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义安会的宗旨/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近南哪职务,就是那个省份的区域,都归他在管。|ziyouge.com|在他之上,哪就是总舵把子,我们的陈哥了。

很可惜,我们的义安会还是太小,连这个城市才刚刚的起来,别说发展到一个省份去了。而且,现在最大最黑的是谁,就是毛先生的部队,在他们的笼罩下,这黑道你就甭想说什么发展了。能活下来,你祖上都实在是烧了高香了。

这舵主什么的,暂时是没有了。

另外,社团里面还有“草鞋”、“白扇子”、“红棍”等职务。

这些也是社团的术语,很多没有接触这方面的人,肯定不知道。

草鞋,顾明思议哪是来跑的了。这些人是什么呢?

其实就是各社团的耳目,安插在其他社团的地盘或者在条子当中的,他们负责打探消息,有什么问题立马的汇报。

像之前的重庆那边,大家都知道,社团开的H场所,好几次条子紧急去扫。但每一次,都被这些家伙,轻而易举的给躲掉了。

为什么?

还不是那些草鞋的功劳,把情报朝着这里一汇报,你去了有毛用。你这边动,他那边就关门,你扫吧,扫多少次他来多少次。

你这边的条子出动,什么条子、武警,还拉着好多的车子去。他那边门一关,谁耗得过谁啊?

再说这白纸扇,白纸扇是干嘛的?摇扇子的,顾名思义是用脑子吃饭的主儿了。

这些家伙说好听点就是老大们的“智囊团”,说难听点就是“狗头军师”。

在古代那会儿,你知识丰富能读懂几个字,了解一下当时的局势,稍微有点头脑。拿把扇子,你也可以去装逼了,你也可以当狗头军师。

但现在这年代,你光有这点,吃不消。因为这年头的人,太特么的精了,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哪识文断字谁不会?了解一点现在的局势,谁不会啊?你有脑子,别人就都是猪吗?

现在当白纸扇的,哪得什么级别?

至少你都得是特么一个什么什么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你能分析政治局势,出台这条政策你可以如何的利用,可以让社团如何的发展?社团你得如何的让他们赚钱,还不能被条子给抓到?

赚了钱之后,你如何的把他给漂白了?让条子抓不到你的证据?社团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是继续的黑,还是漂白,还是半黑半白,你得制定政策。

现在的“白纸扇”,哪不是一个人能吃得开的了,得是一群人,还整天得不停的抱着电脑,了解什么局势、金融、政策……

具体多少,反正我很头疼,知道自己也不是干这一块儿的料。能坐到这“堂主”的位置来,一是赶上了好时机了,陈哥要大刀阔斧的改革社团,扶持自己的亲信。二就是,咱也确实立了一点功,给扫掉了和合会的场子去。

下面说下红棍。棍子是干什么的,当然是拿来打人的了,而且还有“红”。一方面形容打得厉害,见了血了,二是喜庆,红棍好听啊!

红棍是干嘛的呢?

这些家伙职业打手!

不是我说的内围那些痞子,他们不受任何人管制,听总舵主的命令。这些家伙手下也有一票人,个个亡命之徒,特别的厉害。而红棍呢,就是这些人里面,最狠最能打的了。

红棍的考核十分严格,我听余大宝说过,就义安会的红棍。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前身人家是特种兵出身,因为犯了几率,杀了人给开除了。最后,出来后就在义安会混,一拳一脚打上了红棍的位置。

据说,他的衣服脱下来,你能看到身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蛆虫一样的伤口,一道一道的。这都是在砍人的时候,被让人家给砍的。

我头上没有舵主了,什么事情只能给陈哥汇报。

所以,我这下面调查什么事情的时候,人家社团的规矩,只能给堂主汇报,不能给副堂主。为嘛?

社团社团,哪也是原来的一种江湖和武林。你要什么情况都给副堂主,让他大权在握,人家造反了咋办?

虽然,余大宝百分之百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架不住义安会的“规矩”啊!

这是一个老社团了,人家之所以一直存在到了今天,哪是因为有“规矩”存在。否则的话,义安会早就在历史的“洪流”之中,被人给淘汰了。

义安会又是一个什么历史呢?

据说当初的一个“脚夫”,这玩意儿大家都懂吧,下力气的。清朝的时候,我们这一片区,当时有很多的脚夫,但是他们辛辛苦苦,用血汗换来的钱,不仅要被当地的局务给收一圈税收。而且,当时还有不少的地区社团,跑到这里来收“保护费”。

你说要是一波来了,咱惹不起,给了钱。你既然收的是“保护费”,哪你得保护人啊。但那时候的社团没道义,讲个屁道义啊。那会儿清朝腐败,八国联军都进京了,百姓民不聊生,很多人自己都活不了了,道义是个什么“几把”?

当时这片区也挺逗乐,一个三角地带。三个社团都说这是他们的地盘,他们有资格和义务在这里收取保护费。结果,这也就造成了脚夫们的“脚力费”,被局务给盘剥一道,然后保护费还要连交三次。

一共就是四次!来来回回的这么搞了四次之后,你说脚夫们还吃什么?只能喝空气了。

但是,对方不是社团就是国家机器,你不敢反抗啊。

怎么办?

最后,一个人牵头,把所有脚夫都集合了起来。当时,他的想法是为所有“苦哈哈”们谋福利,人多好说话。最后,脚夫的人数很多,跟社团们谈,谈不拢啊。

咋办?

人多啊!还有,这人你真要逼得他们连口饭都没得吃了,哪他绝对不介意和你玩命。

就这样,脚夫和其他的社团打了起来,越大越激烈。再加上当时的那个环境,谁会去管这些事情啊?打来打去,最后死了好些人了。

社团那些家伙玩命厉害,但三角地带,谁也不愿意去拼死力,让其他三家讨到了好处。

结果,就正因为这个原因,最后奇迹出现了!

一个“脚夫”组成的社团,毅力在了这个城市之中,还在三大社团的夹缝之中生存了下来。

义安会,义安会,义和安这就是这个社团的宗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