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出战擂台赛/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了炎不离一眼,林芳抬头看着夜空中的月亮眸子惆怅了一下,娓娓诉说了起来。

她是炎倾娘亲炎笑意的奶娘,跟着炎笑意嫁进了蓬莱山。炎笑意和赫连熯本就是两情相悦,成亲后更是如胶似漆,越发的恩爱,没多久便是生下了炎倾。并取名赫连倾尽,喻意倾尽一生爱你。

日子本该是越来越幸福的,但终究是该来的还是来了。曲族族长生辰,作为赫连一族的族长赫连熯自是要去参加,没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次日他与曲族三夫人的女儿睡在了一起被捉奸在了床,众目睽睽,朗朗乾坤,赫连熯也只能是无奈的娶了她。

两人之间多了第三者关系又怎能回得到当初?一步步的陷害之下,一步步的挑拨离间之下,他们的关系终于是迎来了破裂。不是三天一小吵就是五天一大吵,到最后赫连熯是完全的冷落了炎笑意。

而就在炎倾七岁的那一年曲秀菀给他下了噬心冰骨的毒,炎笑意为了救他用尽了自身的修将毒素镇压了下去,但她自己却是灯尽油枯撒手人寰了。自那以后曲秀菀便是更加的猖狂了起来,炎笑意身边的人不是死的死便是疯的疯,而她是因为灵气全无变成了废物才绕是抱住了一命,苟且活到了如今。

虽是如此,曲秀菀还是没有一天打消过要炎倾性命的念头。因为炎倾是下一任赫连一族的族长继承人,为了她自己的儿子她又怎么可能会收手。若不是炎笑意死前联系了忌芈老者让他收下炎倾为徒,小小年纪的炎倾早就是死在了曲秀菀的手下。

所以炎倾受伤回蓬莱山一事她很快就知道是曲秀菀下的令,她只恨自己无能不能好好的保护炎倾。

当林芳把这一切都说完后已是满脸的泪痕,呼了下鼻子,女人擦了擦眼泪,看着炎不离一脸的郑重抓住了炎不离的手,“你是少爷的孩子,曲秀菀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你一定要万般小心,最好马上就离开蓬莱山。”

“你知道我爹现在在哪么?”炎不离问道。

林芳摇了摇头,眼中透着担心,“少爷被疯癫阁的人劫走,我也不知道少爷现在在何处?”

疯癫阁,炎不离在心里念叨了一句。看来她爹的下落还得去找疯癫阁打探。

看着林芳笑了笑,炎不离握住了她的手,“我离开的时候你也跟我一起离开吧!我们一起去找爹。”

“不了,小小姐,我如今是一个废物只能是拖人后退,而且我还要留在蓬莱山上为少爷做点事,”林芳似乎有自己的什么主意,拒绝了炎不离。“总之小小姐你一定要小心,最好尽快离去。”

“您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是的,在她还有用时自己怎么可能会出事呢!相信那曲秀菀也是有分寸的不会在这个时候动自己,不然赫连熯那里怕是不好交代。

同样是月光之下,一间大气的院中站着一袭白衣杉杉的男子,身下的袍子在银白色的月光下衬得更加的湛白。忽而一阵轻轻的凉风吹过,男子握拳在嘴轻咳了两声。

“爷,如今你的身子大不如以前了还是回屋歇息吧!”夜荼拿着一件厚厚的披风给炎倾披在了肩上,冷峻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担忧。

素白的手拉拢了下披风却是温暖不了他这具冰冷的身子,敛了敛眼,炎倾再次轻咳了起来,随即声音淡凉的问着,“还是没有小爷的消息么?”

“是属下们无能。”

四年前虽是派了人去寻找小爷但他们那时的重心还是在如何去蓬莱山救下爷的事上。后来在万谷崖下终于是成功救出了爷后才大力的加派了人手,可小爷依旧是杳无音信。

“爷,你放心吧!小爷不会有事的,那日带走小爷的人来头应该不小,或许就是跟小爷身世有关的人,”辰让说道。

“爷,有小爷的消息了,”院外传来了桃夭的声音,紧接着人也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有蛋儿消息了,”炎倾一喜,语气里带着连他都没有察觉到的激动,目光灼灼的看着桃夭。

“刚才蓬莱山的人传信来说有一个自称是爷的女儿闯了蓬莱山,说是今日赫连一族已是证实了她的身份,可是……”说到这桃夭突然有些为难了起来。

炎倾皱眉,急切道:“可是什么?”

“那人根本就不是九岁的孩童而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而且赫连熯与那些个平日里自以为是,顽固不堪的老头子居然轻易的就承认下了她的身份,爷,这其中怕是有诈。”

“哼,这还不简单,”辰让冷哼了一声,“近日便是三大部族的擂台赛了,三年前的那一战他们与我们疯癫阁也同样是没有讨到好,区区三年的光阴要想再培养些高手怕也是太强人所难了,这少女我想应该是赫连熯找外人冒充爷女儿的身份,为的就是让她出战这擂台赛吧!”

“辰让,你这次应该是猜对了,那名少女拥有上古兽皇凤凰,有她出战擂台赛赫连一族的胜算不是大了很多,”桃夭难得的没有跟辰让唱反调。

“上古凤凰!”夜荼吃了一惊,凤凰早就在万年前便是没了它们的踪影啊!“爷,这少女只强不弱。”

炎倾的黑眸深幽了起来,沉默了半响,说道:“按照原计划行事,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赫连一族绝对不能夺魁。”

自从这晚见过林芳后炎不离便是没有见过了,只是状似无意的向身边的人提及过她,她的确是炎倾的奶娘,便无过多的消息,看来是曲秀菀封了这些人的口。

一晃两日过去了,证实了炎不离的身份后她的日子可谓是过得如鱼得水。赫连熯时不时的便来找她聊聊,说些她爹的事。对此炎不离是冷哼,她爹受了这么大的苦,如今却来装什么慈父也不嫌恶心自己。

偶尔间曲秀菀赫连婷和赫连靳也会来找她唠唠家常,赫连宥更是自来熟,一没事便是来她这厢房里赖着不走了。顾名思义是要跟她培养一下叔侄感情,当下便是被炎不离白了两眼,曲秀菀的孩子谁知道对她安了什么好心?

一晃又是一日过去了,暮色已是将蓬莱山的点踩得差不多了,如今是只欠东风了。

午时,炎不离正窝在软榻上百无聊赖的在脑海中勾搭着还在与她赌气的小凤凰,赫连熯笑脸盈盈的走了进来。

“离儿,”赫连熯一脸慈爱的看着她喊道。

听见他的声音,炎不离赶紧从软榻上下了来,甜甜的叫了声他爷爷便是迎了上去。

赫连熯坐了下来,一旁的婢女给他添了一盏茶,赫连熯便打发她们下去了。

端起了茶盏喝了一口,赫连熯瞥着炎不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说道:“离儿啊,爷爷今日来找你其实是有一事相求。”

吃着桌上糕点的炎不离听到这话轻轻的挑了挑眉,终于是忍不住了么?转眸看向了他,有些茫然的问着,“爷爷,何事啊?”

“是这样的离儿,再有七日就是三大部族的擂台赛了,恰逢你爹还在闭关,爷爷想你拥有上古凤凰应该能和另外两大部族的神兽一搏,所以爷爷想让你出战这擂台赛,就算是赢不了也至少能让我们赫连一族不至于输得太惨,若是你不愿意也无所谓,爷爷绝对不会强迫你的,大不了就是让另外两大部族嘲笑一番,我们也不损失什么的。”

炎不离在心里哼笑了一声,哼,这番话说得倒是进退有佳,落落大方。

看着赫连熯笑了笑,炎不离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爷爷,我也是流着赫连一族的血,我出战就是了,不仅如此我定会让我们赫连一族夺魁,爷爷你相信我吗?”

赫连熯似是宽慰的一笑,连连点头,“相信相信,爷爷自是相信你,但是离儿若是真赢不了你也别太勉强自己了,只是一个比赛而已重在参与,千万别伤了自己,不然爷爷可没法向你爹交代。”

“嗯嗯,爷爷,我知道了,但是我还是想让我们赫连一族夺魁,才不让另外两大部族笑话我们,”炎不离一脸天真的说道,目光坚定不已。

看见她这副单纯的模样,赫连熯眸中暗光一闪,还以为会浪费一些口舌了,没想到她竟是这么爽快的便答应了下来,哼,不管打着什么主意?到时上了战台那便是必须战斗,这擂台赛没有弃权一说。

“对了,离儿,你现在何等阶?”赫连熯问道。

炎不离神秘一笑,“爷爷,等到擂台赛的那日你就知道了。”

见她那胸有成竹的模样,赫连熯轻微的皱了皱眉,果然能拥有上古凤凰不会弱到哪去。赫连熯爽朗的一笑,“好,爷爷就等擂台赛时你的揭晓了,离儿,你能同意,爷爷真是谢谢你。”

“爷爷,我们是一家人又何须言谢,你太客气了,爷爷是不是没把我当成一家人啊!”炎不离有些不满的撅了噘嘴,语气颇为抱怨。

赫连熯看着她又是一笑,“离儿,爷爷自是把你当成一家人,但是爷爷也是真心的感谢你,好,爷爷就不跟你说谢了。”

“嗯,爷爷,一家人就不用客气了,我也不会跟你客气的,”炎不离冲着他狡黠的眨了眨眼,眸光深处却是一片冷冽。是呀!一家人何须客气,所以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