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大家都挺兴奋/青春荷尔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喂,李勇你准备的怎么样。“我问道。

“文炳我这已经准备就绪了,就等你一句话就可以开始了。”李勇说道。

“那现在就从现在始吧,狠狠的打。”我挂断了电话又给黄峰打了过去。

“黄哥,你那边怎么样了。““放心吧文炳,这边已经准备就绪了。李勇怕我人手不够抵挡又给了我五百人。”

“黄哥拿就拜托你了。”我心里有点不放心黄峰只所以我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了黄峰。黄峰虽然没有李勇机灵没有李勇会办事,但是黄峰有一个这些人没有的有点,那就是沉稳,所以我才把这么重要的阻击任务交给他。

由于是雨天,兄弟堂的人跟生堂的人,都没有像平时那样提高警惕,都放松了警惕,他们觉得鬼才在雨天找事呢,很多兄弟趁这个时候都开了小差,出去喝酒喝酒,出去唱歌的唱歌。也可以说就是这个天让李勇占了很大的便宜。真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雨中的街道,一群人,带着面巾,手持唐刀,慢慢的向生堂兄弟堂毕竟,终于在李勇的一声令下,李勇与小吴各带一千人冲了个过去。这完全出乎了义安会的预料,生堂堂主于飞今年也是三十多岁在义安会也是老人,此时他比较冷静,迅速组织兄弟开始抵抗,一面倒的局势慢慢背扳了回来,兄弟堂跟生堂挡住了李勇的冲击,刀起刀落双方无情的收割着生命。

“赶紧给义安会总部打电话,说我们被傲视门围攻了,赶紧派人过来支援吧。”于飞吩咐下面的兄弟打电话。

“喂义安会总部吗,我是生堂的,我们遭到傲视门的埋伏,赶紧过来支援我们。“接电话的事刘叔,现在刘叔掌管着义安会的大局。“他们有多少人。”刘叔问道。

“天太黑,不清楚,不过人很多。已经打到我们的堂口。”于飞下面小弟紧张的说道。

“好的,告诉于飞坚持十分钟我给你们派四个堂口人,今天就彻底灭了傲视门。”刘叔非常生气,也不知道傲视门哪来的这么大胆子,敢攻打傲视门。

“于哥,张老叔伯让我们坚持十分钟人就到。”下面那小弟对于飞说道。

此时于飞对兄弟们大喊到,“兄弟们坚持十分钟,我们的人就能到,跟我杀出去。”说完于飞带着被打到堂口的兄弟又推了出去。

“放肆,反了,居然敢攻打我们义安会,刘天你带着薄堂,天堂,逸堂,众堂火速支援生堂跟兄弟堂,傲视门现在正在对这两个堂会进行攻击,限你们十分钟内,赶紧赶到。”刘天一听顿时蒙了。

“还真反了他们了,爹我现在就过去,”说完刘天出去联系了其他的三个堂口,去支援兄弟堂跟生堂。

只见于飞从堂口推了出去,带着兄弟仍是抵挡了傲视门的攻击,让转败的生堂跟兄弟堂有点站稳了脚跟,不像刚才慌了神,这让李勇皱起眉头。他看见于飞比较凶猛,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此时很多兄弟都被于飞砍倒在地,无人能抵挡。

小吴看看出了李勇的想法,抓起唐刀就冲向于飞,由于小吴体型比一般的人都小,放在许多人面前是多么不起眼的一个人,可是小吴身手敏捷,而且还特有力气,手就跟个虎钳似的,连耀文扳手腕都不是对手。于飞也没观察到这么个人。

只见小吴二话没有,提刀就砍。当于飞简单用刀挡了一下,结果没想到自己被这一刀砍的后退三步,户口有点发麻。于飞不在轻视小吴,提刀也冲了过去,就这样你来我往打的有声有色的。也算是抵挡了于飞的进攻,也稳定了局势。李勇还是有点着急。

“你过来。”李勇对着下面的一个小弟喊到。

“勇哥什么事。”那小弟跑过来问道。

“告诉王川主动出击,别等了,速战速绝。”李勇完全想用人数压倒兄弟堂跟生堂的人。

“是的,我知道了。”这小子转身就跑。看着这小子跑后,李勇这个悔,这时间上还有个工具叫电话,于是掏出电话拨给王川。

“往出告诉你下面人别等了,立刻马上进攻。”李勇安排道。

“好的勇哥,我现在就进攻。”王川挂断电话就带着兄弟摸向前去。

此时小吴也有点抵挡不住于飞的进攻,李勇也看在眼里提刀冲了上去解小吴的围,随着李勇的加入让于飞乱了阵脚。可是他也是这么多年过来的老混子了,没用一会就方正了心态,虽然被小吴跟李勇打的只有招架的分子,但是至少没有输。他心里默默的数着数,希望时间快点过去,等到援兵来了就能转败为胜。

王川带着人也摸了上来,虽然人数不多八百人,挺多人连刀都没拿过,但是大家都挺兴奋的。看着前面打着热闹,这帮人手也有点痒了。挺多人觉得这才是混社会。打打杀杀的。也有不少人都紧张。

“兄弟们,带面纱。”一个个把面纱系好了。

“跟我走过去。”王川带着兄弟慢慢的走过去,他不敢跑,他跑这帮人跑过去都没了力气被人家给砍反了,慢慢的五十米。四十米……

十米了。“兄弟们给我上,剁死这帮王八犊子。”王川一声令下,这帮水军们也嗷嗷冲了过去,兄弟堂跟生堂的人完全没有注视着自己的后面,只阻挡的前面的的敌人,随着王川这帮人的加入,真的给他们打乱了,局势又成了一面倒的局势,这帮水军一看这人都被追着嗷嗷跑,顿时有了气势,不管生死轮刀就冲。由于雨堂跟雷堂带着他们打,使得他们的战斗力在一定时间内提高了不少。于飞心如死灰,好不容易抵挡住了这又来了一批人,他现在就是不能哭,要是能哭就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