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求和/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是堂主啊,其他人都是小弟,当然得赶紧的遵命跟上去。(www.ziyouge.com)

那边的金发仔还不知道“大难临头”,还在和自己的一群猪朋狗友喝着呢。他这正喝得开心,看到苟哥领着一群人来了,一开始也没认出来,顿时皱着眉头道:“朋友?你什么意思!挡着我们喝酒了,赶紧的滚蛋,别逼我削你。”

这出来混的,一个个天王老子第一,我第二,谁也不服谁。一个个都是牛逼哄哄,一个比一个冲的。

同样的道理,本来好好说话,这事儿不会闹起来的。但是,苟哥听了哪家伙的话,也恼了。带着这么多小弟过来,怎么能丢脸不是?

抓起桌子上的酒水来,他一杯水一下撒了上去,泼了金发仔一脸,而后嚣张的道:“老子请你喝酒,你有什么不满的。”

金发仔被浇了个劈头盖脸,擦了一把脸上的酒水,他顿时一下就跳了起来,臭骂道:“草泥马!弟兄们,这些家伙是来找茬儿的,弄他们。”

“哟嘿,老子就找你的茬儿了。”顿时,双方人打了起来,在这里拳来脚往,好不热闹。打到最后,大家也都认出来,这不就是当初也打群架的双方嘛。顿时间,打得更加的狠了,一开始是拳脚,后来有什么抄什么。

大家打得很凶,我也不主动露面去打金发仔,而是让苟哥打。他那里打得火热,但说实在话,苟哥高高在上,这货又是一个二世祖,求本事没有。他跟金发仔这“古惑仔”打,只有被挨打的份儿。

这货给打得惨了,一个劲儿的在那里怪叫,又干不过金发仔。其他人又在和和合会的其他人打,根本没人过去帮忙。

这时候,老子看时机差不多了,假装被人一拳头打到了苟哥的面前。还做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大叫着,“老子和你们这些家伙拼了!”

说完,顺手掏出了匕首来。

果不其然,被金发仔压着打的苟哥,一下子把匕首抢了过去,照着金发仔那里就捅。

好吧!匕首我是拿出去了,不管他俩谁死,老子都不亏。

金发仔给捅死了,我给周萌萌的仇恨算是报了。如果这苟哥死了,陈哥那边我算是叫了差,金发仔肯定也逃脱不了。

且说回这边,苟哥一下子捅在了金发仔的身上,哪小子确实有两手,最后捅进去的时候,他竟然便宜了致命位置,只是肚皮浅浅的被刺了一下。

可能是这愤怒,可能是这酒精的麻醉,金发仔一下的就火了。

双手抓住苟哥的手用力的一拧,顿时一下抢过了刀子来,他一下子朝着苟哥的右边胸口刺了过去。

我眼看这事儿要成了,也得助他一臂之力不成。毕竟,这人的心脏可是在左边,而不是在右边。所以,最后的时刻,我突然的假装后退,撞了一下苟哥。

“噗嗤!”

一声脆响之后,哪金发仔的匕首一下子就刺了进去。瞬间苟哥瞪大了眼,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胸口,匕首已经是刺了进去。

现场还在打斗的人,一个个也傻眼了,亲眼就看着这一幕。

苟哥的左胸膛一下被匕首刺了进去,而匕首的另外一边,金发仔的手就握着的匕首一头。许久之后,一句“杀人啦!”

才把所有人全都给惊醒了过来,一个个转身撒丫子就跑。

那边的金发仔都还在发呆,不敢相信的看着。但这家伙不愧是狠人,之前敢对周萌萌做那些事情,你觉得他能不狠吗?

当即丢下匕首,转身撒丫子就跑。一看到这货都跑了,其他人自然不敢留,一个个的也跟着跑,只剩下了我们在那里留着。

其他的马仔一个个都吓傻了,说实在话,我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看着那边死不瞑目的苟哥,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还是心中有点发毛的。

很快的功夫,一大群条子就来了,检查了现场。最后把我们都带去问话,这性质也定义为“殴斗引发杀人事情”。

那边的陈哥听到堂主被杀了的事情之后,立即勃然大怒,当然他的内心其实开心坏了。当即,就要找义安会的麻烦,要动手了。当然了,按照规矩,他要去经过叔叔伯伯们的要求才行。

蝰叔的表侄儿被和合会的人给宰了,他如何能忍得了,当然是立即支持“发兵”了。

有了叔叔伯伯的支持,陈哥这家伙名正言顺了,立马的叫人去扫场子了。当天晚上,简直是“闪电行动”,扫了好多和合会的场地。

本来这“和合会”和义安会,两个社团都是半斤八两,你比我强不了多少,我也比你少不了多少。但是,之前的“义安会”把潮州帮给并了啊!现在,陈哥他们的实力,比和合会要强了,自然扫对方的场子。

而且,在“道义”上来讲,和合会站不住脚。义安会是丢了一个堂主,这是要给他们报仇,名正言顺的啊。

不占道义,人数不够,和合会这里就够倒霉的了。

三天之后,和合会罩不住了,没办法只能想办法“求和”了。

他们约在了一个中立的酒楼,打算“和解”。

当时陈哥立马就约见了我,见面之后,他先是把我表扬了一通,说老子确实厉害,没想到办得这么漂亮。接着,又皱着眉头问我,现在这事儿到了这一步,他已经麻烦了。

我特么的当时不解,问他有什么麻烦的,直接开干不就好了,反正我们一路势如破竹,一直在赢。

结果,陈哥摇了摇头,叹息道:“人家已经求和了。按照道上规矩,不是多大的深仇大恨,不能把人家灭族。而且,人家这里又求和了,你不去就破坏道上鬼区。去了,那你遵守规矩,这一和解就白瞎了。”

我顿时的就笑了,既然要和解,都是按照规矩上来说的。那么,我们不让这个和解生效,开一个他们不能满足的条件就好了。

陈哥问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条件,让他们不能接受呢?

我仔细的想了想,眼珠子一转,顿时笑着道:“八国联军进入北京的时候,不是有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吗?咱们也来一个!”

陈哥眼前一亮,兴奋的道:“你的意思是割地赔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