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空灵国/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稳稳的接住了炎不离,胥婳动作轻柔的拂开了散落在她脸上的几缕发丝,声音温和:“果真是你!”

“小爷,”看着倒下的炎不离,夜荼四人喊着围了上去,爷已经出事了可千万别让小爷有任何事啊!

“你是什么人?放开小爷,”辰让瞥着胥婳冷声道。

胥婳冷淡的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会,抱起了炎不离便径直的走向了刚才召唤出的蓝鸟身上。蓝鸟迅疾的飞向了天空。

看着胥婳离去的身影,四人想要动手被花落拦了下来。看着他们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放心,她只是回到她该回的地方,不会有事的。”

桃夭皱眉,“花落,你接近我们是为了小爷?”

花落点了点头,随即对着他们姗姗一笑,“我们以后肯定会再见面的,后会有期了。”

话音一落,花落的背后展出了一双绿色的羽翼,扑闪着便飞向了天,追着前方的一伙人!

与此,南城西街的赤崛学院。祁尉天看着立足在尖塔上的燕兮和凰战,脸色一片冷冽,他的身后是一众灵气师。

“燕兮,”祁尉天咬牙切齿的喊道,恨不得是在他身上戳几个洞来。他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在魔族中救下他的少年竟然会背叛自己,不,或许可以说这一切都是个他设的局。

“嘻嘻,老头,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了,”燕兮似乎是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怒意,一脸的嬉皮笑脸。

听到他这话祁尉天的脸色更冷,眸光阴沉的睨着他,冲着身后的一众灵气师吼道:“不能让他们离开,抓住他们。”

“老头,怕是不行,我们今天必须得走呢!”燕兮微挑着眉眼说道,语气就像是平时与他谈话时那般。

随着他的话音一落,几十个带着鬼魅面具的黑衣人出现在了塔下。燕兮勾了勾唇,瞥了眼身旁的凰战,问着,“能走么?”

凰战淡淡的看向了他,“只不过是损了下修为不至于不能走。”

“那走吧!我还要去找我的小离儿,”燕兮说着运起灵气便飞身离去了,凰战看着他跟了上去。

看着二人潇洒离去的身影,祁尉天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手上快速的结印了起来想要阻止他们,一个黑衣人向他迎了来,手上也快速的结着印。皆是结界师。

迎着月色燕兮怀着喜悦的心情一路飞奔来到了炎王府,却是发现已经是没了炎不离他们的身影。蓦然他想起炎倾辞去了王爷一职,是离开了吧!

看着空空如也的落羽居,燕兮深皱着眉头心中是一阵憋闷,炎倾这家伙会带小离儿去哪呢?有些火大的呼了口气,燕兮愤然的甩袖离去了。凰战紧随着他其后。

郊外,一辆马车静静的停在绿荫路上,夜风拂过吹响了吊在马车四角上的风铃。

十一和十四倚坐在马车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看着怒气冲冲而来的自家主子,连忙跳下了马车候在了一旁,互相看望了对方一眼,没带出小姐生气了,自个小心一点。

一个跨步燕兮上了马车,正要进去,睨向了十一和十四,“寂烈他们送走了吧?”

“主子放心,已经送走了,”十一瞥着他连忙回道。

燕兮哼哧了一声,进去了马车,“让人去找炎倾的下落。”

十一和十四面面相觑,原来是炎王带着小姐离开了南城,难怪主子会生气!谁知道炎王会将小姐带去哪?

待凰战迈着悠悠的步伐上了马车,十一和十四才驾着马车奔驰了起来。

马车内,燕兮看着对面优雅的喝着热茶的凰战,丢开了手中的小黄本,说着,“老头子吩咐解开你的封印就带你去魔刹宫,你就自个去,我还要在外逗留一段时间。”

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凰战纤长的手指把玩起了茶杯的边缘,“许久不喝这茶都快忘了味道,魔刹宫不急,本皇要去趟空灵国。”

“空灵国?”燕兮皱眉,“空灵国早已闭关政策几百年,塞外设了结界外人根本就无法进去,不然你认为四国会不攻打它。”

听见燕兮这话,凰战的眼眸似是深幽似是怀念了起来,嘴角难得的勾起了一抹弧度。

温煦的阳光自窗棂照耀进来洒落了一地细碎的阳光。紫檀木镶金边的凤凰檐大床上,明黄色的被褥下躺着一个小小的人儿。她面容稚嫩清隽,肌肤白皙光滑透着一抹的红晕,一头长长的墨发晕散在枕边。

明黄色的幔帐外,两旁站着一众宫女,低首敛眉,身姿优雅,静静的候着。屋内一片鸦雀无声。

蓦然大门外走进来一人,看着来人,一众宫女请安了起来,“奴婢见过祭司大人。”

胥婳依旧是一身月白色的衣袍,身如修竹,风度翩翩。声音淡淡的说了句起身便径直朝床边奔去,两名宫女识趣的连忙撩起了幔帐。

坐在了床边看着依旧在昏睡中的炎不离,胥婳皱了皱眉,转眸看向了一旁最近的宫女,“皇上没有醒过么?”

“回祭司大人,皇上从未醒过。”

“膳食有叫人去热么?皇上昏睡了三日,唯恐她醒来会肚子饿。”

“祭司大人,膳食一直是热着的。”

“嗯,”胥婳淡淡的应了声,眸光幽幽的看着炎不离伸手给她掖了掖被褥。就在这时,炎不离嘤咛了一声,随即眼睫毛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着陌生的明黄色的床顶,炎不离皱了皱眉,撑着手便要坐起来。一双手却比她更快,将她抚坐了起来。

“皇上你终于是醒了,肚子饿不饿?要不要传膳?”胥婳惊喜的说着,温和的声音里柔情似水。

皇上?炎不离看着胥婳呆呆的眨了眨眼,“你是那晚的男人!这是哪?我肚子很饿。”

圆圆的红木桌旁,炎不离站在凳子上一手啃着一只烤乳鸽,一手拿着汤勺一口一口的喝着汤。毫无形象的一幕惊呆了一旁的众宫女。

“咳咳咳,”被呛了一下,炎不离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胥婳赶紧站起身轻轻的拍着她的背,“皇上,你吃慢点没人跟你抢的。”

咽下了口中的鸽子肉,炎不离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皇上是说的谁?丢下了手中的汤勺,炎不离正了正身子,看着胥婳皱眉道:“你说的皇上不会是我吧!”

“就是皇上你啊!”

犹如晴天霹雳又犹如被闪电劈中了般,炎不离错愕的看着胥婳,有些不敢相信。丢了下手中的烤乳鸽,干脆转过身对着胥婳,“你没搞错吧!我一个五岁的孩子当皇上,还有我是我爹从蛋里孵出来的,肯定搞错了,我怎么可能会是你说的皇上,你该不会是要一个傀儡撒!然后就选中了我,哎呀,拜托你,换个人选行么?我还有事,我得去,去找我爹,不知道他怎样了?”想起那把金剑刺穿了炎倾的身体炎不的心里离就忍不住恐慌了起来。

温柔仔细的擦着炎不离油腻腻的小手,胥婳抬眸看了她一眼,说道:“吾国的皇上都是由圣蛋出生的,皇上更是上古兽皇凤凰的血脉传承者,除了皇上有资格坐上皇位,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敢觊觎着,死!”

说到最后一句胥婳温和的声音冷冽了下来,清冷的眸中闪过一道杀意。

炎不离看着他抿了抿唇,许久叹息了一声,问着,“这是什么国家?”

“空灵国。”

“什么!空灵国!五国中最落后最没钱的国家,泥煤,你们混得也太差了吧!”炎不离大声了起来,一股无力感苍然而生。唉,算了,既然她是皇上,是一国之君,就由她来将这空灵国发展成为风云大陆上最有钱的国家吧!而到时她自个也成为了这风云大陆上第一富婆了,哈哈!以后谁惹着她,老子用钱砸死你。一个计划在炎不离的脑海中陡然形成。

就在炎不离计划着大展拳脚的时候,空灵国早已是一片震荡!胥婳带回了皇上在这三日里更是传遍了整个空灵国。天下已是一片议论纷纷。

若是炎不离知道自个又造成了轰动肯定会忍不住吐槽下自己,她就是新闻制造体啊!

丞相府,身着一袭华贵紫色长袍,长胡飘飘,威风凛然又一脸精明的老头坐在高位上梨花木椅,看着底下的一众官员,手指在身旁的案几上敲打了起来。

“如今皇上被胥婳找回,他肯定更理直气壮的把持朝政了,你们说该怎么办?”明朗的声音有着一丝的沧桑,未皓今眯了眯眸子。

“丞相大人,依下官看,趁皇上还没有在神树下进行皇位祭典,我们动手吧!”

“左大人,我们根本就不知皇上的实力如何?以往的皇上实力都是在紫阶以上,且皇上还拥有兽皇技能,若是贸贸然动手,不妥。”

“照我看皇上在是圣蛋时便已是离开了祭司殿的灵气喂养,实力肯定会大大的减弱,再者皇上还没有在神树下真正的继承凤凰血脉的传承,此时动手我们只需担心祭司殿的实力,皇上,不足为惧。”

“如今皇上回归,祭司殿怕也是要对我们出手了,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主动出击,搏一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