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扔刀就跑了/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吴胡尔嚓首选目标是包青格勒,一刀挥向包青格勒,包青格勒也没抵挡后撤了两步躲过了吴胡尔嚓的攻击,随挥刀跑向吴胡尔嚓。只取吴胡尔嚓的人头,此时吴胡尔嚓立即收刀对着包青格勒心脏的位置就刺了过去,想用一命换一命的方式去打。这样包青格勒哪干啊改变刀向砍向吴胡尔嚓刺过来的刀给打掉在地,包青格勒一看吴胡尔嚓的刀被打掉兴奋的又冲芜湖尔嚓冲了过去,这时奇妙的一幕出先了。

吴胡尔嚓大声叫道“兄弟们撤啊。”完事什么都不顾转身就跑。此时跟着吴胡尔嚓跑的兄弟就剩下了一千多人。包青格勒哪能让他们跑了,他心想就今天灭了苍狼帮,“兄弟们追,砍死吴胡尔嚓奖励黄金一百两。”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三千多人嗷嗷的追向苍狼帮。

两帮人就这样断断续续的,打打停停,停停打打,一路到了彪龙埋伏的地点。吴胡尔嚓接过兄弟的一把刀停了下来不在走了。

“包青格勒,今天你就别走了,留在这吧。”说着提刀就冲了过去。

“吴胡尔嚓,你今天肯定是喝多了,谁留在这你看不出来吗,哈哈哈。”于是两帮人又打了起来。

吴胡尔嚓跟着包青格勒打的你来我往的。而下面的兄弟抵挡不天狼帮的三千之众。局势开始一面倒,这边的人一片一片的倒下。吴胡尔嚓焦急的看向树林处,怎么还不出来啊,一个没注意,胳膊被包青格勒砍了一刀,深及见骨,给吴胡尔嚓疼的直冒汗。

“龙哥,我们上不,吴胡尔嚓有点抵挡不住了。”阿杜说道。

“再等会。抽根烟。”说着彪龙就点了一根烟。

一根烟后,“走吧兄弟们干活。”彪龙站起来手拿一把开山大砍刀。慢慢的走向了前方,兄弟们一个个都带上了白手套,为了误伤彪龙安排大家带上白手套,别没被敌人砍倒,却被自己兄弟给坑到,这事也不是没有,自己在前面砍的欢实,自后的兄弟在后面给了一刀,被砍完一回头看是自己的兄弟那多尴尬啊。

吴胡尔嚓已经绝望了此时下面的兄弟已经不足五百人了,他觉得彪龙是放他鸽子了。就在这时树林里出来黑压压的一片人,手带手套。这时战场不在打了,大家都默契的停下来看着这帮外人,不明白怎么回事,吴胡尔嚓从兜里拽出一条半染着血的白毛巾系在胳膊上,接着下面的兄弟也是把白毛巾系在胳膊上。此时天狼帮好像知道了什么。

“兄弟们撤。”包青格勒喊了一声就带着兄弟们撤,可是他们撤的出去吗,苍狼堂的人都混在三千多人里他们跑都没法跑。彪龙也把天狼帮跑了率先跑了过去,这四千人五百人一看老大都开跑了,自己也不能磨蹭走了都跟着跑了起来,后面都飘起了一阵尘土。这帮人就像一群野马似的冲向天狼帮,挥刀就砍。苍狼帮一看外援到了,刚刚还失落无比,此时也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跟着彪龙那帮人追打着天狼帮,这一路打成一片,战场居然拉到了三里地,你砍我,我砍你的。打的是津津有味。而彪龙的目标则是包青格勒这条大鱼,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跑了。在后面紧紧的追着。吴胡尔嚓没有跟着追,因为他知道自己也不是包青格勒的对手,反而现在还受伤了,于是跟兄弟一起对付天狼帮的小混混。

“这位兄弟,你放我一马,我一定感激不尽。”只见包青格勒已经跑不懂回头跟着彪龙求饶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彪龙问道。

“兄弟你是?”包青格勒明显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追了他五里多地。自己的肺子都要炸了,本身前面追着吴胡尔嚓就消耗了一半体力,此时更是没了力气。

“我就是灭你们风狼帮的人。”

“你就是关氏集团新派来的那个外号叫做彪龙的人。”包青格勒不可置信的看着彪龙说道。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送你上路吧。”说完彪龙挥刀砍向包青格勒的头,而包青格勒已经绝望了,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抬刀挡住彪龙的开山大砍刀,结果是徒劳的,被彪龙一刀砍死。吴胡尔嚓用了很长时间没拿下包青格勒,却被彪龙一刀了却了性命。

彪龙提刀往回走,这一路光自己就砍翻二十多人,直到砍到吴胡尔嚓跟前说道,“那个叫什么吗了格勒比的,让我一刀砍死了。”

吴胡尔嚓不可思议的看向彪龙,居然这么生猛。脸上漏出佩服的表情。蒙古人就是这样崇拜强者。

战斗也进行的差不多了,战场上完全是一面刀的局势,天狼帮就跑了五百多人,被砍翻一千五百多人,还有一千人缴械投降了。此时谭武跑了过来,问道“龙哥,一千多人投降怎么办。”

而彪龙也没废话,“砍,但是别砍死,浩哥不让砍死。”吴胡尔嚓听完这话蒙了立刻上前阻止道“龙哥,既然他们都投降了,就给他们一次机会,让他们跟着我吧。”吴胡尔嚓想要这帮人,因为自己下面现在站着的就剩三百人了,大多身上都带着伤,如果这一千人能为他所用,该是多大的一个势力啊。可是彪龙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

“吴兄弟啊,战场不能轻敌啊,谁知道这帮人以后能不能组织起来抵挡你啊,这帮人不能留我帮你教训他们,你站着看吧。”说完彪龙转身走了,吴胡尔嚓看向彪龙的眼色带点仇恨的目光。

明明已经安静的战场,随着彪龙的一声令下又开始了一场战斗,这场战斗完全是一帮手我寸铁的人,被一群手拿大马刀的人围在了一起,刀起刀落,人一片一片的倒下了。整个战场都是惨叫声,哀求声。甚至吴胡尔嚓的几个人看见这场面,扔刀就跑了,一边跑一边哭。吴胡尔嚓也流下了眼泪。这些人完全是因他而倒下,此时他觉得自己做错了。勾结外人镇压同胞,自己成了一个罪人。想到这,吴胡尔嚓无力的坐在了地上。看着眼前发生而不能改变的一切。不到十分钟,一千多人都躺在地上呻吟着哭泣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