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这次事件是个机会/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以为他会说我是因为去抓金发仔这个事情,叹息一声,我无奈的道:“我没想到哪家伙是一个社团的人,结果引起了这样的风波,给陈哥带来了麻烦。(www.ziyouge.com 澳门永利赌场)”

我本以为我说得够含蓄的了,没想到那边的陈哥却是一笑,反问道:“我没猜错的话,你找哪小子就是为了上一次山郊的学生妹事件吧。”

我听了之后明显的就是一愣。当然了,我不会傻到去问陈哥为什么会知道,水枪是我的助手,但也是他的小弟,什么信息能瞒过他。

所以,我干脆的点了点头,大方的承认了下来。

“那个学生妹跟你什么关系?你的同学?还是朋友?”陈哥端起红茶来,喝了一口,然后眯缝着眼询问道。

我大方的承认,只是普通同学,而且还有点不对胃口。

陈哥最后笑了笑,我以为他要说什么,没想到这家伙给我说。我做的一切事情都可以理解,但是我唯一做错的就是太“明目张胆”了。要复仇,要私下里直接把金发仔给弄死,哪不就屁事没有了?

我一听到这话顿时目瞪口呆。是啊!我特么怎么这么傻?直接悄悄摸摸的把事儿给做了,不就屁事都没有了?偏偏还特么的要装样子!真是太失败了。

但是,下细的一箱,当时不是什么事情都赶在了一块儿嘛。我特么的当时倒是想秘密行事呢,可是来不及了啊。

想到这里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保持着沉默,一言不发。

那边的陈哥喝着红茶,看着前方的游泳池,淡淡的询问道:“文柄啊,你对于咱们义安会怎么看啊?”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陈哥是个聪明人。如果,我敷衍他的话,反而会起到不好的效果。而相反的,如果我坦诚相告的话,万一戳中了马腿怎么办?

所以,我很狡猾的问了一句,“陈哥是要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呵呵,你真是个狡猾的家伙,自然我要听真话!”陈哥立马的就笑了起来。

“义安会是很久残存下来的,现在叔叔伯伯们在操控着,具体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太守旧。继续的这样下去,我怕……”我一边说,一边在偷偷的观察着陈哥的脸色。果然,我赌对了,从内部的装修来看,外面是古旧的,但这里是西洋的。

偏偏陈哥喜欢呆在这里,所以我相信他一定是想要改变的。最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最禁忌的一点,说差了我可能都小命不保。那就是……陈哥想要权利!不想被那几个老家伙,给死死的把持着。

这可是大忌啊!社团禁忌之中的禁忌,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刚才那番话也就我敢说,而且是在赌博,赌我押对了。

听了我的话之后,陈哥果然是皱起了眉头来,一副好奇的模样看着我,淡淡的道:“接着说!”

我一看这家伙让我继续的说了,当然也就不客气,继续滔滔不绝的道:“一个社团要想起来,它不能一直的守旧,创新是必须的力量。相同的,我们义安会曾经很辉煌,但现在越来越没落。只因为前几任的社长,准确来说是帮主,太守旧!一心只想着保存祖辈留下来的江山,却没想到去开拓疆土!”

“啪!”

突然,一声巨响,陈哥一下子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别看我这说得滔滔不绝,意气风发的,但我心里虚到了极点。他这一拍桌子,我里面的吓得缩了下去,整个人软塌塌的靠在椅子上,紧张的看着陈哥。

“好你个江文柄,越来越放肆了!你可知道刚才说的那些话,可是对整个社团的所有前任不满,你的罪过可大发了。”陈哥立马的开始翻脸。从他的行为,能教给你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

我特么的当时就吓傻了,差点没有跪了下去,但还是一个劲儿的叫嚷着,“文柄说的句句属实,陈哥,是你让我说实话的。好吧,我就照着自己的实话说了,这就是我的想法。我对义安会,可是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我特么感觉自己要变成韦小宝了,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能随口的说出来,已经非常人的厚脸皮了。但是,面对陈哥这种人物,你脸皮不厚点不行。

陈哥犹豫了许久,我内心却很清楚他在装样子。这家伙只是不想给自己扣上一个“不忠不孝”的罪名罢了。但其实,他很看中我的说法的。

现场我两人都是一片的死寂,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或者说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许久之后,就在老子都吓得汗水快要湿透裤裆时,陈哥开口突然询问道:“你知道你和余大宝的区别在什么地方嘛?”

我当即一副恭恭敬敬的表情,询问道:“请陈哥名言!”

“余大宝这家伙够狠,也能打。但是,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冲锋陷阵的人。哪样的小弟,我随便招呼一声,一喊能抓几百个。我干嘛非要死守着余大宝?但是,你来了,我懂了!我需要的是你这样的人才。”陈哥这话有点不好听,但说得已经十分的含蓄了。

他的言下之意,余大宝只是个冲锋陷阵的手下,他够狠也够忠心,再加上运气做到了副堂主的位置。可是,陈哥真正需要的人不是余大宝,而是我这样的“人才”。

好吧,说直白点,他这话意思是“余大宝没脑子!”

我不好说什么,这位主儿是我的老板和大哥,我只能唯唯诺诺的听着。

最后,陈哥转过头来看着我,走得很近,他小声的道:“这个社团里面,没有这号人,唯独你!所以,我有心提拔你。但是,你知道我是个大哥,不能直接的给你开后门,你得立点功劳。懂吗?”

我特么一阵苦笑,这才刚刚的被抽了鞭子,犯下了过错,你现在让我去立功?我到哪里去立功啊!

“我想,这种事情,需要的是机会吧!”我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结果,陈哥却笑了,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怪异的塞入我嘴中。接着,竟然亲自的给我点了火,在我目瞪口呆之中,他笑着道:“这一次的事件,就是一个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