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该来的终究是来了/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一袭黑色长衫,身材修长。一头乌黑的长发被发冠整齐的高高束在脑后,古铜色的面容上戴着一个半边的银色面具,幽深的黑眸平静中夹着一丝的恭敬,整个人瞧上去严谨肃穆,冷峻幽然。

炎不离狐疑的瞥着他,正要开口问他是谁?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凰影卫首领暮色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挑了下眉眼,炎不离疑惑着,“凰影卫首领?”

“是的皇上,凰影卫是先皇一手所创,我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皇上的安危听候皇上的差遣,”知道炎不离困惑暮色解释着。

凰甯创造的么?炎不离的眸子幽深了一下,勾了勾唇,瞥着暮色终究是保持着一丝的怀疑。她从不轻易相信人。

大步走近了暮色,炎不离站在他面前睨着他道:“你说的一切我皆不知,谁知道你会不会是谁派来意图对我不轨的?既然你说凰影卫是听候皇上的差遣,那我现在让你在我面前自杀。”

炎不离说完丢给了他一把匕首,白色的刀鞘雕刻着奇异的图案,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了点点的光芒。

看着地上的匕首,暮色怔愣了一下,抬眸瞥了炎不离一眼,一把抓起了地上的匕首。拔开刀鞘,手一转尖锐的刀尖狠狠的朝自己的心口处刺了去,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丁点的拖泥带水。速度快得就怕自己晚死了一刻。

就在刀尖刺穿了衣裳时一只短小带着一点婴儿肥的手拦了下来。对着他的手腕打了一下,匕首落在了她的手上。

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炎不离瞅着暮色勾了勾嘴角,“这是木头送给我的,我可不想让你将它染上血。”

他自己的速度他自己了解,但她竟然在他刺入之前出手拦下自己,这该是何等的精准。真不愧是皇上!暮色有些诧异的看着炎不离很快便敛去了情绪。

皇上流落在外他们凰影卫一天都没有停歇的寻找。从皇上被胥婳寻回的那一日他便收到了消息,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赶回了空灵国。躲在暗处观察了她好几天。

如今朝中的势力靖王府和祭司殿坐大。先皇的祭司曾就背叛过先皇,他不得不防这个皇上是不是胥婳找来的替身?但刚才看见她躺在树上与神树产生了共鸣,他确信了她是真的皇上!故才现了身。只不过看来她并不信任自己!不过也是,对于第一次见到人何来信任之说。

“暮色是吗?以后就跟在我身边时时刻刻的保护我吧!不过在这之前你先把面具摘下来我瞅瞅呢!总不能让我这个主子不知道属下的真实面容吧!若是以后被掉了包我找谁哭去,”明明是好奇却要说得这么的冠冕堂皇。炎不离盯着暮色闪烁着一双星星眼,就差没上前自个动手摘下他的脸上的面具。

暮色瞅着她这副‘猴急’的模样,嘴角抽了一下,随即眸色黯然了下来。“皇上,属下怕会吓到你。”

“不会不会,你尽管揭吧!”炎不离连忙说道。

看着她暮色抿了下唇,垂眸敛了敛睫毛,拿下了脸上的面具。面具之下的面容是一条宛若蜈蚣般狰狞的刀痕,从额头划过腮帮,生生的破坏了他英俊的脸庞。

只给炎不离看了一眼暮色便急忙的戴上了面具,说道:“吓到皇上了,但属下脸上的这个疤痕只有您知道,所以若是以后有人假冒属下皇上就凭这个来判定吧!”

听见暮色这番呆萌的话炎不离轻笑了起来,看着他眨了眨眼敛去了笑意,问道:“你这个疤痕是怎么来的?”

“训练时不小心被人划伤的,”暮色说得很浅止。

不小心?怕这根本就是故意为之的吧!炎不离的眸光闪烁了一下,瞥了他一眼向前走了去,“暮色,很帅很有男人味。”

暮色愣了一下,男人味他是理解了,但帅是何意?瞥着她的背影暮色赶紧起身跟了上去。

有了暮色后炎不离单调枯燥的日子生动有趣了起来。每天趴在龙床上吃着零嘴津津有味的看着暮色给她找来的男男小黄本,那副聚精会神恨不得是一头栽在书中的专注模样让站在一旁的的暮色嘴角狠抽了起来。

皇上这么重口味,以后还会喜欢男人么?以后也会不会一见到男人便让人搞断袖?想到这点暮色的脸色陡然一变,瞥着炎不离眼神警惕了起来,皇上,他虽然是丑了点但他喜欢的还是女人。

对于暮色的这个想法炎不离是不知道,也根本就没空去管他的这个想法。

而对于承诺花落会赏她一箩筐的黄瓜炎不离是一回宫便吩咐了下去,但没想到第二日花落竟然吃着黄瓜跑来谢恩了。看见炎不离手中拿着的小黄本她顿时惊悚了一脸,泥煤,她没想到皇上也看这类书籍。

心里正激动的升起一股惺惺相惜,相见恨晚的的感觉。炎不离翻着页漫不经心的说着,“花落啊,这小黄瓜可是宝哦!它即又可以做菜来吃又可以保养女人的肌肤,最重要的是它可以在你寂寞难耐无比空虚的时候帮你解决一切。嗯,天下如此之宝赏于你,你来谢我恩也是应该的。”

花落不解,暮色也不解,寝宫内的一众宫女太监也不解。纷纷疑惑的看着她,对于这一幕炎不离只是呵笑了一声,“花落啊,你们女人脸薄,这种事我就不好明说了,你自个回去好好的领悟一下吧!”

花落最终带着巨疑惑离开了寝宫。看着她的背影炎不离挑了下眉眼,猥琐的笑了起来。不知以后你领悟了过来会是怎样的反应?嗯,她绝对不是在介意你曾经想嫁给她爹当她娘的,她真的绝对不是介意你觊觎她爹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期间也有些人打着有事的名号想要见她,被她有事找胥婳这话给打发了去,而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这日,阳光明媚,炎不离躺在一间宫殿的琉璃瓦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看着小黄书。一旁站着冰蓝色衣袍的暮色,瞅着她这副优哉游哉完全没有把有人正打算谋朝篡位之事当回事的模样狠抽着眼角。皇上你要不要这么置之身外?好歹篡的也是你的皇位吧!有点紧张的反应行么?

遐想之间,远处的正午门传来了一阵喧闹,只见一批靖卫军势如破竹的闯了进来正与守门的侍卫打斗着,但很快便是秒杀了一众的侍卫。继续气势冲冲的往皇宫更深处前进。不止正午门,其他几个宫门口皆是如此。远处看过去一片浩浩汤汤。

暮色的眼神陡然冷却了下来。耳边传来了炎不离的声音,“暮色,两条恶狗咬在一起结局只会是两败俱伤,唉,逼宫篡位神马的真的是好讨厌,想想不久之前我还幸灾乐祸看了一场逼宫的戏码,那时高高挂起事不关己的感觉真是好啊!”

“不知皇上是在何处看的逼宫戏码?”暮色有着一丝的好奇。

挪开了挡住脸的小黄本,炎不离瞥着暮色呵呵一笑,“南泗国,我爹完胜,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女,所以我可不能输给了他,不然以后见面都没脸了,嗯,没脸了。”

炎不离说着又看起了小黄本,眼前却是一片朦胧。这些事仿佛还发生在昨日,可事实……

敛去了突然涌上来的伤感情绪,炎不离憋回了眸中的眼泪。呼了下鼻子,继续看起了眼前的小黄本。

喧闹声,喊打喊杀声依旧在从四面八方隐约的传来。灵气波动自刚才靖卫军闯进宫后便是没有消散过,如今是变得越来越汹涌了起来。虽是没有看见现场的状况如何?但能想象得到那必定是非常的激烈。

不知过了多久,在炎不离盖着小黄本正昏昏欲睡了起来,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单跪在了琉璃瓦上,“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见这道陌生的声音,炎不离拿下了脸上的小黄本,坐起了身瞥着他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起身吧!”

“谢皇上。”

那人谢恩完便站了起来。暮色眸光幽幽的瞥着他,问起了话,“询歼,怎样了?”

“祭司大人和靖王打得非常的激烈,靖王还派出一拨人在皇宫各处寻找皇上的身影,有一些已经被我们暗中给解决了。”

“靖王就这么想见我?那我就去见见他吧!他们在哪打架呢?带路,”炎不离站了起来,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说道,奶声奶气的声音夹带着一丝慵懒。

询歼应了一声,便已是听命的带起了路。

炎不离抬脚便要跟上去,突然顿住了动作,将手中的小黄本丢给了暮色,“我看完了,暮色,你记得给我买新的来,”说着瞥着询歼的身影跟了上去。

无语的接住了小黄本,暮色叹息了一口气,唉,去了这么多次他哪还有什么形象可讲的?将小黄本揣进了怀中,暮色提脚追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