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未婚夫/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大早炎不离便被宫女唤醒用早膳。虽是有些烦躁但炎不离并没有发火。风云大陆上向来重视早餐,以前待在炎倾身边不管她再赖床辰时都是会被叫醒起来吃早饭,而每次叫醒她炎倾都说着这么一句话,“吃了再睡。”

她当时很无语,泥煤,当她是猪啊!而且叫醒了哪还能睡得着。

看着眼前一桌子丰盛的菜肴,炎不离顿觉得空灵国的早膳与南泗国的差距非常大。还是说是现在身份不一样了?

不过她还是习惯吃点清粥小菜,一大早就大鱼大肉的她真心不习惯。挥了挥手让宫女太监们吃这桌菜,炎不离也没撒胃口了。打着哈欠重新趴在了床上,却是惊了一众宫女太监。

皇上怎么能不用早膳?莫非是皇上生病了?这么想着,领事的宫女赶紧让人去通知胥婳。

炎不离趴在床上昏昏欲睡着,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抱起了,当下一惊,警惕的睁开了眼睛,见着是胥婳敛去了眼中的情绪。

“皇上,宫女来话说你不用早膳,是身体哪里有不适么?花落,赶紧过来给皇上瞧瞧。”胥婳紧紧的看着她问着。

“皇上不是身体不适是早膳不合胃口吧!以前在炎王府皇上都是吃的清粥小菜什么的,突然之间这么大鱼大肉怕是不适应吧!让御膳房给皇上做点米粥小菜的,”花落从一旁走上前来缓缓道。

花落的身份炎不离是知道了,空灵国医师院的院长,而自然也是知道她当初接近他们的目的。瞥着花落,炎不离从胥婳怀里挣扎着下来了,“不用了,我没什么胃口。”

听见炎不离这话,胥婳轻皱起了眉头,瞥着她半响也是明白她现在的心情,终是随了她的意。

跟着胥婳实在是没什么话可聊,花落更是在一旁玩起了沉默是金,炎不离在寝宫里是百无聊赖。

从软榻上起了身炎不离想着去逛逛这空灵国的皇宫,胥婳想要跟着去被炎不离给一摆手拒绝了。一众宫女太监也没让跟,最后与花落逛起了皇宫。

睥睨着花落,炎不离呵笑了一声,“花落啊,你说你当了我娘后该是什么身份?”

当娘!她现在哪敢当皇上你的娘啊!泥煤,还不得让胥婳给一招灭了。花落看着怀中的炎不离讪讪的笑了起来,“皇上,你这话实在是让臣太惶恐了,臣哪能是当皇上的娘,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就算是借臣十个胆子臣也是不敢啊!”

“哦,是吗?那以前我看你挺想的,还让我在我爹面前多给你美言呢!怎么现在就不想了?你是嫌弃我当你女儿?”

“不不不,臣怎么会嫌弃皇上当我女儿呢!”听到这话花落有些慌乱了起来,连忙说道。

“原来花落你还是想当我娘啊!既然是想刚才又何必说不呢!都说女人是口是心非,花落你将这点表现得非常的淋漓尽致。”

皇上,她错了,她以前不该觊觎你爹的,她错了她真的错了。

顿下了脚步,花落一脸干脆死不认账了起来,“皇上,以前臣只是说说,臣是完全没有这个心思的,臣就是这样的人,图个好玩!”

“图个好玩,”炎不离对花落挑了挑眉,“图个好玩你就想当我娘,那你以后图个好玩你岂不是想要我这个皇位了,呀!这个皇位看来我真是不好坐啊!”

泥煤,这是说她有造反之心么?看来皇上是铁了心要跟她算这笔账啊!

花落顿时大骇了起来,连忙跪在了地上,一脸凝重的说了起来,“皇上,臣就算是再贪图好玩也不敢有这心思,臣在皇上还未出生时便已在神树下发誓一生只忠于皇上绝不会有二心,皇上,臣对您绝对是赤胆忠心,背叛谁也不会背叛皇上你。”

本来是想逗弄一下这个花落,谁让她以前想嫁给她爹来着。没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般话!而且还抱着她下跪,泥煤,这是要跪谁啊?

炎不离挑眼,“哦,是吗?那如果是胥婳呢?”

花落愣了一下,看着炎不离眨了眨眼,“皇上,胥婳他是绝对不可能背叛你。”

这么笃定!炎不离狐疑的瞥着她。

“胥婳他作为皇上你的祭司,在选定的那一刻他便已立下了对皇上的誓忠咒,一旦他违背了自己的咒言便会遭到咒言的反噬。听说先皇的祭司背叛过先皇,但是他马上便是遭到了誓忠咒的反噬,据说死得很惨。而且胥婳还是皇上的未婚夫,他怎么会背叛皇上您呢!”

“什么!未婚夫!”炎不离怔愣了一下,瞅着花落不禁瞪大了双眼,她还真的是没有想到。

站在了地上,炎不离皱着眉头的瞥着花落,问着“必须结,成亲么?”

花落看着她点了点头,“是的皇上,历代的皇上只要祭司不是跟自己是一个性别都是会成亲的,这已经成习俗了。现在宫里的人都已经在忙活起皇上和胥婳的大婚了。”

炎不离有些恶寒,“现在忙活早了些吧!”

“不会早的,皇上,成亲这玩意很麻烦的,是要早早做准备。”

花落一副我很懂的模样,看得炎不离狐疑了起来,“你成亲过?”

“皇上,人家到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呢!臣只是听说,也去参加过几场婚礼,臣真心是觉得挺麻烦的,以后我绝对不会成亲。”

“嗯,花落我支持你,回头我就赏你一箩筐的黄瓜!”炎不离说着瞥了眼花落,转身向前走了去。

看着炎不离的背影,花落轻皱起了眉头,皇上赏她黄瓜是来吃么?诶,皇上也真是吝啬,比起黄瓜她更喜欢金银珠宝。在心里吐槽着,花落站起身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眼前的大树挺拔耸立仿佛是要穿透云层,蜿蜒粗壮的树干交错着,枝叶一片苍翠欲滴带着无尽的生命力。炎不离皱眉,这不是冥想空间里面的那棵树么?原来现实版也是有的啊!

“皇上,这就是神树,”花落站在她身旁说道,看着眼前的神树一脸的肃穆。

神树!炎不离挑了下眉眼,莫名的心中有些悸动,不禁迈开步子向它走了去,“花落,你回去吧!”

“是,皇上,”看着朝神树走了去的炎不离,花落应着。皇上是在神树的孕育下才成蛋形的,可以说神树便是皇上的母亲。对于自己的母亲皇上肯定是有很多话要说的。

花落这么坚定的想着,迈步便要离去时却见爬上神树便呼呼大睡起来的炎不离嘴角抽搐了起来,嗯,终究是她多想了。

虽是冬日了但是在这棵树下却是感觉非常的暖和,炎不离是一爬上树便觉得非常的困乏了起来,没一会儿便是陷入了梦乡。

不知是睡了多久,炎不离感觉有人在推搡着叫着她,皱着眉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见头上面漂浮着一个女孩,一张雌雄难辨的脸有些苍白清隽,精致的五官透着还未张开的一丝稚气,此时正抱着手臂扑闪着狭长的凤眸好以整暇的的看着她。

一袭明黄色的衣裳绣着展翅欲飞高贵的金凤凰,如墨青丝自脑后垂在了空中,稍长的发梢还落在了炎不离的脸上微微的晃动着,挠得她有些心痒。

炎不离有些不爽的拍开了那落在脸上的发丝。女人身子一动,站在了前面的枝头上,手指绕起了发丝,居高临下的瞥着她,“终于是来了,可知朕等了你有三百多年,从窈窕淑女凹凸有致的大美人活脱脱的等到现在,”说着女孩扫视了眼自己平坦的胸前,凤眸中哀怨了起来,“似乎连馒头都没有了。”

“噗,”见着女人那哀怨的模样,炎不离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随即便接收到女孩冷厉的眼刀子炎不离识趣的敛住了笑意,一骨碌的站了起来,踮起脚尖想要去拍拍她的肩膀,终究是手短了一截。

干脆炎不离就拍了拍她的胸,一副我了解的模样,叹了口气,“大小都是我们的硬伤,但你好歹还有点手感,你看我一点手感都没有。”

“哼,”女孩瞥着炎不离那干扁的胸前似乎是得到了一些安慰,倨傲的哼哧了一声,便是突然坐在了树干上晃悠起了双脚,斜睨着炎不离一转话题,“我叫凰甯,上一任的凤凰血脉传承者,也是空灵国的先皇,你发生何事了?为何你的等阶连紫阶都没有?历代凰皇中你算是最弱的。”

泥煤,要不要这么打击人!炎不离心塞了一下,睨着她在她身旁坐了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是历代皇上中最弱的人?”

凰甯皱起了眉头,突然一拍炎不离的后背,力道大的差点将她给拍了下去,身子晃悠了几下炎不离急忙抓着树干才让身子稳住了。

“肯定是祭司殿给你找的灵气者不行,所以导致你营养不良才会这么弱,唉,后任,辛苦你了,你自个努力的提升等阶吧!争取早日解除封印,不用再顶着这个奶娃子的身子,”说着又瞥了眼比炎不离的凸一点的胸前,挺了挺胸叹息了一声,“唉,可怜你肯定连馒头都没有。”

炎不离嘴角一抽,头挂三条黑线,无语的瞥着自我感觉良好的凰甯,跟一个小孩子比胸,比过了还洋洋得意,这算不算是前无古人,她也是醉了。

恶寒的吐槽着但炎不离还是抓住了重点,“你让我解除封印是什么意思?”

凰甯看着她呵笑了一声,看着远方凤眸深幽了起来,“本来我们出世时便是成人的模样,但是千年前的一场大战后不知为何我们便是小孩的模样了?必须要解开自己身上的封印才会长大,我出生时也是你这般大小,但幸好祭司殿的那帮人给我找的灵气者还行,所以我出生时的等阶就是银阶了,没多久就解开了身上的一道封印,可是。”

说到这凰甯停顿了下来,转过头一脸凝重的看着她,“你一定要尽快的完全解除身上的封印,不然你只会变得越来越弱,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么?”

她怎么会知道啊?炎不离看着她眨了眨眼。

凰甯轻笑了起来,“弱死的,灵气一天一天的在流失,等阶也一天一天的在减弱,你知道那种恐惧那种惊慌无措么?而那时空灵国正被其他四国联合攻打,恰巧宫中也发生了叛乱,我的祭司同时也是我的好姐妹,她背叛了我,她想要当女皇,可是她太低估了当初立下的誓忠咒,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我面前被誓忠咒反噬非常痛苦的死去了。”

“而那时我的等阶已经弱到了小小的黄阶初级,如果不是誓忠咒反噬的话我肯定会死在她的手下,可是这风波过去了四国的风波还在继续,我知道我早晚有一天肯定会灵气殆尽而死,所以当即便下了一个决定。”

“我召集了空灵国所有的高级结界师对还未被四国占领的城池设下了结界,从此空灵国无人能出外人也无人能进,但这代价也十分的大,参与设下结界的结界师全部灵气殆尽而亡,我虽是没有死在灵气殆尽之下但我死在了这场结界中,因为这血灵阵是用尽我的的鲜血设下的。”

“如果我的灵气没有一天一天流失的话,我的等阶没有一天一天减少的话,四国朕又何惧!又怎么会落到弃车保帅的下场。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让你去攻打四国报当年的仇,我只是在叙述我没有完全解开封印的后果。”

“后任,我们身上的封印来得实在是十分的蹊跷,当初我努力的去查阅过一些资料但只有一点头绪,我们的封印是在千年前凰皇凰战陨落后才出现的,你就往千年前的方向去查阅吧!虽然你的运气是倒霉了一些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完全解除封印的。”说完凰甯一脸笑容的抱过了炎不离的头,一手在她脑袋上使劲的蹭了起来。

凰战!炎不离深蹙起了眉头,挣脱了凰甯的魔爪,看着她道:“凰战究竟是陨落还是死翘翘了?”

听见炎不离的这话,凰甯一巴掌拍了下她的脑袋,“诶,你怎么这么笨,陨落当然就是死翘翘了啊!”

脑袋上一疼炎不离瞥着凰甯有种想拍回去的冲动,但终究是忍住了。眨了眨眼,有些疑惑,“你确定凰战真的是死了么?”那她在赤崛学院禁地里见到的银发男人又是谁?昨晚来找她让她变强的男人又是谁?

凰甯终于嗅出了一丝不对劲,问着,“怎么了?”

“我曾在南泗国的一座学院禁地里见到过自称是凰战的男人,昨日他还来找过我,让我变强别以后交手时输给他太难看丢了凰族的脸。”

“你确定对方是凰战?”

“他自己说的,我怎么知道他究竟是不是?”

凰甯皱眉,“莫非他当年与赫连洛在季鸾峰上大战三个月没有一起同归于尽?”

正疑惑着凰甯的身体渐渐的透明了起来,她一拍脑门,赶紧说道:“哎呀,后任啊!谁叫你来得这么晚,我死前留下的神识马上便要消失了,这事你就自个琢磨去吧!反正我也是死翘翘了,留下神识也只是想给你点东西,对你以后解除封印有帮助的,后任啊!你看我千辛万苦的留下神识又等得差点肝肠寸断,你一定不要忘……”

凰甯的话还没有说完人便是消失在了空中,只留下了一块金红色凤凰玉佩。

炎不离伸手拿过了空中漂浮着玉佩,心中一暖,勾了勾唇道:“凰甯,我的前任,谢谢你,放心吧!我不会忘记你的。”

话音一落一阵冷风吹来卷起了炎不离的发丝,打了个激灵,炎不离猛然惊醒了过来。

自己还躺在树干上,撑起了身炎不离皱了皱眉,刚才的只是一个梦么?正疑惑着,便瞧见了手上的凤凰玉佩,握紧了它炎不离一笑,翻身跳下了树,一个男人跪在了她身前。

24号考英语,22号要交论文,今天搞了一下午的论文才搞出了两百个字,英语还没有复习,作死啊!

昨天断更后面偶会补回来的,下个月偶绝对不会再三千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