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场面”上的聪明/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陈哥说完刚才的那番话之后,拍着我的肩膀,红茶他也不喝了。(www.ziyouge.com)这家伙转身,“哈哈”的大笑着,就这样的走了。

我傻傻的愣在那里,琢磨着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陈哥的表面意思,哪是要打算提拔我了。但是,他又说自己需要一个会动脑子的手下,而不是一个会蛮干的“打手”。最后,他说这一次的事情是一个机会,这一切一点点的穿连起来,你就会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了。

陈哥这家伙想要获得“自主”的权利,他还想大刀阔斧的改革整个“义安会”,说好听点这家伙是对旧体制的“改革”,说难听点就是他野心勃勃,想要让义安会扩张。

从余大宝的时间,因为一个招惹“潮州帮”,最后他迅速的提拔余大宝当了副堂主,然后和潮州帮火并,得到了一大块儿“点心”就看得出来。陈哥是一个有野心的家伙,在二战时期,这货就是“希特勒”。

那么,此次“周萌萌事件”,他表面上对下头做样子惩罚我,但背后却支持我。是不是指……他盯上“和合会”了?

想到这里,我就笑了。不论他上头是个什么意思,但只要陈哥其实是支持的这件事情,那么我就有希望。现在,我唯一的观点就是,要怎样做这件事情,还能逼着“义安会”帮忙呢?

为此,我伤透了脑筋,一直在想办法。

那几天我也没有去社团了,也没有去招惹金发仔,但实际上我一直在研究这事儿。

最后,想来想去,我实在没办法,只能是打电话给杨艺杰,把这家伙约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杨艺杰哪小子最近玩得相当的“嗨皮”,听到我的电话召唤之后,这家伙开着他的保时捷911,车上还带着一个洋妞儿来了。

我当时没好气的问他,这么乱搞,你难道不顾及一下殷花的感受?

杨艺杰当时就说了,反正追她也不答应,总不能一直的忍耐着吧。

我说他就是“鸟”闲不住,小心什么时候,弄一个“阳痿”出来哪就有意思了。

杨艺杰顿时啐了我一句,让我自己管好自己,小心以后没得用,留着也无用。

我不想和这家伙纠结这个问题,这一次找他出来是商量办法的,但他却带着一个洋妞儿来。所以,我冲着他打了一个眼色,示意把这洋妞儿给弄走。

杨艺杰却笑了,说什么弄不弄走都无所谓,反正她听不懂汉语。

无奈之下,我只得就在那里谈。听着我俩说来说去的,洋妞儿也确实不懂,一个人在那里无聊的喝饮料,并同时的带着一副笑容看着我们。

我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给那些家伙说了,最后杨艺杰一下的皱起了眉头来,他大概也知道这其中的道道不是那么容易的。可是,他跟着自己的老子摸爬滚打在官场,对于这其中的道道,他是在明白不过了。

当即,这家伙喝了一口自己点的饮料,然后咧嘴笑着道:“他的意思是让你当哪导火索,最好引起两个社团的大战。而且,那些叔叔伯伯还没办法找借口不出人。到时候,就可以进一步把和合会也给吞并了。”

我说这种事情不用他说,我也知道。关键是,这导火索,我如何的把他引起来。何况,这金发仔只是一个普通的马仔,正弄死他撑死了就是打一架,真要发动“全面战争”不够格啊。

听了我的话,杨艺杰这家伙就是一阵苦笑,他说我傻。既然这不够格,那你就朝着上面加筹码。

我当时没明白过来,但后来我仔细的想一想,顿时大骂这家伙出损招。他让我去干掉一个“和合会”份量更重的家伙,那么这战争就打的起来了。关键是,到时候我也被推到风口浪尖了,到时候我特么的也会被人家给弄死。

杨艺杰听了我这话就翻白眼,暗骂我蠢蛋!为什么要让自己去杀对方的高层,而不会让哪金发仔来杀他们的?

那样做,不仅引发战争,还把金发仔推到风口浪尖,帮周萌萌报了仇。

我特么的顿时傻了,这杨艺杰太特么的歹毒了,这种损招他都想得出来。且不说老子到哪里找一个“义安会”的高层去给人家捅,就是找到了,这事儿又怎么安排?

可是,杨艺杰接下来的话,让我十分恐慌。他告诉我,这可不是他的安排,而是陈哥的安排。

我特么傻了眼,这算什么意思?陈哥哪里安排了。

有的时候,你不得不佩服杨艺杰对于这“场面”上的聪明,打官腔多了,许多事情他都摸得透。他告诉我,陈哥说了要提拔我,可义安会已经排好位置了,哪里有空位给我?唯一的办法,挂一个,挪挪位置,顺带可以发动战争。

这翻分析说完之后,我顿时特么的晴天霹雳啊。一来我惊讶于杨艺杰这家伙的厉害,分析力这么强悍,竟然这都能算出来。二来,我佩服杨哥的头脑,和这家伙的狠辣。为了自己的“大业”,他真的是什么人都可以牺牲啊。

我当时不舒服,膈应得慌。官场黑暗,这黑道又干净到什么地方去?

看着我的样子,杨艺杰笑了,喊了服务员来了几瓶啤酒,笑着道:“不舒服就喝酒啊!是不是感觉像是吃了死苍蝇一样。”

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端起一瓶啤酒来就“咕咚、咕咚”的猛灌。

“哈哈,你这家伙还特么的混黑道,还说什么要够狠。你狠个吉跋猫!”杨艺杰顿时的笑了,抓起面前的啤酒来,狠狠的也灌了几口,然后这才笑着道:“你想一想,你的这位老大想要有所作为,他必须得到权利!偏偏哪些老家伙把持着,架空了他,他要想起来,必须得换掉老家伙们的人,扶持自己的心腹才是。”

我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的想了想,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儿。

最后,我又问他,到底我该找那个家伙下手?

他告诉我,谁跟你最近,你找谁下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