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新皇上任几把火/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耳边那一声一声的哭喊声,炎不离收回了手,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趴在空中的小凤凰,鄙视着,“还敢跟我横么?你个比我矮的小屁孩。”

他不就是比她矮了那么一点点,这能成不可以跟她横的理由么?小凤凰闪烁着一双泪眼朦胧的红眸恶狠狠的瞪着炎不离。一骨碌的从空中站了起来,指着她怒道:“哼,你给本小王等着,本小王的父王母后马上就来了,本小王看你到时还敢不敢跟本小王横。”

小凤凰的话音刚落,空中又是一阵火焰乍现,一男一女缓缓的走了来。

瞥着他们小凤凰得瑟了起来,冲着炎不离冷哼了一声,屁颠屁颠的跑向了一袭身着金丽辉煌衣衫的女人前面,“母后母后,这个大胆的人类她打我,你看你看我脸上都淤青了,呜呜,好疼好疼。”

女人看了过去,白皙的小脸上哪有淤青,无奈的勾唇笑了一下,弯腰抱起了她,“王儿是你又调皮了吧!”

“没有没有,母后我这次真的没有,”小凤凰嘟起了他小小的红唇,小脸上有丝不满。

看着眼前的这一对男女炎不离皱了皱眉,他们是谁啊?为什么她的这次传承跟以往的不一样?

抱着一脸不爽的小凤凰站在了炎不离的面前,二人笑了笑,霎时之间万物失了光辉。

男帅女美,真他妈的登对!炎不离忍不住在心里大吼了一声。

“你是这次吾族的血脉传承者吧!你好,我是磐靳,旁边这位是我妻子磐尯,这是犬子磐七,他生性顽劣了一点,刚才多有得罪还请你多多担待。”

炎不离瞥着这男人皱眉,“不是,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啊?”

磐靳笑了笑,“我们不是人,是凤凰。”

凤凰?炎不离疑惑,“不是只有天兽才能化成人形么?”

“是的,本该是只有天兽才能化成人形,但吾族在一个机缘之下得到了一个秘方可以修炼成人形,只不过吾族人不准私自出入涅槃境地,所以世人才不知道罢了。”

“吾族的血脉传承者这一千年来究竟发生何事了?为何涅槃境地与你们建立起的传送地带被封印了?我们花了上千年的时间才终于在封印上开了一道口子,这算什么事?难道你们传承者不想承认跟吾族的契约了么?”

“而且这代的传承者怎么会是个小孩?”磐尯不解的说道。

“我想这一千年来不是他们不想承认跟你们的契约,而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你们的存在。”

磐靳皱眉,“什么意思?此话如何说?”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自个也是在云里雾里的,我唯一清楚知道的一点就是这千年来的传承者都被人封印了,以至于你们现在看见我这般孩童的模样。”

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跟凰战有关么?炎不离在心里思虑了起来。

听到她这话磐靳和磐尯皱眉互看了一眼,究竟是发生何事了?

“父王母后,”被忽视已久的磐七委屈的瞅着他们突然不满了起来,紧紧的搂住了磐尯的脖颈,“我要回涅槃境地,我不要在这,我不要跟在这个小屁孩身边。”

炎不离睨着他哼哧了一声,“不跟就不跟,我还不稀罕一个小屁孩跟在我身边呢!碍手碍脚的。”

“你说什么?你这愚蠢的人类!”磐七叉腰,瞪圆了眼睛,一脸气鼓鼓了起来,“你非不要本小王跟在你身边,本小王偏要,父王母后我不回去了,我就要跟在这个小屁孩身边碍手碍脚烦死她。”

磐靳和磐尯看着磐七赌气的模样不禁失笑了起来,王儿啊!你真是笨啊笨,明显她就是在激你嘛!

“切,我才不要,自己打哪来回哪去,”炎不离瞥着磐七拒绝着,不耐的招了招手。

磐七这下是彻底怒了,挣脱了磐尯的怀抱,站在了炎不离的身前突然伸手紧紧的抱住了炎不离的脑袋,踮脚吧唧一声吻上了她的红唇,随即得瑟磨牙霍霍着,“你已经印下了本小王的印记,去哪本小王都能找得到你,休想逃离本小王的手心。”

炎不离怔愣的摸上了磐七亲过的红唇,呆呆的眨了眨眼,她被人非礼了!回过了神瞅着得瑟不已的磐七,炎不离一巴掌就给狠狠的招呼了去,“丫的,你个小屁孩居然敢非礼我,你丫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磐七被炎不离一巴掌就给趴在了空中,痛呼了一声便见炎不离要向自己冲来,顿时哇哇大叫起了父王母后。

看着磐七刚才大胆的一幕,磐靳和磐尯也是吓了一跳。磐尯上前抱起了磐七,磐靳赶紧上前拦下了一副你死定了的炎不离,“这代,你冷静冷静,小儿不懂事,冷静冷静。”

“呜呜,母后,我就说了这女人她打我,呜呜,”捂着被煽疼的小脸,磐七委屈着。

磐尯摸了摸他的头,“王儿啊!在人类中男人是不可随便亲女孩的,你记住了啊!”

“呜呜,母后,为何?我就经常看见你和父王这样的,”磐七闪烁着泪眼,不解的问着。

磐尯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咳,以后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磐七最终还是留在了炎不离的身边,看着磐靳和磐尯消失在空中的身影,炎不离掂了掂手中的一颗凤凰火丹,勾唇猥琐的笑了起来。

转眼瞥向了一旁本在不舍的自己父母却在看见她看过来时又恢复了不可一世的模样的磐七,心情大好的一把勾过了他,“走了小七。”

意识回笼了过来,漂浮在神树下的炎不离睁开了眼睛,随即稳稳的落在了地上。磐七并没有跟在她身边,被她一脚踹去了契约空间。待会祭典完她还要去登基,哪能带上他,照他那性子止不定给她出什么乱子。

接受完真正的传承,炎不离额上的凤凰印颜色越加的深了起来。等阶也从青阶高级直接提升到了蓝阶高级。

传承阵也消逝在了地上,胥婳睁眼看着炎不离赶紧迎了上去,笑道:“恭喜皇上完成传承。”

金碧辉煌的大殿上早已整齐的站了一众文武百官。炎不离一袭明黄色皇袍,头戴皇冠身后跟着一干宫女太监从一旁威武的走来,瞥着底下的众人霸气的坐在了皇椅上。

见着她众人跪下行礼了起来,“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

“谢皇上。”

众人一站起来,炎不离便说道:“前两天靖王葵义靖谋反大家都知道吧!”

虽然是奶声奶气的声音但却透着无尽的霸气,听见她这话之前与葵义靖来往颇深的人心惊了起来,皇上是要跟他们算账么?

“这么大事朕看大家也是知道了,既然这样朕就明说了,空琼殿让他给毁了但如今他人已死也找不了他赔偿,大家说这修葺空琼殿之事可是要咋整呢?”

噗,众人嘴抽,皇上你之前不是抄了他家么?听说都被翻了个底朝天连茅厕都没有放过!这么些年他们孝敬靖王的也不少,这修葺空琼殿的钱怕还是有吧!皇上这是变着相的找他们要钱啊!

这话众人也只是在心里腹诽着哪敢当面说出来,但还是有人不怕死的说了出来,“皇上,你不是抄了靖王的家么?修葺空琼殿的钱应该是够了吧!”

顿时大殿上响起一阵抽气声,泥煤,平时还没看出来这林大人的胆子还真大。

看着那身形消瘦,一身蓝色官袍的男子,炎不离不怒反笑,从龙椅上跳下站在了地上,睨着他道:“哦,你的意思是朕该拿这笔钱来修葺空琼殿,也行啊!反正如今国库空虚朕还想拿这笔钱来养着你们,得,既然这样,以后你们的俸禄就不用发了!为国家为天下老百姓做事本就该不求回报的,既然为官朕想大家必定是有着这个信念,唉,大家真是好人啊!朕替天下老百姓为大家以后的义举谢谢大家了。”

泥煤,不发俸禄以后他们吃什么啊?而且不是还要倒贴!皇上这招丫的可真狠!可真是骑虎难下啊!

站在百官之首的胥婳听到这话皱了皱眉,瞥着炎不离清眸中闪过一丝不解,她这是逼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啊!可是看着她那一脸自信的模样,胥婳坚定她有自己的想法,冷着眼的看着局势的变化。

“皇上,你这不是逼着我们拿钱。”一个身材彪悍魁梧的武将站了出来,脸上愤愤不平。

炎不离挑眼的看着他,勾唇笑了笑,“逼的就是你们,如何?”

“皇上你这样做跟土匪强盗有什么区别,你这样如何能治得了空灵国,皇上还是该趁年纪小好好的学习一番,”武将还是一脸的不服,一个小孩来当皇上,如今还硬逼着他们拿钱,他丫的能服个屁。

他不知道,炎不离根本就没打算让众人服,一个新皇登基而且还是个小孩众人心里怎么会没有想法,一开始便处理不当久而久之那自然是会出现更大芥蒂,她如果不采取点强硬的手段以后又怎么会让他们听话。

“朕就是土匪强盗,你能奈朕如何?”炎不离的话音刚落,手上运起火焰直接打向了武将,顿时只听武将啊的一声惨叫,紧接着整个人断气在了火焰中。

焦黑的尸体冒着青烟的就大喇喇的躺在了大殿上,看着他众人当下一惊。纷纷僵住了身子,沉默不语,就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惹恼了皇上也招来了这样的下场。

炎不离也并没有胡乱的烧人,文武百官的情况她早就让暮色一一的给她列了出来,早就摸了底朝天。

这武将之前是支持葵义靖的,只是他刚好带兵出城支援湘兰城的洪灾才没有参与到葵义靖这叛乱的队伍里面来,正瞅着没机会办他,今儿到是自个撞枪口上来了。那就别怪她手下不留情了。

满意的看着这下马威震慑的场面,炎不离扬了扬脸,挑眼的看着他们,“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们说新皇上任得烧几把火?”

“朕告诉你们,朕只是在给你们说可不是在跟你们商量,你们对朕仁义朕自然也是对你们仁义,若是对朕有什么心怀不轨的朕劝你们趁早收了这个心,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钱,究竟是出还是不出?”

出出出,他们能不出么?皇上你不是都承认你是土匪强盗了么?文武百官心有不满也只能是往肚子里咽,谁让人家一出手便是烧死个人来给他们下马威。

反抗?反你妹啊!且不说皇上已经是凤凰血脉的传承者了,就她身后的祭司殿的力量有谁敢不服她!

“皇上,臣愿意出钱修葺空琼殿。”一人跨出了列队,躬手道。

“臣也愿意。”

“臣也愿意。”

……

一人开了头自然是一片人跟着的附和,炎不离满意的笑了笑,“众位爱卿真是有心了,朕深感宽心啊!你们放心这次修葺空琼殿出的钱朕会让人给仔仔细细的给记下来,是不会忘了你们的好的。”

泥煤,明明就是自个逼着他们出钱的,无耻有没有?还要让人仔仔细细的给记下来,钱少了可真不行。众人真想一口血喷死她,皇上你敢再假再坑一点么?

哪还管得了他们的情绪,反正炎不离此时是高兴死了,省钱了省钱了,省下了一笔钱了,真是不当家不知道这柴米油盐的贵重啊!作为皇上她更应该有多精打细算就再精打细算一些,吼吼!

只是却苦了她底下的一众文武百官,摊上她这么个皇上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