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传承祭典/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葵义靖大败,靖王府以及他的爪牙全被打入了天空,禁军也带人重重包围各个府邸抄了家,没收了钱物价值两百万金币。两百万金币对于空灵国来说是笔不少的收入了。跟着禁军一起抄家的炎不离当下是笑得合不拢嘴,一个劲的抚摸着金银珠宝猥琐的傻笑着,看得一旁的胥婳和询歼嘴角抽搐不已。皇上要不要这么一副财迷样!真心丢脸有木有?

其实这还不算什么,令他们最无语的是她猥琐的摸着珠宝就差没流下哈喇子的模样贼笑道:“以后该多是鼓励他们叛变,然后我就有理由借机搜刮他们的钱物了,咩哈哈……”

不止他们二人头挂黑线,听到她这话的禁军也是满脸黑线,无语的抽搐着嘴角。

皇上,你能别为了钱就这么无耻么?鼓励别人叛变伤人又伤财啊!你之前不是还一个劲愤愤不平的念叨把你的空琼殿给你毁了么?

逼宫的余韵还未完全消散,炎不离登基的日子到来了。这天举国同庆,空灵国首都的老百姓天还未亮的就等候在了街上,就为了待会皇上巡游能一睹她的皇颜。

此时凤凰宫,宫女太监们里里外外的一片嘈杂忙碌着。

看着龙床上还在呼呼大睡怎么也叫不醒的炎不离,凤凰宫领事的宫女佰椛急的大汗淋漓,马上便要去神树下举行传承的祭典了,皇上就这么睡着不起来哪能行啊!

一旁服侍更衣的宫女们也是一个劲的焦急,“佰椛,祭典马上就要开始了,皇上这不起床耽误了吉时可咋办?”

佰椛瞥了说话的韶华一眼,咬了咬牙,轻剁了下脚,当机立断道:“皇袍给拿起来,我强行给皇上穿上,待会皇上怪罪下来我一力承担。”

说着佰椛就上前俯身抱起了窝在被褥里蜷缩成一团的炎不离,小小的身子软软热热的,有着一股奶香味。抱着她佰椛心跳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她居然抱了当今皇上,好紧张她好紧张!

离开了温暖的被窝空中带来了一丝凉意,炎不离皱了皱眉,嘤咛了一声,身子下意识的往佰椛身上蹭。

短小的手臂抱住了佰椛的脖颈,炎不离以为是炎倾在这样给她穿着衣裳,嘟哝着,“爹啊,有点冷,让我再睡一会就一小会儿。”

没有听到想象之中淡然的声音,反而是一道轻柔的女声,“皇上,祭典马上便要开始了,是奴婢逾越了。”

佰椛说着动作谨慎的给她穿着皇袍,炎不离也被这道似是熟悉又似是陌生的声音给惊喜了,睁开了眼睛,瞅着眼前这张总是叫她起床的容颜顿时是明白怎么回事了。乖巧的窝在她怀中任她给自己穿衣裳,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问着,“什么时辰了?”

瞥着炎不离并没有要怪罪自己的模样,佰椛在心里悄悄的松了口气,“回皇上,已经卯时一刻了。”

才五点过就把她给叫醒了!瞅了眼窗外还未亮的天炎不离抽了下嘴角,这女人是叫她起床是叫得越来越早了。

“这么早叫我起来干嘛,回去回去,你们全都给我回去睡觉,我也去睡觉了,真是,以后不准这么早叫我起床,”炎不离说着就要挣开佰椛的怀抱往床上去。

佰椛赶紧抱紧了她,“皇上,今天是你登基的日子啊!待会还要去神树下传承祭典的。”

动作顿住了,炎不离一愣,瞅着她眨了眨眼,“啊,今天就是我登基的日子啊!唉,真麻烦,”早知道她昨晚就不看小黄本看到丑时了,才睡了一个多时辰真心很困啊!

神树殿站了不少祭司殿的人。看着钟盘上的时辰,胥婳皱起了眉头,马上就到时间了皇上怎么还没有来,又赖床了么?刚才还是该抽空去一趟凤凰宫的。

招来了一太监正要附语让他去看看皇上怎样了?一道尖细喑哑的声音自大殿外传来,“皇上驾到。”

随着话落,炎不离小小的身影迈了进来,脸上困倦的不停打着呵欠。

看着她这样胥婳有些头疼,昨晚他还特意去嘱咐她今儿是她登基的大日子,让她别玩得太晚了,看来是没把他的话给听进去。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跪下行礼着,齐声的声音大得打破了清晨寂静的皇宫。

“起来吧起来吧,”炎不离瞥着他们招呼着,往胥婳走了去,“登基神马的快点开始吧!我困死了。”

胥婳看着她敛了敛眼,和煦的声音状似漫不经心的质问着,“皇上昨晚很晚睡?”

炎不离也想起他昨晚对自己说的话,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登基嘛!难免有点小激动,所以就给失眠了,”说完炎不离又觉得有些不对劲,睨着胥婳冷哼了一声,“我是皇上,干嘛要向你解释,以后不准问了,问了也不跟你说。”

见着炎不离有些愤愤不平的可爱模样,胥婳轻笑了一声,清眸中闪烁着一丝宠溺,“皇上去神树那吧!长老们已经在那等候多时了。”

神树下的传承祭典除了祭司殿的长老和大祭司其他人是不能观看的。只能是在一旁的偏殿等候。

神树依旧是高耸入云的模样,唯一不同的是它此时正泛着红色的光芒,一片苍翠欲滴的枝叶上丝丝涟漪的红光遁入了空中,随即便是消逝不在。而庞大的树根下显示着一个圆形的红色契约纹,围着神树东西南北四角盘坐着四位虚影的老人,看见炎不离颌了颌首。

“老夫们参见皇上。”

“四大长老在闭关,这是四大长老在闭关之前留在神树下的神识,皇上快去神树下坐着吧!那是这个传承阵的阵眼。”

其实不用胥婳说炎不离心中已是感到了一股召唤,对着胥婳点了点头,炎不离走去神树下盘坐了起来,顿时困倦的睡意消失殆尽,只觉得是一阵洗净人世间所有脏乱繁华的脱胎换骨般,那样的让人舒畅,那样的让人感到惬意与放松。

在炎不离走过去坐下后,胥婳也在南北中央之间坐了下来,对着四大长老点了点头,五人皆动,手上做起了一个手印,灵气涌出,自身下的传承阵走向了阵眼的炎不离。

灵气涌动在阵眼处,霎时一股金红色的光芒升腾而起将炎不离笼罩在其中。在光圈之下炎不离的身子不禁腾空了起来,这时光芒陡然散开,呈着螺旋状的进入了炎不离的身子。

眼前的景色陡然大变,炎不离看见了凰甯传承时的场面,继而一闪而过又是一个孩童传承时的场面,一个一个又一个的凤凰传承者场景在她眼前一一闪过,不知是看了多少人?蓦地场景一变,一只金红色的凤凰从熊熊烈火中翱翔而出。

丰满的羽翼依旧燃着汹汹的火焰,头顶上的三根金黄色的翎毛翘立又略微的弯曲,灿烂的火红色尾羽划过天际,留下了一串火焰星子。狭长的凤眸燃着一丝火焰,带着重获新生的霸气,睥睨万物苍生般的倨傲。

绚丽夺目染红了整个天空。如此完美的形态,如此天生的上位者霸气,凤凰当之无愧是百鸟之王。

挥动着羽翼凤凰在天空飞翔了一圈,一阵火光猛然乍现,似乎是要点燃整个天空。

金红色的火焰缭绕闪动着,突然火焰之中出现了一个身影。一只绣着凤凰的金红色鞋靴从火焰之中跨了出来,紧接着一个身着大红肚兜,粉雕玉琢的小孩从火中走了出来。一头大红色刺毛的短发,红得似血般艳丽的双眸闪烁着星光。此时正挑着眼的睨着炎不离。

站在了她面前,化成人形的凤凰抱起莲藕般的双手,那张稚嫩的小脸上不可一世,“你就是这代吾族的血脉传承者,切,原来是个小屁孩。”

说着不耐的瞥着炎不离,挥了挥手,“算了算了,你也有传承印了本小王就勉勉强强接受你吧!不过你可给本小王听好了,以后乖乖听本小王的话,不然本小王一个火焰团子将你烧成灰烬。”

不知何时炎不离也站在了天空之中,看着眼前嚣张得不能再嚣张的小屁孩错愕的呆呆眨了眨眼,随即回过了神,一股不爽油然而生。

“卧槽,一个比我还矮的小屁孩敢跟我嚣张!找抽是吧!”瞥着眼前的凤凰,炎不离呵笑了一声。

听见她这话凤凰也火了,鼓圆了火红的双眼瞪着她有着一丝不可置信,短小的手指指着炎不离大声着,“你这大胆的人类居然敢跟本小王凶,还从来没有谁敢跟本小王凶的。”

“不止跟你凶老子还打你,”说着炎不离就是朝着他扑了上去便是铺天盖地的暴打。对于不听话的小屁孩炎不离向来就是以暴制暴,这眼前的小屁孩一看就知道平时是被宠坏了,哼,管他是谁,敢跟她横照打不误。

天空之中一时之间只能听见嗷嗷的惨叫声以及奶声奶气的哭喊声,“呜呜,你这个狂妄的人类你敢打本小王,你根本就不配做吾族的血脉传承者,呜呜,本小王要回涅槃境地,呜哇,父王母后,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