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要嫁什么样的男人/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困难的喘息着粗气,完奈玥凝不可置信的看着炎倾,抖索了下嘴唇,忍着痛意的运起了灵气,皱着眉头的抓住冰剑手上一个用力竟是折断了冰剑。

“尽哥哥,”声音虚弱的喊了一声,完奈玥凝的瞳孔骤然放大,随即眼前一黑,身子无力的往地上摔了去。

“小姐,”完奈麓大喊着,大步上前将她接住抚在了怀中,一脸凶狠的瞪向了炎倾,“赫连倾尽,你竟敢伤我家小姐,这事跟你没完。”

炎倾冷淡的睨着他,讥讽的勾唇轻笑了一声,“完奈玥凝对我女儿做了什么,你我心知肚明,凡是伤她者,必死!”

赫连一族的人他了解,既然是收到了抹杀的命令那绝对是一刀便给个痛快。看见炎不离的脸上的伤他就知道是谁伤的。其实他是应该谢谢完奈玥凝的,若不是她拖延了些时间他又如何能赶来救她!但是她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伤了她!

冷冽的眸光陡然间杀意乍现,一个白色的光团在炎倾手上汹涌的旋转了起来。眼神一凌便要向完奈麓和完奈玥凝打去,蓦地背后一个蒙面黑衣人持着一把泛着灵气的剑刺了来。

炎倾目光一闪,身形微侧躲过了那把剑的同时手上的光团也朝那黑衣人打了去。黑衣人连忙将剑横在了胸前抵挡了起来。顿时两道灵气激烈的碰撞了起来释放者彼此的力量。

与此,屋顶又是一阵哗啦的声音,七八个手持着利剑的蒙面黑衣人站在了房中。看着炎倾齐刷刷的攻了上去……

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明知自己不是炎倾对手的完奈麓赶紧抱起了晕死过去的完奈玥凝喊了一声梅雪,趁此机会便抱着她纵身跳上了屋顶离去了。

看着屋内出现的黑衣人,梅雪的眸光闪烁了一下,躲开了花落的攻击,纵身一跃也跳上了屋顶跟着离去了。

瞥了眼完奈麓等人离去的身影,炎倾轻皱了下眉头。面容上染上了一层怒意,阴霾的看着眼前一众黑衣人,灵气陡然大增,围绕在他的周身直接便挡住了他们的攻击。

“爹啊,”感受着空中的灵气波动,炎不离喊着便要扯下被炎倾蒙住眼睛的丝带。

“蛋儿,别看爹杀人,乖!”炎倾看了眼炎不离淡淡道。

扯着丝带的动作顿了一下,炎不离还是扯了丝带,大眼睛看着炎倾扑闪的眨巴了一下,“爹啊,其实我不……”是废物,你完全没必要护着我啊!

“炎倾,把炎不离给我抱着吧!不然这误伤了她可不好了。”

花落悠闲的抱着手臂,一脸好以整暇看着他挑眉道,是完全没有打算出手帮他之意。

俗话说这风水轮流转,刚才炎倾利用她周旋于完奈玥凝那主仆三人,自己却是在一旁看着好戏。呵,真是黑心肠!让她来卖力自个倒躲在一旁玩偷袭,两三下的功夫便将完奈玥凝给解决了,倒是省了好大的力气。如今她会帮他个屁!

炎倾没有理会花落,撤回灵气,一个旋身躲过了黑衣人的攻击。一道白色冒着冷气的冰鞭也出现在了手中。手腕猛然一甩,长长的冰鞭在空中扭曲了一下,凛然强势的打向了对立的一众黑衣人。

黑衣人或是脚步一转,或是身子一翻,或是仰首平身,皆是一一的躲过了炎倾的冰鞭。然而这鞭躲过了下一鞭又强势的打了来。一众黑衣人又是一躲,却是纷纷向炎倾打着灵气。

炎倾甩动着冰鞭抵抗着袭来的灵气,随即身形一动,直面迎上了一众黑衣人……

各种灵气攻击,元素化形在这间简陋的房间里爆发了起来。霎时房间里是一片狼藉。院中皆是如此,唯一不同的便是多了那一声又一声,让人不禁畏服的虎啸。

这里的动静这么大,早就收到莫子御命令查找炎不离下落的南城禁卫军赶了过来。跟来的还有辰让与清吟。别人可能不知道那虎啸是什么?但是他们跟在爷身边多年又怎能不熟悉那是白虎的声音。

南城禁卫军整齐的脚步声在这片偏僻的街道上响了起来。众人还未走近那栋偏僻的屋子便已是感觉到了空中杂乱而又强悍的灵气波动。

这是激战啊!加快了脚步赶往了屋子,一入门便见院中三四个黑衣人围攻着一人一兽。另一边五六个黑衣人围攻着抱着炎不离的炎倾。他们身后的屋子已是成了废墟,而那废墟之上一个女人坐在一块石头上,正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看着眼前的打斗。

见到的花落众人不禁抽了下嘴角,这种场面是个识趣的人都知道避而远之。那女人居然还待在一旁好戏!泥煤,这年头还是不要命的多啊!

围攻着夜荼那边的黑衣人辰让和清吟识得,那是赫连一族中的地卫!凡是地卫的衣服上都会绣有赫连一族中独有的地鋆花。反观跟爷打斗的黑衣人明显不是赫连一族的人。

众人都是些明理的人,只是诧异了下局面便是加入了打斗中。这一加入凭着人多可以玩偷袭而占据了一点点上风的黑衣人们瞬间是犹如困兽之斗。

“爹啊,小心,”炎不离看着从侧面刺向炎倾的剑大吼了一声。

炎倾身形略微一动明明是可以躲过去却偏偏是迎了上去,剑尖瞬间是划破他的手臂。随即那人便被炎倾的灵气打中,身子腾空而起重重的落在了地上。顿时几个禁卫军持着剑围上了他。

看着鲜血染红了炎倾的衣袖,炎不离不禁抽了抽嘴角。皱着眉头看着炎倾,花落之前不是提醒过他这剑上有毒!他这是在玩自虐么?

果然是仗着人多势众,没一会儿两批黑衣人便败下了阵,是死的死,捉的捉。

瞪着眼前被禁卫军禁锢住失去行动力的一黑衣人,辰让冷喝着,“说,你们是何人派来的?”

黑衣人看着他哼哧了一声,冷傲的别过了脸。

辰让看着他微挑了下眉眼,“不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把他给我……”

话未说完,只听黑衣人闷哼了一声,双眼的瞳孔陡然放大了一下,身子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泥煤!杀人灭口!真是常见的招数了!辰让抽了下嘴角。

“爷,你受伤了,快上点药,”看着炎倾手臂上的血渍,清吟连忙走了过去,掏出了一瓶伤药。

“炎倾,我不是让你小心剑上的毒么?”花落面色不悦的走了过来,一掌拍开了清吟手中的药。拿出了一粒药丸,看着他冷脸道:“吃了。”

炎倾冷淡的瞥了她一眼走开了,显然是不领她这份情。顿时气得花落怒笑了一声,赌气的将那药丸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不吃我吃。”

“主人,本兽今日可是将这长久不动的筋骨给好好的松了一下,是感觉甚好甚好,主人你就别让本兽进契约空间了!”迈着虎步生威的脚步白虎走了过来,仰着一张威严的虎脸看着炎倾是一脸的讨好,甚至屁股上的那根犹如钢鞭的尾巴还殷勤的摇摆了起来。

睨着白虎炎不离的头挂了三条黑线,如此没节操如此不要脸,小白你也真是不容易啊!

正思忖间,一道软软糯糯的咋呼声传了来,“主人主人,我一觉睡醒便发觉主人有危险,我火速的赶了来但是我迷路了,呜呜,主人终于找到你了,你没事吧?可千万别死啊!不然我跟着谁吃香的喝辣去啊!”

话音一落炎不离的怀中便是一重。只见肉团扒着炎不离的衣裳,一双熊猫眼湿漉漉的瞅着她,随即抽泣了下鼻子,一头栽进了炎不离的胸前嚎啕大哭了起来,“嗷呜,主人,你没事就好了没事就好了,呜呜,吓死肉团了,嗝。”

大大的饱嗝声打断了肉团的哭泣。炎不离睨着它感受着那鼓鼓胀胀的肚子抽了下嘴角,什么迷路!绝对是在路上偷吃了去,泥煤,胆子不小!居然敢向她撒谎了!

举起小小的拳头便要向肉团的脑袋打去,一只手抢先一步丢开了它。

“把你嘴上的酱汁给擦干净,脏死了,”睨着肉团,炎倾嫌弃的说道,他能忍受炎不离的邋遢,但也只是除了她!谁让她是他的女儿呢!

虎眼瞅着那团肥嘟嘟的小身子,白虎伸出一爪子拎过了正由空中降落在地上的肉团。将它临近了眼前仔细的打量了起来,“哟,这是哪里来的小不点啊!本兽吃下都还不够塞牙缝!”

听见这话,肉团毛茸茸的面孔顿时大变,目含凶光的瞪着它。一爪子狠狠的揍在了白虎的虎鼻上。

肉团虽是小但力气却是出奇的大。打得白虎当下痛呼了一声。“哦,你这该死的小不点,你居然敢打本兽!信不信本兽一口便吞了你!”虎爪拎开了肉团,白虎冷着一张虎脸瞥着它。

“你敢吞下本兽,本兽一爪子拍飞你!”肉团也同样是不甘示弱,恶狠狠的瞪着白虎。

“哟呵,你这小不点的口气到不小,自称本兽就罢了,还敢一爪子拍飞本兽,吼,今日不给你点教训,你不知道本兽是白虎!”

“不准叫本兽是小不点,你才丫的是小不点!”肉团一声咆哮,短小的爪子揪着白虎的毛发便是一挣。随即一口狠狠的咬在了白虎的爪子上。

“嗷嗷嗷,你个该死的小不点你居然敢咬本兽的爪子,嗷嗷,轻点轻点,小不点,本兽命令你快赶紧松开本兽,嗷嗷嗷嗷,疼疼疼……”白虎痛得大叫了起来,不停的挥动着爪子想要将肉团给甩下去,奈何却是将它甩不掉!只能凭那爪子上的痛意更深!

看着被这么小的肉团欺负得嗷嗷大叫着的白虎,众人也是醉了!随即忍俊不禁了起来。

炎王府,沁竹居。

四角小鼎炉缭绕着白烟,馥香了一室。

炎倾抱着炎不离坐在软榻上正蹙着眉的清理着她被完奈玥凝扯出血的头皮,幽深的黑眸中一片寒意,该死的完奈玥凝!下手居然这么狠!扯头发!若是她没死那再见到就烧光她的头发,若是死了挖墓也要烧光她的头发!

炎不离脸上的伤口已经是上了药,此时是抱着一盘糕点缓慢的吃着。肉团也在旁边一嘴一个糕点,瞬间是塞拜了小小的腮帮子。

只有一旁之前被炎倾弄回契约空间,后回府又禁不住它在契约空间里闹腾得要出来的白虎,正眨着一双委屈幽怨的虎眼睨着他们。嗷呜了一声,再次举起了本该白绒绒却被肉团咬出血染红了的爪子,虎目愤愤了一下。

“清吟,还不快过来给本兽包扎一下!”瞪着站在一旁的清吟,白虎吼着。

“小白,你真是越来越娇养了,才流了这么点血就嚷嚷着要包扎,再说谁让你刚才嘴贱了,这次就算是个教训吧!不出血你是不长记性,以后可记住了。”炎倾眼皮儿没抬一下的说着,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他任何的情绪。

“哼哼,”白虎睨着炎倾不爽的哼哧了两声,“嘴贱还不是跟着主人你学的。”

“蛋儿,疼吗?”炎倾没有理会白虎,侧了侧头看着炎不离,问着,淡眸之中飞快的闪过一道阴鸷。

“不疼的,爹啊,你的手没事吧?花落说剑上有毒的,你为毛要自己给撞上去?别跟我说你有自虐倾向,我可是会相信的。”慢慢的吃着一块糕点,炎不离转头看向了他说道。

“放心吧!我身中噬心冰骨就这点毒还伤不了我。”

“伤不了,”炎不离皱眉了一下,“你不会是百毒不侵吧!”

“小爷,只要没有噬心冰骨毒,那对爷来说都是伤不了的,”清吟在一旁解释了起来。

“哦,”炎不离点了点头,却是不小心动作过大扯动了脸上的伤口疼痛了一下。看着清吟问着,“我脸上的伤不会留疤吧?”

清吟笑了一下,“小爷,你放心吧!清吟是不会让你留疤的,保证小爷美美的长大,以后漂漂亮亮的嫁人。”

嫁人!炎倾怔愣了一下,他还从来没有想过她有一天会嫁人的事!不爽,她怎么能嫁给其他人!展开的眉头再次紧蹙了起来。

“谁说我要嫁人了,我就一辈子赖着爹了,爹啊,你可不能嫌弃我哦!”炎不离扬了扬小脸,随即转过身抱住了炎倾,一脸笑颜的看着他。

炎倾扯唇轻笑了一声,亲昵的刮了下她的鼻梁,双手抱住了她,“好,爹就让你赖一辈子。”

看着如此一幕温馨和谐的父女情深,清吟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脑中已经不禁想象起以后小爷要嫁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够降得住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