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灵琼殿前,一片狼藉,一片混乱。地上青石板上血迹斑斑,不知是躺了多少的人?

祭司殿和靖王府的双方人马还在不停的血拼。胥婳和葵义靖已经是对上了,二人激烈的交着手。强悍的灵气波动自他们周围散开而来。众人也自知之明的纷纷远离着他们,躲到一旁打斗去了。

跟着询歼慢腾腾来到现场的炎不离并没有加入在那混战中。而是被暮色抱在怀中,躲在暗处偷偷摸摸的看着眼前的打斗。

把玩着暮色的发丝,炎不离突然哟了一声,“靖王也是紫阶啊!啧啧,跟胥婳是棋逢对手嘛!这场狗咬狗是场精彩的战斗,”说着炎不离摸了摸干扁扁的肚子,抬眼看着暮色眨了眨眼,“暮色。”

听见炎不离在叫他,暮色收回了殿前的视线,敛眼看向了她,一脸郑重的等待着她的吩咐。皇上终于是要有事要交代他了么?放心吧皇上,属下定当不负使命,将叛乱的叛贼全数歼灭。

“我肚子饿了。”

暮色愣了一下,脸上憋屈了起来。看着炎不离抿了抿唇,“皇上,属下的储物空间有几个大饼或者属下带皇上去御膳房吧!”

炎不离豪迈的挥了挥手,说道:“就你的几个大饼给我吧!”

听见她这话,暮色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了大饼,刚好三个。炎不离顺手递了两个给他们,暮色和询歼互看了一眼,很想说不要,但又怕拂了皇上的这份心意恼了她,只好无奈的接了过来。

打斗依旧激烈着,是只增不减。空中各种灵气攻击你来我往或者又是各种元素化形呼啸而过。

“砰”的一声巨响,一旁的空琼殿终于是遭到了祸害,上翘的屋檐角坍塌了好大半。看着这一幕吃着大饼的炎不离脸色顿时黑了下来。泥煤,破坏了不要钱修么?一群败家子!

就在炎不离还在心疼这是一笔钱后,只见葵义靖举起一把熊熊烈火的巨剑劈向了前面的胥婳,被他一个闪身躲了过去,火剑汹汹的劈上了空琼殿。

又是一声巨响,空琼殿轰然坍塌,狼藉的只留下了稀疏还未完全塌下去的墙壁。地上火红的火焰还跳动在一些木柱横梁上,那被龙飞凤舞写着空琼殿的匾额更是熊熊的燃烧着。此时一片残缺不堪的空琼殿哪还有之前的威严大气之范。

卧槽!看着完全毁去的空琼殿,炎不离终于是忍无可忍了。本来就是五国中最穷的国家,现在居然敢毁她的一座宫殿!泥煤,你当自己是土豪啊!

挣开了暮色的怀抱,炎不离火大的将手中未吃完的大饼狠狠的砸向了正与胥婳对峙的葵义靖。

脑袋突然一疼,葵义靖大惊,他太大意了。条件反射的朝着一旁看了去,只见一个身着明黄色衣袍,稚嫩清隽的面容上覆着一层怒意的小孩大步的走了来。奶声奶气的声音还骂骂咧咧着,“奶奶的,逼宫就逼宫,非要去毁了这么一座高上大的宫殿,泥煤的,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国家就只剩下这些个宫殿能拿得出手了,丫的……”

炎不离还想继续骂着,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住了脚步,瞥着不远处的葵义靖大声问着,“你很有钱么?是不是土豪?”

暮色和询歼急匆匆的跟上了她,听见她这么问,暮色下意识的回答了起来:“靖王府中的钱比国库的还多。”

顿时还在火大的炎不离敛去了怒意,生气的小脸上笑容灿烂,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形,呵呵着,“原来是土豪啊!这我就放心了。”

看着突然出现的炎不离,打斗的众人停下了动作,呆愣的瞅着她,听说皇上还是个小孩子呢?会是她么?

见到炎不离,胥婳轻皱了下眉,皇上怎么来了?说了让她别参与进来,他可以解决的。

本来还在疑惑她是不是皇上的葵义靖在瞥见胥婳的表情后,肯定了下来。睨着她勾了勾唇,蓦地朝她袭了去,速度快得只在眨眼间。

“皇上,”胥婳大惊,脚下一动也朝着炎不离奔了去。

看着袭上炎不离的葵义靖,暮色和询歼一惊,便要护在炎不离的身前拦下他。却见她一个闪疾躲过了葵义靖的魔爪,绕到了他的身后。金红色的火焰蓦然一出,将她笼罩在了里面。

在炎不离躲过的那一刻葵义靖已是跟上了她,此时正面对面的瞅着她。感受到她的等阶葵义靖哼哧了一声,原来只是青阶高级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葵义靖的心中不免生出了轻视之意。

双手聚起了火元素,然而在那金色的火焰下,他的火焰显得有些怯弱,不停的闪动着。葵义靖睨着炎不离的眼眸闪了闪,不愧是凤凰的异火!

胥婳已是赶到了炎不离的身旁,瞥着对炎不离起了杀意的葵义靖灵气大开。顿时众人感觉到了一股磅礴的威压袭来,压得自己十分的难受。

瞥着胥婳,葵义靖哼哧了一声,骤然身上的灵气也大开。与此,几个身着一袭青衣的男子也来的他身旁,双手一同的结起了结界印。

胥婳瞳孔微缩,中级结界师,在风云大陆上也是高手的存在了。葵义靖居然还留着这样的后手,他怕是等着就是皇上的出现吧!

结界师不止可以对他人设下结界也可以用结界来抵御攻击。但显然此时这些个结界师是想对他们设结界。必须要在他们未设下结界之前杀了他们,这么想着,胥婳心神一动,朝着他们发起了元素攻击。

一男子从结印中抽了出来,快速的又结了个印,一道晕晕涟漪的光墙挡下了胥婳的攻击。紧接着一束白光在地上朝着他迅疾的袭了去。

胥婳想躲已是来不及,一个圆形的光圈快一步将他笼罩在了其中。

是困笼结界!

“胥婳,”与别人打斗的玖涟见他中了结界,连忙叫出了声,手上拉弓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了起来。

见着胥婳已经被困住,葵义靖嘿笑了两声。加重了手上的火元素,没一会儿一条火龙从他手上奔腾而出,威严的飞在了空中,便是凶猛的朝着炎不离袭了去。

困笼结界中的胥婳看着朝炎不离袭去的火龙,心中慌乱了起来。就算她拥有凤凰的异火可是体内的元素是跟着等阶强弱的,葵义靖这紫阶强者的元素火龙攻击是不容小觑的。

胥婳加重了手上攻击着这个困住他的光圈,嘴上着急的念叨了起来,“破,赶紧给我破。”

看着这条火龙暮色和询歼也是一惊,想要冲上去护住他被人给拦了下来。一时之间炎不离孤立无援。

炎不离也明白自己的元素化龙肯定是打赢不了这条火龙的,瞥着葵义靖眯了眯眼,炎不离忽然笑开了,摸上了左腕上的七灵镯。

炎倾是蓝阶巅峰,虽是不能打赢这条龙但好歹也能是拖一些时间,而这被拖延的这段时间只要杀了这葵义靖便行了。

与七灵镯建起了联系,炎不离高举起了左手,一条冰龙寒气逼人的从七灵镯内直冲云霄。停留在空中,冰龙高扬着了下龙头便是对着火龙迎了上去,一冰一火二龙顿时在空中交战了起来。

瞥着那条冰龙葵义靖冷哼,根本就不是他火龙的对手。此时的他太小看炎不离了,竟然是没注意到这条冰龙不是出自她体中的元素。

元素化形是非常消耗灵气师的灵气,虽是还能与人战斗但灵气不足灵气师的实力便是弱了很多。这样一来炎不离是拉下了不少葵义靖的实力。

手上运着火团炎不离脚下一蹬便朝着葵义靖奔了去。火焰在他脚下爆炸了开来,葵义靖连忙运起了灵气抵御了起来。没有见到想象之中的金色火焰,反而是一阵让人看不清的烟雾,葵义靖皱眉警惕了起来,手上也不停的用灵气散开这烟雾,然而就在这时背上一重,脖颈上传来了冰凉的触感。

葵义靖当下大惊,他非常明白这冰凉的感觉是来自什么?想要动手打向这挂在自个背上的炎不离他却惊悚的发现自己的四肢被麻痹住了,烟雾中有毒!

“卑鄙,有种光明正大的打,”不知该怎么发泄这被人坑了的心情?葵义靖愤愤的咬牙切齿了起来。

“呵呵,”一阵犹如轻拂过湖面的笑声荡开了来,“只要能杀人何须在乎卑鄙光明正大的手段,还跟你打!不好意思,我从开始就只想杀了你。”

眸光冷凛,话音一落,锋利的匕首已是狠狠的划开了葵义靖的脖颈,鲜血霎时喷涌而出。

葵义靖只来得及呜咽了一声便是双目瞪大死不瞑目的断气了过去,身子无力的倒向了地上,炎不离从他背上跳了下来。

恰巧烟雾也在这时晕散清了,众人只见葵义靖衣衫染血的身子倒在地上,脖颈处还在潺潺流着血。与此天上与冰龙战斗的火龙也消逝在了空中。

看着这一幕众人大骇,皇上竟然杀死了靖王爷!

破了困笼结界的胥婳看着这一幕也惊了一下,有些怔愣的看着她便见她踩上了葵义靖的尸体上,朗声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奶声奶气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冰冷,却也是霸气十足。

清眸闪烁了一下,胥婳勾唇笑开了来,瞥着葵义靖的人冷声道:“降着不杀。”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如今王一死那必定是军心大乱!而且之前还有他们的这个王来对付胥婳这个紫阶强者,如今王没了他们拿什么抵抗紫阶强者,那还不是一招被秒杀的结局。他们已经大势去了。

一众葵义靖的人和靖卫军深深的明白这点,看着炎不离和胥婳无力的丢下了手中的武器或者收敛起了自身的灵气,他们降!

见着失去战斗意识的他们,祭司殿的人和皇宫禁军迅速将他们拿下了。一场谋朝篡位的逼宫在此时落下了帷幕,又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