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找到真凶/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听到这话,我顿时的火了,这货强奸了周萌萌,还做了那样的事情,竟然还特么的睡得着。(www.ziyouge.com)相反的,自己反而日日夜夜的被纠缠着,怎么能不火?

看着地上的垃圾,我找到了一把已经脱了毛的拖把,直接“咔擦”一下拿起棍子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仔细的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家伙,确实是一个长相丑陋的男人。估计找女朋友都费力,所以一天想这种事情,最后饥渴的去了夜店要找小太妹,还硬上。

一想到他对周萌萌做的,一想到老子这几个夜晚的备受折磨,顿时我就火了。抡起棍子来,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通的乱砸。

刚才这货还在熟睡,挨了两棍子之后,立马的痛醒了过来。

我当然没有丝毫的手软,抡起轮子来,一下接着一下还继续的砸击着。疼得这货“哎哟,哎哟”的一个劲儿乱叫,他疼得受不了了,这要反击冲上来弄我。

老子正在火头上,你这不是“找草”嘛。

“嘭”的飞起就是一脚,把这货给踢飞了出去,接着抡起棍子继续的砸。他死死的护住脑袋,疼得一个劲儿乱叫,我砸得太狠了,最后更是将手中的木棍一下给敲断了。

最后我特么的冒火了,飞起再踹了一脚,这边去看看有什么顺手的武器可以继续用。要这种打法,光是用手的话,我特么的手得给打肿了去。所以,我得选个武器,可就在我找东西的时候,哪王八蛋已经爬起身来,准备的逃跑了。

我没管他,这边我堵着呢,那边我的小弟和水枪堵着。这货刚刚的爬起来,朝着那边冲过去,顿时被这两人给按住。

我这边打得一身的汗水,当即瞪着眼睛,大叫道:“给我把这王八蛋抓过来!”

“是!”两人答应了一声,把人直接的拽到了我的面前来,一下给按在了那里。

那货被我打怕了,拼命的扭动着,这还想要反抗。结果,水枪和哪小弟,一人给了他一拳头,顿时这货就老实了。

他跪在那里,看着找了一块板砖的我,吓得连连的求饶道:“哥们啊,我说哥们啊!我真的是不知道那里得罪了你们,怎么上来就这么狠狠的招呼我?你就算是要暴揍,要砍要杀,你总得让我死得瞑目吧。”

我咧着嘴,举着板砖,一下招呼在了这货的脑袋上。在凄厉的惨叫声之中,这家伙捂着头,鲜血一个劲儿的狂涌了出来,格外的凄厉。惨叫声,更是在巷子里面,叫得如同杀猪一般的。

一个过路的四眼仔,刚好看到这情况,目瞪口呆的。

“看什么看?看个吉跋猫啊!你是不是也想要试一试?”我这么凶狠的一骂,顿时那边的四眼仔,吓得赶紧的背着书包,灰溜溜的跑人。

看着那边捂着脑袋,还在那里嚎叫的家伙,我顿时恼了,询问道:“山郊的那个事情,是你这家伙干的?”

听了这话,哪家伙傻兮兮的愣在那里,不解的询问道:“什么山郊?我不知道啊,你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啊?”

“还特么的装?”一听到这话,我顿时的火冒三丈,又是一板砖敲过去,这货再次的嚎叫了起来。

“大哥,你说的是……你说的是那个被奸杀的女学生吧?我不知道啊!我就是当时随口的一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这货算是醒悟了过来,知道自己“嘴巴大”,吹牛皮惹来麻烦了,当即赶紧的求饶道。

我一听这话,再次的又是一下,拍在了这家伙的脑袋上,疼得他“嗷嗷”叫。一下又一下,许多次之后,哪家伙被我打得他麻麻都不认识他了。我也知道,下手狠了点,而且这家伙真是在吹牛皮,他不是哪凶手!

也就是说,我幸苦了这么久,结果弄来的一切都是白搭了,一点作用都没有。

当时,我特么的真的有种想死的冲动了。

没办法,这也不是杀死周萌萌的人,我没办法说把人家宰了去报仇吧?

只是把那喜欢吹牛皮的家伙,狠狠的暴揍了一顿,然后我就回去了。

那几天真的是难受,我整个人的脾气十分暴躁,看谁都不顺眼。在学校的时候,还跟好些不良打了架,要不是梁蓉跟我是“炮友关系”,我相信我早就被学校给开除了。

等了许久,走走停停的,第二天我实在不敢在家里睡觉。我叫了水枪这家伙,我俩跑到桑拿房,去泡澡、洗桑拿,舒服一下。

当时我已经好几天没有舒服睡一觉了,泡在哪澡池子里面,一来温暖的水流让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二来,这个地方人多,至少我会觉得自己不用回到自己的家中去,孤零零的去做噩梦去了。

当时我泡在哪舒服的澡堂子里面,感觉身体舒服极了。拿了一块布,盖在脸上,躺在那里就“呼呼”大睡,也不知道泡了多久。

那边的水枪估计受不了,我在那里睡觉,他一直泡着也不是个事儿。爬起来,自己跑到下面的餐厅找东西吃去了。

我正泡得舒服呢,突然耳边就听到两个家伙在谈话。

其中一个声音有点嘶哑的家伙,笑着道:“你知道山郊的那个事件不?”

“哦,你说的就是那个传得沸沸扬扬的学生妹被奸杀的事情啊。咋不知道啊?整个城里面,估计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另外一个声音很平淡的说着。

我当时太困了,依然闭目养神。大家都知道,其实这种情况下,人的耳朵是能听到四周的声音并传输到大脑去的。

沙哑的嗓子家伙,就继续的说道:“哪你知道,哪事儿是谁做的不?”

“切,你该不会说是你小子做的吧?你少来,咱社团的那些小混混,那个不是拿这个做文章,都吹嘘自己多厉害多厉害,这事儿是他们做的。但事后,个个家伙都是在特么的吹牛皮。”他的朋友不相信。

结果,沙哑嗓子继续道:“嘿,你不相信?我告诉你,当时的经过你就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