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蓬莱山/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乌飞兔走,岁月如流,已是四年后。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是足够能发生一些大事。

北苍国苍孤煜登基以及夜阑国夜如墨弑父登基是引起了一阵热议。一个光明正大,一个心狠手辣,又怎么能不让人对比一番。

然而热议最大的还是闭关政策三百多年的空灵国突然在两年前向外开放并且派遣了使者访问了四国,当下风云大陆上是一片震惊。听说这空灵国的当今圣上是女帝且还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但是空灵国上下无不一人不服她。还听说若是在空灵国说了女帝的坏话不止会遭人群殴还会被所有人鄙视和排挤。

这一信息据说是在空灵国刚开放不久便有一名商人带着轻视的心态去空灵国建立经商的路线,在客栈喝了点酒就说出了心里话,“一个奶娃子当皇帝早晚是下台的命。”据说那天这名商人以及他手下是被人狠狠的殴打了一夜,待天亮时已是半死不活,想要去找医馆医治却是没有一间医馆肯医治他们,最后还是官府出面给了点药便让人将他们给丢出了空灵国。

此举不难看出空灵国女帝在空灵国民间是占了多大的分量。如此民心向她的女帝谁还敢小瞧了她。

月夜之下,凉风呼啸。一只金红色的凤凰和一只黑色的鹰兽疾驰在了山间的夜空之中,突然地下传来了一声暴喝。

“来者何人?此处蓬莱山,请出示出入玉牌,若是误闯者就快快离去,不然休怪吾等不客气。”

一行四五个服饰简单的男人举剑向着迎面而来的空中凤凰,一人面目肃然的冷声道。

“蓬莱山,呵呵,”空中传出了一道洋洋盈耳的声音,只见凤凰之上站着一个身着黑色衣袍的女子,纤细的腰上束着白玉带更显得她细腰不盈一握,乌黑的青丝随意的用着一根发带松松散散的挽着,在夜风之中轻微舞动。

银白色月光的照耀下那张绝美容颜泛着淡淡的光辉,一双朱唇语笑嫣然,黝黑的双眸似水带着凛人的冰冷,仿佛能看透一切。她就静静的站着,犹如黑夜之中绽放的罂粟,妖娆魅惑人心。

纤细白皙的手指抚了抚垂落在耳边的发丝,细长的眉眼挑了挑,眸光流转,居高临下的轻声细语的问了起来,“你们可知这四年赫连倾尽过得如何?”

听到她这话一行人的脸色略微的变了一下,领头的人瞥着她轻笑了一声,冷声道:“不知。”

“不知么?”清脆的声音陡然冷了下来,睨着他们的眸中迸发着寒光,“那就别挡道。”

她的话音刚落,一旁鹰兽身上的一袭青色衣衫的男子会意的跳在了地上便是运起灵气对着他们迎了上去。

见着他攻击了上来,一行人目色一冷,纷纷也朝着他动起了手。竟敢在他们蓬莱山的地盘上动手真是胆大包天,不要命了。

寂静的黑夜里陡然之间热闹了起来,空中灵气涌动,各种攻击你来我往。却是不消片刻一行人便被男子打趴在了地上。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领头的人踉跄的站起身看着他们怒喝的问了起来。

“敢在蓬莱山放肆,你们等着,”一人又是怒道。

女子慵懒的双手抱臂,噙笑的瞥着他们,答非所问道:“赫连倾尽这四年究竟过得好不好?”又问了一句但随即自个又呵呵道:“唉,算了,一群看门狗又怎么会知道呢?还是自个闯上去瞅瞅吧?”

说着她五指纤纤的手上陡然出现了一团金色的火焰,眸光一凌便是对着一行人打了去,顿时只见地上火焰连天。

一行人已是烧得衣衫尽毁,浑身漆黑的躺在地上喘息着,身子在夜风中瑟瑟发抖了起来,好精纯好强悍的火元素。

睨了地上半死不活的一行人一眼,暮色脚下一蹬,运起灵气便重新跳上了鹰兽的身上。随即空中只留下了一串金红色的虚影二人便已是消失在了空中。

瞥着二人消失在空中的身影,一人手颤颤巍巍的摸着掉落在地上的传音玉牌,拿起在嘴边虚弱的报告了起来,“有,有人擅闯,蓬莱山,是来找少主的。”

蓬莱山上灵气充裕缭绕在了山间,倒真是个修炼的好地方,难怪赫连一族会在这落地。

瞥着山下的迅速变换的景色炎不离勾着嘴角,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随即抬眼看向了夜空中皎洁的弯月,嘴角的笑意更深,爹啊,我来了。

蓬莱山深处坐落着一栋又一栋的房屋,紧紧相连呈一个正方形,竟是不亚于山下的城镇。

深夜自是人静时分,却是突然暴起了响彻天际的震响声,霎时是惊醒了一众睡梦中的人,怎么了怎么了?地震了么?

金碧辉煌,奢华大气的族长府,炎不离伫立在了空中,瞥着地下一众刀剑相向或是灵气汹涌,一副严肃敌对的人,炎不离敛了敛眼,笑了笑。

“你们放心我不是来找茬的,没必要这么如临大敌,做人啊和善一些好。”

听到这话,众人看着站在一只火红色鸟上的炎不离脸色变了一下,哼,还说不是来找茬的,那山间的结界尽毁是谁干的?守在山间的人被烧得衣物片甲不留,漆黑的躺在地上虚弱的喘息着是谁干的?别说不是你们,他们打死都不信。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擅闯蓬莱山意欲为何?”一身着青白相间衣裳的男人上前一步质问起了炎不离,身体挺立,面容染上了一抹怒色,貌似是这一众人的头头。

炎不离睥睨着他打了个哈欠,“让赫连倾尽来见我,见了他自然就知道我是谁了。”

听见她说赫连倾尽众人又是脸色一变,皱眉疑虑了起来,这女人是来找少主的,与少主是旧相识还是仇人?

“不知这位姑娘你找他所为何事?”

就在众人疑惑间一旁传来了一道悠扬的声音,只见来人一袭华贵的衣裙,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凌厉冷然。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随着她的走动发鬓间金钗下的流苏微微的摇曳着。人虽已是中年却依旧是风韵犹存。

在她身旁还跟着一肃穆威严的男子,身着一袭玄黑色的衣袍,剑眉入鬓,英俊的脸上有着一丝沧桑。熠熠的黑眸幽深,转眸间眯了下眼。

众人看着他们恭敬的行礼了起来,“见过族长,见过夫人。”

“传说上古凤凰早已被灭绝,没想到今晚我竟还能一瞧凤凰的真颜,真是无憾了,”赫连熯看着炎不离朗声道。

上古凤凰!听到赫连熯的话众人一惊,纷纷看向了炎不离空中凛然的凤凰。他们还以为是一只火鸟而已,没想到竟是上古兽皇凤凰,难怪他们会觉得它如此的威严凛然。天,这名拥有凤凰的少女究竟是什么人?看着炎不离众人的目光火热探究了起来。

“你是赫连倾尽的爹?”炎不离瞥着他问道。

“正是在下,不知姑娘是?”

炎不离挑了下眉眼,目光闪烁了一下,“他现在在哪?让他来见我。”

“这位姑娘莫不是被大哥给抛弃了上蓬莱山寻仇来了,那你可是找错地了,大哥现在不在蓬莱岛,”又是一道声音传来,只见一袭粉红色衣衫的少女和一袭绛紫色衣袍的少年款款而来,站在了赫连熯身旁好以整暇的瞥着炎不离。

“不在蓬莱岛,他死了?”炎不离冷声道,眸中寒光乍现,她还记得那晚刺穿炎倾的那把金剑,想到这点炎不离顿时不禁有些恐惧了起来,若是她爹死了她要赫连一族陪葬。

“死与不死与你何干?”粉红衣衫的少女看着炎不离大声道。

“呵,”炎不离轻笑了一声,眸中幽冽了起来,“我爹若是死了我倾尽所有也必定屠你们赫连一族满族,你说与我何不何干。”

冷冽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狂妄与嚣张。顿时让众人不满了起来,一个看起来也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女,真以为有了上古凤凰就天下无敌了么?还屠他们满族真是好大的口气!

炎倾有女儿一事只是少少的几人知道,并没有在赫连一族传开来,毕竟之前在他们眼中以为炎不离是一个废物,耻辱存在又何必让族人知道后嘲笑。

遂此时听到炎不离的这话赫连熯惊了一下,打量的目光变成审视了起来。看不透她的等阶,但四年前能一招杀的了黄老的人又何须是泛泛之辈,更何况她四年前的等阶是青阶高级,如今怕也不是青阶了吧!而且听说她四年前是五岁,此时也该是九岁了,为何模样会是十五六岁一般?是什么秘法么?

赫连熯的眼眸闪烁了一下,心思百转千回,对着炎不离慈爱的呵呵笑了起来,“是离儿啊!竟长如此大了,你爹此时在闭关修炼呢!你就在蓬莱山住下来吧!我们祖孙俩好好唠叨唠叨。”

哼,炎不离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四年前得知她是废物还想让人抹杀她,如今竟是要求她住下来好好的跟他唠叨?真是讽刺。

“呵呵,没想到竟是尽儿的女儿,性子可真是随了她爹,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赫连熯身旁的曲秀菀一脸和善笑容的看着炎不离说道,当真是有几分慈祥奶奶的模样。

听着二人的话,众人是惊了又惊,不可置信的看着凤凰之上的炎不离。她竟然是少主的女儿!少主何时有个这么大的女儿了?天,这事也太惊悚了吧!族长和夫人是不是被人给蒙骗了啊?

原本气势汹汹的对立情况就在这么狗血下结束了,在众人完全没法相信的眼神中赫连熯带着炎不离离去了,美名其曰是去联络感情。

“娘,她真的是大哥的女儿而不是什么小情人之类的,”紫袍少年诧异的问着曲秀菀,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惊他了,这么说来他不是有个跟他们年纪相仿的小侄女了?呵呵,他竟然有侄女了,哈哈,他的小侄女长得真好看。

“娘,这女人看上去十五六岁的跟我们也差不多,大哥十二三岁就有孩子了么?这女人是不是骗我们的啊?”赫连婷蹙眉的疑虑着。

曲秀菀瞥向了自家的一双儿女,说道:“你们大哥确实是有一个孩子,婷儿你说得没错,这个孩子算起来如今也该只有九岁,哼,我倒要看看这个冒充的女人究竟是想玩什么花样?”

一间雅致充满书香的房间,赫连熯喝了口手上的茶,放下了茶杯,抬眼看向了坐在身旁的炎不离。

“离儿,你……”

话未说完便被炎不离给打断了,“我爹他没事吧?那一剑刺得可真是狠啊!赫连族长这生死不论倒对我爹真是狠了心。”

赫连熯脸色僵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了过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叹息了一口气,“我了解你爹的性子,知道要带他回蓬莱山他必定会反抗,我若是不给他们说生死不论的命令,他们又怎敢真的下手将他带回,而且我派去的长老都是看着尽儿长大了,我相信他们不会对尽儿下杀手的,但是,唉,终究是我看走了眼,离儿可是在怨爷爷?也是爷爷该的。”

“不过离儿,你放心你爹现在真的已经没事了,”赫连熯一脸的真诚与悔恨,让人瞧不出他有一丝的说谎。

炎不离静静的看着赫连熯半响才说了话,“我爹没事就好,他何时能出关?”

“这爷爷就不清楚了,或许还有一两个月也或是还有一年的时间。爷爷知道你想你爹,但闭关中去打扰唯恐走火入魔,离儿就耐心的等待吧!”

“嗯,好,”炎不离冲着赫连熯笑了笑。

随即二人又唠叨几句家常,炎不离不耐烦了起来,她实在是跟他没什么话可说,便找了个借口说自己困了想睡觉。听到她这话赫连熯唯恐是怠慢了自己的孙女连忙是让人将她给带去厢房。

炎不离的离开后不久,曲秀菀缓缓的走了进来,看着坐在椅上喝着茶的赫连熯笑了起来,落座在了他身旁,伸手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声的问了起来,“族长真的相信她是尽儿的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