小太妹嫌他丑,没有同意。这家伙借着酒劲儿就硬上,还叫嚣着小太妹不同意,就让她像山郊哪个学生妹一样。”

一听到这话,哪咖啡我也不喝了,立马的拍着桌子站起身来,大叫道:“哪人呢?”

因为这情绪太激动了,顿时满屋子在喝东西的人,纷纷的盯着我,一副奇怪的神色,好像是看白痴一样。

那边的水枪一阵的尴尬,赶紧的拽了我一把,然后叹息一声道:“文柄哥,你别着急,坐下我跟你再说。”

他这么一说,我也知道自己的情绪太激动了,赶紧的深呼吸一口,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去,等着他的下文。

水枪告诉我,当时哪小弟知道这事儿后,立马的打电话过来了。而后,又偷偷的一直跟踪哪人,现在的方位完全的在我们的掌握之中。

一听到他这么说,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人没有跟丢就好。

接着,我俩赶紧的出了门,拦了一辆出租车,按照哪小弟说的地方,急急忙忙的就赶了过去。

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哪小弟已经焦急的等在了那里。

我当时被折磨了那么久,一肚子的火,下来就怒气冲冲的问,“哪家伙人呢?”

哪小弟指了指那边的巷子,一个家伙喝醉了,正躺在那里。他说,“这家伙从夜店出来之后,就醉得不省人事,现在还躺在那里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