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逼宫/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沉沉的夜幽谧寂静。

沁竹居流泻着一室橙黄的烛光。炎倾坐在黄梨花木的椅上,一手搁在身前的案几轻轻的扣起了手指。看着夜荼和辰让勾了勾唇,眸光异彩,轻佻了下眉眼,缓缓的说着,“今儿这事寂烈怕是最近便要动手了,唯恐他要抓了小爷威胁于我,让已到南城的人暗中保护小爷。”

“是,爷,你这招可真是坑啊!你是不知道今天在大殿上寂烈的脸色是有多难看!”辰让笑呵呵道,是一脸的痛快!

之前活捉到的一人那都被人灭口了,哪还有人去指证寂烈。炎倾也就随便找了个犯事的人去指证,反正今日也只是演一出戏而已。

“夜如墨那边的事办得如何?”

“爷放心,夜阑国的储君之位争夺得非常激烈,只是让人小小的暗中诬陷了下夜如墨便已是让人闹得轩然大波,夜皇如今已是震怒,夜如墨再想要调兵借给寂烈怕是无能为力了。”

“爷,”沉默的夜荼突然冷冷的喊道,看着炎倾有些欲言又止,紧抿了下唇还是说了出来,“燕兮派人来说他愿意弃暗投明与我们一起对抗寂烈。”

燕兮!黑眸中闪过一道光芒,炎倾看着寂烈皱起了眉头,“他为何要弃暗投明?还要与我们一起对抗寂烈,究竟是存了什么心?”

“来人是这么说的,说,说,”夜荼的脸上有些愤慨却也是有些为难,干脆眼一闭大声的说着,“说以后都会是一家人,还说是看在爷以后是他岳父大人的份上才帮忙的。”

一家人!岳父大人!这算是什么事?

炎倾的脸黑沉了下来,深邃的眼中浓浓的阴霾。

辰让是一副吃了屎的模样瞅着夜荼,心里已经是被这话给雷得里焦外嫩了!随即便是深深的愤怒了起来。燕兮这个禽兽,之前便要跟着爷抢小爷去当儿子!现在知道小爷是女儿身后便要让小爷去当他娘子么?泥煤,这也想得太好了点!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放他娘的屁,让燕兮吃屎去!稀罕他的弃暗投明了,也不自个照照镜子,就他,老牛吃嫩草也好意思,还岳你妹,”炎倾冷着一张脸从椅上噌的站了起来,面容上已经是染了一层怒意。

看着爆粗口的炎倾,夜荼和辰让怔愣了一下,呆呆的眨了下眼!见爷骂人不带脏字便一直以为爷不会说脏话,原来爷也是会说脏话的啊!

“吩咐下去,让他们暗中保护小爷的同时防着燕兮,敢接近小爷就直接宰了他,”炎倾着实是被气得不轻,之前燕兮就要抢她过去当儿子,那手段是无所不用其极。如今到好,改变了主意要娶了!他娘的这也太不要脸了!

右相府,寂烈负手站在窗前眼神幽幽的看着漆黑的夜空眸中闪过一道阴鸷,缓缓的开口道:“炎倾真的命垂一线?这事本相要保证。”

“是的,大人,炎王府中的好几个眼线都纷纷禀报说炎倾怕是油尽灯枯了!若不是有那叫清吟的医师在努力的保住炎倾的性命怕是炎倾在回府的当晚便是死了。大人就放心,这鸠裂毒在风云大陆上的毒药排行榜前九,解药是早已经失传了,且不说保命只是暂时就鸠裂毒的毒性铮铮汉子也是挺不过去的,炎倾早晚难逃一死!”

“呵呵,”寂烈冷笑了起来,眸子危险的眯了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褪去了黑夜的寂静,白天又是喧闹了起来。而今日又是一个不平之日。一大批官员早朝后便跪在了明御宫前要求撤掉右相府的禁卫军还寂烈一个清白!莫子御大怒,下旨将这批官员重打了二十大板!一时之间皇宫之中只听见彼此起伏的惨叫声。

一批官员负伤回府又是在南城里传了开来。没去琢磨这伤后的故事老百姓们津津乐道了起来。他们似乎是丝毫没有感受到这平静之中的不平静,也或许是多多少少感受到了一点,但是关他们屁事啊!自个又何必去管这么多!有时平凡也是一种幸福!

炎不离也听说了这事但也只是听听而已,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她从来就讨厌陷入麻烦事中,能避多远那就尽可能的再避远一点。只是一想到寂恒炎不离就有些烦躁,他并没有叛反之心也想阻止自个的父亲!可是凭他一己之力又有何能耐!但他又是何其的无辜!

炎不离没有去找他,找到了他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某种事情上她们是对立的关系!且事早晚要来,她又能改变什么?

五更天一阵吵闹声吵醒了炎不离,有些烦躁的睁开了眼睛只见屋中白虎依旧是一脸不屑的瞥着肉团嚷嚷着要一嘴吞了它。听到这话肉团哪能服气,两足立在地上插着胖乎乎的的腰正对着白虎破口大骂着。

“你这只死笨虎,还敢吞了本兽,吞,本兽就让你吞,看你能不能吞得下,傻逼!”跟在炎不离身边多少也耳濡目染了些,说到最后肉团向着白虎伸出了一爪子!那是一个气势凌人!

“你这该死的小不点居然敢骂本兽是死笨虎,本兽乃上古神兽岂是你这弱小的小兽可骂的,本兽今儿还真就一口吞了你。”

白虎大怒,神兽的威压乍出。若是一般的幻兽见了那绝对是无力站足,对着白虎匍匐在地不敢动弹一分!就连床上的炎不离都能感觉到一丝的压迫,肉团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瞥着向自己伸来一毛茸茸的虎爪迅速的蹬足一跃跳到了白虎的脸上是躲开了它的爪子!

揪住的白虎脸上的毛发,肉团的熊猫眼闪过一道狠意,便是狠狠的一嘴咬上了白虎的鼻子。顿时白虎惨叫的哀嚎了起来。

“啊,你这该死的小不点你竟敢咬本兽的鼻子!”本就大怒的白虎只觉得是一阵气血涌上虎脑!它一介上古神兽白虎竟然接二连三的让这个小不点欺负,传出去它在幻兽界的脸面何在!

虎眼睨着肉团喷薄了好大一口粗气,白虎的爪子向肉团挥了来。肉团又是迅速的躲了过去窜到了白虎的背上。

白虎愣了一下,它自认为自己的速度不慢!可是没想到这小不点竟然是比它的动作还快!一下子,白虎好胜的心升起了,今日它还不信收拾不了一个小兽了!

然而还不待白虎有任何的动作,肉团已是飞速的来到了它的屁股上,撩开了它的尾巴肉团咧嘴阴笑了一声,前爪合拢便是狠狠的插进了白虎的屁股里。

“嗷嗷嗷。”

威风凛凛,自认不凡的上古神兽白虎在这一刻发出了一阵喊破嗓音的痛叫!紧接着无力的趴在地上独自忍受着那来自屁股不可言喻的疼痛!

“噗,哈哈,爆菊!噗哈哈,肉团,真是看不出你还有这技能,真是绝了,哈哈,爆菊!哈哈……”看着白虎悲惨被肉团爆了的这一幕炎不离在床上笑得四仰八叉,差点是没笑得抽了过去。太搞笑了,真的是太搞笑了,一神兽居然是被爆了菊!

见着白虎失去了刚才的活力,自家主人又夸奖了自己!肉团只觉得自己高兴得快要上了天!麒麟爷爷的这一招真的是太有用了!早知道能用这招得到主人的夸奖它早就该用啊!肉团腹诽着嫌弃的在白虎的毛发擦了擦自己的爪子,瞪着四肢小短腿跳上了炎不离的怀中便是迫不及待的邀功了起来,“主人,我厉害吧!”

“哈哈,厉害厉害!肉团,你太厉害了!”看着怀中一脸得意洋洋的要夸奖的肉团炎不离笑得合不拢嘴,点头应着。

“嘿嘿,”真的被夸奖了肉团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一爪子挠起了后脑勺!跟着炎不离絮絮叨叨了起来,“其实这招都是麒麟爷爷教我的,在浮光森林的时候麒麟爷爷几乎都是用这招来打败来欺负我们的幻兽!麒麟爷爷说它这自创的招式叫一插神功!我也是第一次使用,没想到真的老厉害了!”

听到肉团的这话还在疼痛的白虎略微的吃了一惊,也顾不上自个的屁股痛了,瞪着肉团皱了皱虎眉,哼哧了一声,“麒麟同是上古神兽,但在风云大陆上却是早就消失已久了,就你这小兽可当真是认识麒麟了!还麒麟爷爷!胡说八道的吧你!”

肉团瞥着白虎不屑的切了声,“哼,你才是胡说八道,麒麟爷爷自本兽还未出生便是守候在了本兽的身边,你一个死笨虎懂了个屁!还敢吞了本兽,若是有本兽的麒麟爷爷在身边岂是容你这般嚣张的。”

“你这话可是当真!那带本兽去见麒麟!”白虎站起了身慢悠悠的挪着虎步走了来。

“本兽为何要带你这只死笨虎去见我的麒麟爷爷,”肉团瞪了白虎一眼,转过头看向了炎不离,“主人,我饿了,我们去吃早饭好不好?”

顿住了脚步,白虎有些火大,重重的哼了声,“看来你这小不点是根本就不认识麒麟!唉,也是啊!就你这感受不出任何等阶的小兽又怎么会认识麒麟!”

白虎嘴上虽是如此说但是心中却是不这么认为,这小兽虽然是感觉不到等阶,但它总是能在它身上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强大力量,这小兽究竟是何方幻兽?

上古神兽么?炎不离看着肉团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发现炎倾没在房中,顿时皱起了眉头。她醒来半天便是看了半天的好戏,一时之间还真没怎么注意,问着白虎,“我爹呢?”

“主人早就伪装出去了,他把本兽留下让本兽保护你!哦,主人还说让你醒来别到处声张!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终于是要动手了么?眸中闪过一道情绪,炎不离赶紧放下了肉团,拿起放在床边的衣裳便要穿戴起来,只听见白虎说道:“小心,有人来了。”

白虎的话音刚落,房门被人一脚狠狠的踹开了。白虎陡然准备起了攻击的姿势。

“主子,你能动静小点么?我们是偷偷潜入的,低调一点行吗?再说你这么大声吵醒了小姐待会她跟你闹怎么办?”

“哦,我一时太兴奋就给忘了,要不我们退出去重来过?”燕兮顿住了脚步,睨着身后的十一和十四说道。

二人无语的看着自家主子抽了下嘴角,主子,你能别这么闹腾么?藏在沁竹居暗处的那些人你以为很好对付么?

坐在床上的炎不离也抽了抽嘴角,一听这声音她就知道是燕兮这个二货!

听见声音白虎守在床边喷薄了好大一口气,动了动健硕的虎爪,毛茸茸的脸上露出的狰狞的虎牙,大有一种咬死来人的气势!

怕吵醒了炎不离让她不爽,燕兮放轻了脚步。依旧是一袭红衣妖娆翩然,嫣红的薄唇勾着一抹浅笑。走进内室便见炎不离正坐在床上好以整暇的睨着他,床旁一只凶猛的白虎龇牙咧嘴,见着他便要扑上去。

炎不离叫住了它,“小白,我认识他。”

燕兮顿住了脚步,看着炎不离眨了下眼,“小离儿,是我吵醒你了么?”

“燕兮,你偷偷摸摸的来这干什么?”炎不离瞥着燕兮挑了下眉眼,问着。

“我想小离儿了,这么久没见小离儿想我了没?你看我刚赶回来就来见你了,”燕兮给你炎不离一个眉眼,迈着婀娜的脚步向她走了去,见她要穿着衣裳当下便来了兴趣,“小离儿,我来给你穿衣裳吧!”

说着也不待炎不离回答,便坐在床边拿过了她手中的衣衫便给她穿戴了起来。

有些不习惯除了炎倾以外的人给自己穿衣裳,炎不离拉住了燕兮的手,“还是我自己穿吧!”

“小离儿,就让我给你穿吧!现在开始熟悉以后就容易上手了。”

“燕兮,你别打我主意,我爹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炎倾,去去去,一边待着去,我自己穿。”

甩开了燕兮的手炎不离瞪了他一眼就要穿着衣裳,却被燕兮一把抱起抱在了怀中。看着她燕兮有些娇羞,声音有着一丝嘶哑透着无尽的诱惑,“小离儿,我不会让你当我儿子了。”

听到这话,炎不离甚是满意,赞同的拍了拍燕兮的肩膀,“嗯,能想通就好,孩子啊!还是要自个亲生的好,我相信你以后肯定会遇见喜欢的女人,然后生一堆的孩子,最好能组成一支足球队!”

“嗯,”燕兮看着她眸中有些意味深长,笑着轻声应道,“小离儿,足球队是甚?”

“一种运动,十一个人就可以组成一支足球队了,”炎不离解释着就从燕兮的怀中挣了出去,再次自己穿起了衣裳。

燕兮深深的看着她,微微的呼吸了一下,缓缓道:“其实,小离儿,一两个孩子就可以了。孩子太多了终是有些闹,”说着又加入了炎不离的穿衣行动中。

揪住炎不离的衣袍,燕兮看着眼前一身茜色的男装皱起了眉头,随即便是动手给她脱了起来。顿时惊得炎不离火大的大吼了起来,“燕兮,马上就要穿好了,你给我脱了干什么?”

阻止着燕兮不给自己衣服,但奈何力气不够大两三下就让给剥了只剩下内衫。炎不离一脸难看,不爽的瞪着燕兮,“你故意来找我茬是吧!我有事,燕兮,你再给我闹,信不信我一巴掌拍飞你。”

燕兮无辜的看着她眨了眨眼,“小离儿,我只是想看你穿女装。十一,赶紧去找身女装来。”

“是,主子,”十一应了一声便在屋内不客气的到处翻找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炎不离无语的抽了下嘴角,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便有什么样的下属。

想急着赶去皇宫,炎不离也没再跟燕兮多闹腾了!任他给自己穿着衣裳,只是那慢腾腾的动作以及搞错的顺序让炎不离终于是忍不住了。火大的一脚踹向了燕兮大喝着让他一边凉快去,便夺下了他手中的衣裳两三下就给自己穿好了。

扣着衣扣炎不离冷眼的睥睨着他,“燕兮,你就是来找我茬的,给我乖乖的站在一旁,敢动一下,我让小白把你赶出去。”

看着一脸火大又嫌恶自己的炎不离,燕兮有些委屈,他第一次给人穿衣裳,而且又是女装!瑟缩了下嘴想说什么却终是什么也没说,真的乖乖的站在一旁看着她给自己洗漱。

五更天,天色微暗,黑夜的漫天繁星在此刻只是稀疏的几颗。凉风乍起,带着一丝冷意。

皇宫内一片嘈杂,到处都是喊打喊杀的声音,各大宫门口更是激战。只见灵气攻击在人群中来势汹涌。这一天注定是个不平之日。

明御宫,烛火通亮。莫子御被寂萤岚下了毒此时是全身无力,更是使不出任何的灵气,瘫软在椅上瞥着一旁的寂萤岚和寂烈冷笑了一声,“休想朕听从于你们。”

寂烈一身紫金色铠甲穿身,手握着一把黑色的大刀。面色冷然严肃,威风凛凛。轻蔑的睥睨着坐在案几后已是全身无力的莫子御重重的哼哧了一声,大刀一挥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一双如鹰般的眼眸冷厉犀利,寂烈勾了勾唇,“莫子御,你写不写这退位的圣旨也是无所谓了,既然逼宫就没有想过来得名正言顺。”

莫子御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其实本相还想让你在这皇位上多坐两年,不想就这么快动手的,但是莫子御你欺人太甚。自从你力压群臣执意要将炎倾封炎王后,你处处打压本相,他是有些手段,本相也挺看好他的。可是你真以为一个外姓的王爷就能是你的帮手么?炎倾如今还不是躺在床上做垂死的挣扎……”寂烈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喋喋不休了起来,也或许是憋闷这么多年在如今胜券在握的一刻再也忍不住想要一吐为快!

“呵呵,是吗?右相大人就这么肯定本王躺在床上做垂死的挣扎,”宫中的烛火闪烁了一下,一道淡然的声音自宫门口传来,紧接着便见炎倾一袭黑色玄服,嘴角噙着一抹笑悠悠的走了来,那双幽暗深邃的眸子看着寂烈充斥着讥讽。

见到炎倾,寂烈和寂萤岚诧异了一下。与此皇宫内正在激战的禁卫军迎来了援军,原本人少不敌众的弱势瞬间是得到的缓和,随即便是势如破竹。

“大人,右相大人,不好了,”一个身着灰色衣衫的男子神色匆匆的跑进了明御宫,站在寂烈的面前喘息了一口气,也顾不上一旁的莫子御焦急道:“一大批不明身份的人支援的禁卫军,现在禁卫军已是大势,大人找的夜阑国七皇子已经连夜就离去了,还有燕尚书的人马倒戈了,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哈哈,”莫子御大笑了起来,一改之前瘫软的模样,动作迅速的打开了横在脖子上的大刀,一个翻身从椅上跳了起来,眉眼得瑟的稍挑着看着寂烈。

“寂烈,要的就是你逼宫,为了让你逼宫这几年朕故意宠着炎王,同件事中朕就是要处处偏袒于他,这几年来很憋火吧!动不了他还要经常受气。呵呵,其实也怪朕的师兄太有本事了,朕只是在每次的事件中助长一下他的气焰而已。”

这么说来这几年一直都被他们耍得团团转,这一切都只是个局了!本就心中积蓄着阴郁的寂烈顿时是大怒。

寂萤岚也是愤怒不已,瞥着莫子御的美眸一冷,运起灵气便向他袭了上去,“莫子御拿命来!”

莫子御早就注意着她,见她攻上来勾了下唇,凛然的迎身上去了。

二人的打斗刺激了寂烈,阴鸷的睨着炎倾握着大刀挥了去。炎倾侧身躲开的同时运起了灵气……

一时之间明御宫内灵气波动汹涌,然而这并没有持续多久。寂烈和寂萤岚便败下了阵,虚弱无力的躺在了地上,使不出任何的灵气。

莫子御居高临下的瞥着他哼哧了一声,“以为只有你们才会下毒么?这明御宫里早就燃着可以麻痹人的铃花粉,你们在这待了这么久花粉早就被你们吸进了身体里,寂烈,你嚣张的时代结束了。”

与此同时,明御宫的屋顶传来了一阵吵闹。

“燕兮,你赶紧放下小爷,”桃夭愤愤的看着抱着炎不离满脸笑容的燕兮,大吼着,但奈何自己被十一和十四夹持着。

烦躁的瞥了桃夭一眼,燕兮看着怀中的炎不离再次问道:“小离儿,我真的不可以打她么?可是我好想打她!”

炎不离皱眉瞪了他一眼,“都怪你要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引来了我爹暗中保护我的人,安安静静的来皇宫不好吗?非要去跟白虎吵架,跟一个畜生计较那么多你也好意思!”

畜生!十一和十四抽了下嘴,堂堂上古神兽白虎竟然被称为畜生,若是它听见了会不会炸毛?而且,暗中的人他们早就引来了好不好?

“小离儿,刚才的情况你也见到了啊!白虎根本就不让你出府,我还只是跟它动嘴没有动手,若是换了其他的幻兽绝对是一招就给打趴懒得跟它唧唧歪歪那么多!”

炎不离挑眉,“你很厉害?”

“我叫出小梼还是能跟白虎有一拼的,到时就让它们两头畜生去对决,我们自个走了也是一样的。”

听到燕兮的这话,十一和十四真想给他跪了!主子,你能别这么现学现卖好吗?在你眼中小姐放的屁都是香的是不是?

抽了下嘴角,炎不离瞥着燕兮挣扎着下来站在了屋顶上。还没站稳,一道灵气自屋内打来,燕兮赶紧抱着她飞身下了屋顶。十一,十四和桃夭也赶紧跟了去。

刚落地便见炎倾冷着一张脸,睨着炎不离有些不悦,“不好好睡觉,你跑来皇宫作甚?”

说着走过去便要抱过她燕兮一闪躲了过去,炎倾的脸更冷了。

“燕兮,你别得寸进尺,”冷睨着燕兮,炎倾语气十分的不好。

不知是这语气震慑了他还是不想惹炎倾恼怒,燕兮敛了敛眼,小心的将炎不离递了过去。待炎倾抱过了炎不离,燕兮恭恭敬敬的对着炎倾作了个揖,“小婿见过岳父大人,近来身子可好?”

炎不离和桃夭愣住了,炎倾的脸色青了。十一和十四是只想一走了之,他们不认识这么丢脸的主子,绝对不认识!

回过了神,炎不离看着燕兮呆呆的眨了眨眼,随即看向了炎倾,疑惑着,“爹啊,除了我你还有其他女儿啊?燕兮怎么叫上你岳父了?”

“一个疯子,蛋儿,你别理他,”炎倾冷声着不爽的瞥了眼燕兮,抱着她离开了。燕兮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小离儿,你爹当然只有你一个女儿啊!”燕兮大声道。

只有她一个女儿!炎不离皱着眉头还是不解,那燕兮为何要叫炎倾岳父?二货二得脑抽筋了么?

随着禁卫军一阵齐刷刷来明御宫的脚步,一场凌晨开始的逼宫结束了。权倾朝野二十几载,历经两代君王的右相寂烈在这一刻陨落。右相府中的人被尽数打入天牢,后日午时处斩!

感冒了,吃了药就想睡觉,昨天本来是码好了的,但是没能过得了审核!实在是不好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