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风雨欲来/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炎不离被劫一事算是闹得有点大!毕竟当初桃夭通知炎倾的时候是当着各国使者的面前。而且就之后在小屋的激烈打斗,那番强悍的灵气波动以及那声声的虎啸,小屋周边的人也是能感知得到的。

甚至有几个胆大的人还准备跑去小屋旁观看,看看究竟这场战斗是何些人?然而还没有走到小屋便瞧见炎倾抱着炎不离在禁卫军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事儿就这么传开了,就在众人还在议论纷纷这事时,又是一个重磅消息从炎王府中传了出来。

为救炎不离,炎倾被歹徒刺中如今是伤情危重,生命岌岌可危!消息一传出很多人纷纷来炎王府探望但全被挡在可沁竹居外,是更加坐实了炎倾生命垂危的这点!

对于炎倾的伤情莫子御是震怒,扬言要揪出这罪大恶极的凶手!一时之间南城里的气氛一片乌云密布,是风雨欲来!

学院大赛也在这种凝重的氛围结束了,是飘渺城的今夕学院夺得了魁首!而学院大赛结束各国的使者也该是回国了。本该是要举行宴会欢送一下的,但莫子御却说炎王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实在是没什么心情,让他们见谅一下。

真的是不得不说这莫子御是很宠炎王!传闻也并非是空穴来风。

各国的使者也都理解莫子御,收拾着行囊,带着队伍纷纷的回国去了。

各国使者离去的第二日清晨,细密如织的秋雨毫无预兆的落下了,如烟如雾,朦朦胧胧。须臾,雨丝大了起来,噼里啪啦的落在了屋檐上,奏起了一曲来自自然界的美妙乐声。

炎不离倚坐在窗前,喝着虹牛奶目光幽幽的看着那空中犹如银线的雨丝。肉团趴在她的腿上眯着眼睛也是看着窗外,似乎是很享受这种幽静。突然秋风袭来,凉意顿起。

“蛋儿,天凉,可莫要着了风寒,”炎倾斜卧在软榻上,手上拿着一卷书籍,眼皮儿没眨一下的看着,说着这话,修长的手指已是翻过了一页。那悠闲的模样哪有什么生命岌岌可危的样子!

听见炎倾的声音,炎不离收回了窗外的目光。将肉团丢在了自己的肩上,关上了窗子,跳了下来。

仰首一口喝光了杯中的虹牛奶,炎不离满足的啊了一声,顺手将那水晶杯放在了窗台上便要用衣袖擦着嘴角,一张帕子稳稳的落在了她脸上。

这该死的爱干净!已经是洁癖了好不好,撇了撇嘴,炎不离抓下就胡乱的擦了擦嘴,“爹啊,我没你那么穷讲究。”

穷讲究!炎倾抽了下嘴角。

“爹啊,宫大叔还没有找到么?他肯定是卷了我的金币逃跑了,”走向了炎倾,炎不离脚一蹬鞋便爬上炎倾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放下了手中的书,炎倾抬眸看向了她,一把便丢开了肉团。

顿时落在地上的肉团又对着炎倾火大的龇牙咧嘴了起来,恨恨了一下,小小的身子一个打滚,躺在了毛茸茸的地毯上,仰躺着睡觉了起来。

“放心,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待南城的事解决了,爹就带你去飘渺城找郧叔,子债就父还,不会让你亏了。”

“嘿嘿,”炎不离猥琐的笑了起来,双手搂住了炎倾的脖颈,“爹啊,那到时我们坑郧爷爷一笔好不好?”

炎倾微挑了一下眉头,轻笑了起来,“有何不可。”

见炎倾应下,炎不离的脸上笑容更深。脑袋趴在了他的胸膛上,黑眸之中闪过一道忧愁。既然炎倾要求下令传出他要死的消息那肯定是最近便要对寂烈动手了。可到时寂恒怎么办?他肯定是会被连累的。

可谓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此时,金碧辉煌的大殿上,文武百官静默的看着被夜荼和辰让押上来的一名伤痕累累的黑衣人。他们自是识得夜荼和辰让,如今这情况多多少少是明白了一些。众人是大气都不敢喘,等待着事情的发展下去。

将黑衣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夜荼和辰让看着莫子御单跪在了地上,对着莫子御行了个礼,随即夜荼一脸冷冽的说道:“皇上,这名歹徒就是上次假欲劫走第一郡主实则是想引去我家主子借机杀了他的一人,我家爷说家丑不可外扬,硬是忍到各国使者离去才让我来替他讨个公道。”

看着那名黑衣人寂烈轻蹙了下眉头,修明不是说炎倾没有捉到活人么?这人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皇上,通过这几日的严刑拷打这名歹徒终于是招供了,”辰让说着一脚狠狠的踹上了地上狼狈的黑衣人身上,“说,指使你的人是谁?”

黑衣人痛呼了一下,对于辰让有些惧怕的缩了缩身子,“是,是右相大人,我是右相大人的暗刹阁中人,前几日接到命令要去杀了炎王。”

听见这指证莫子御陡然大怒,狠瞪着寂烈手掌一拍龙椅,怒然起身,喝道:“寂烈,真是你好大的胆子!”

寂烈看着莫子御连忙跪在了地上,“皇上,臣是冤枉的啊!这人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疯子要指证臣?简直是一派胡言,天地良心,臣根本就没有派人去杀炎王!皇上,你得为臣做主啊!”

“冤枉,呵,”辰让瞥着寂烈嗤笑了一声,“右相大人有见过哪个坏人把坏人两字写在脸上的?谁不是被捉到了便是喊着冤枉,直接就承认下罪行的人怕是傻子才会干的事吧!”

辰让这番话说得直接又冷嘲暗讽,顿时呛得寂烈一个气噎,呵笑了两声,道:“喊冤枉的也并不只是坏人,难道好人被冤枉了就不能喊冤了,必须要承认下这莫须有的罪名么?那风云大陆上不知是要多好多的冤案?”

“冤不冤,莫不莫须有,右相大人,你我心知肚明,如今我在家爷还躺在床上生命垂危,皇上,你一定要为我家爷做主啊,莫让凶手逍遥法外了去,”辰让重新跪在了地上,看着龙椅上的莫子御是一脸的悲怆沉痛!

“如今人证已在,寂烈你可有何话要说!来人,将寂烈给朕打进天牢!听候发落!”

莫子御大吼着,话音一落,守在殿外的一众禁卫军刷刷的进来了,一把便抓起了寂烈。

如鹰的双眸充斥着浓厚的怒火,寂烈甩出一道灵气便将抓住自己的两禁卫军打飞了。目光如炬的睨着莫子御,脸上丝毫没有畏惧。身子笔挺的站着倒是有些正义凛然。

“皇上,如此武断的便相信了这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疯子?臣大大的不服,谁知道这是不是炎王随意抓来的一人来诬陷于臣,众所皆知炎王与臣一向是不对盘。”

寂烈冷声着脚步缓缓的走向了黑衣人,站在了他身前,居高临下的瞥着他,眸中闪过一道杀意,便是一道灵气直打在了黑衣人的天灵盖上。

辰让想要阻止已经是来不及了,黑衣人已是断气了过去,甚至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

大殿当着皇上的面杀人,寂烈这一举动何止是极其的嚣张根本就是没有将莫子御放在眼里。也不知是狗急了还跳墙还是从来就没有将莫子御放在眼中?

“寂烈,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殿上见血,”莫子若跳出来喝道。

寂烈仰天大笑了两声,转过了身看向了莫子御,眼神凌厉,“那人根本就是诬陷本相,皇上,你可知炎倾其实是赫连一族的少主,赫连倾尽么?”

赫连!三大部族之一!众人哗然!纷纷震惊的看向了莫子御。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更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淡淡的看着寂烈。

“一个废物的存在一个大部族又怎么能容忍!劫走第一郡主的就是赫连一族的人,目的就是要抹杀她的存在,炎王根本就是伤在自己家人的手下,如今来冤枉本相,真不知是存了什么心思?皇上,你可要明察秋毫啊!”

“都知三大部族是不准插手于帝王之间的事,寂烈,你说炎王是赫连一族的少主,呵,你可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莫子御冷冽的看着他,笑了一声,天子的威严是不怒而威,声音陡然提高了起来,怒道:“这一切根本就是你在胡编乱造,寂烈,朕平日那么器重你,你可当真是让朕好失望!果然是朕的好臣子!”

“第一郡主这事朕是绝对不会姑息凶手,念你平日尽职尽力又对南泗国有功,来人,将寂烈软禁在右相府,谁要是敢进出右相府杀无赦,退朝!”

莫子御愤然的说完便是一甩龙袍的袖子离开了。也不知吃惊于刚才寂烈的话还是有心不敢跟寂烈对着干?不过自始至终皇上偏袒于炎王那是显而易见的。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文武百官怔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齐刷刷的跪在地上恭送了一声,站起身后便是三三两两的议论了起来。

阴鸷的看着明黄色消失的身影,寂烈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双手更是握成了拳头。莫子御,这一切都是你逼他的。

很快右相府便被禁卫军重重的包围了。见此一幕右相府里一片人心惶惶,不明所以。而这事南城里又是掀起了一阵热潮!甚至有些感觉敏锐的人嗅出了一点不同寻常的气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