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一众黑衣人/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炎不离心情大好的窝在马车里,一双大大的黑眸透着一抹得逞的精光。刚才趁着拥抱曲秀菀的时候便是给她下了毒,不然她会去主动要求抱她,泥煤,也不嫌恶心。

但她也知道此毒要不了曲秀菀的命,且不说她自个便是一个医师她下的也不是剧毒,是要不了她的命,最多也就是难忍难受而已,她命之事还是得让炎倾定夺。

把玩着胸前的一抹发丝缠绕在手上,炎不离勾着唇在心里嘀咕着,毒发的时间有六七个时辰,这段时间也够她折腾这赫连一族的人了。要参加擂台赛是吧!行,输到底吧!

赫连婷看着一上马车就没停止过笑意的炎不离,皱起了细长的柳眉。潋滟的眸色不耐的看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对于这个大哥的女儿,不,还不一定是大哥的女儿的女人她着实是没有好感,她总觉得这女人来者不善。

“离儿,你要不要出来骑下马呀?风景很不错哦!”马车外传来了赫连宥带着一丝稚嫩的声音,问着炎不离。

听到他这话赫连婷顿时不爽了,一把撩开了车帘,瞪着骑坐在一匹黑色骏马上的赫连宥,语气十分的不耐,“臭小子,骑你的马,没人当你是哑巴。”

赫连宥看着赫连婷皱了皱眉,“我又没有跟你说话,关你什么事?坐你的马车去,别多管闲事。”

“赫连宥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试试,你找抽是吧!”毕竟是比赫连宥早出来一刻钟,是她姐姐这个身份向来都是她教训他的理由。那自然也是有姐姐的风范。

但对于赫连宥是从来就没有买过她的账,一姐弟吵吵闹闹的开始斗嘴了起来。

炎不离倚坐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无聊的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睡觉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当赫连婷冷声冷语的叫醒她时已是到了蓬莱山脚下的五邑城。

明亮的天空也已是昏暗了起来,西边的天上一抹红霞透红了半边天,几只小巧的鸟儿从天际划过,留下了一串略显暗沉的身影。

五邑城里并没有因为夜晚的来临冷清了起来,反而是越来越热闹,大街上熙熙攘攘一片拥挤,嘈杂。细问了一下,原来今日是灯彩节。自古节日之际便是热闹极了,今儿又怎么会是意外。

一众人落脚在了一间赫连一族名下的客栈里。安顿好了后赫连宥连晚饭都顾不上吃便是迫不及待的出了客栈融进了人群中热闹了去。也知他的性子,赫连熯是睁只眼闭着眼。

客栈早已在两日前便是腾空了出来,晚饭时分除了赫连一族的人便无他人。

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从厨房里端了出来,客栈的大堂坐了几桌。自是赫连族一些尊贵身份和要出战擂台赛的人。

赫连熯坐在主位上大声的说了几句客套的话便是叫着众人吃饭。

炎不离拿起了筷子便是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余光瞥着那桌出战擂台赛的人,眸底之下冷光隐晦,意味不明。

饭菜里炎不离早已是让暮色偷偷的下了毒。此毒单一便不成毒,更是无味无色。但若是跟她身上的佩戴的香囊结合起来那便是剧毒,等两日后毒发之时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收回了余光,炎不离伸手便要夹菜却见一道炙热的目光向自己看了来,抬眼望了去。是赫连靳,冷着一张脸,一双狭长的眸子带着审视的瞅着她,眉头轻轻的蹙着。

炎不离也不怕他怀疑,反正她今晚便是打算离去。目光坦荡荡的睨了他一眼,夹了一筷菜放进了嘴里,语调有些懒有些狭促,“大叔,你这么看着深情的看着我,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呢!你可不能这样,这是乱伦,会遭所有人鄙视的。趁情还未动得深趁早收了这心思吧!我们是不可能的,不然痛苦的只会是你。”

说着炎不离给他抛了个媚眼,在橙黄的灯光下那张绝美的容颜显得有些迷朦带着一丝的调皮,无意之间当真是魅惑妖娆极了。

赫连靳瞥着炎不离不禁失了下神,待回过神来,嘴角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她自恋过头了吧!

“哼,炎不离,你这话说出来也好意思,真是不要脸,”赫连婷在一旁皱眉冷哼道。

炎不离瞥向了她,勾唇一笑,灯光黯然失色。

“赫连宥说你嫉妒没我好看,之前我一直不这么认为的,现在看来倒还真是如此。这不怪你,只怪你爹娘把你生成这样,你就接受现实吧!不然痛苦的只会是你自己。”

赫连靳嘴角又是一抽,赫连婷是被气得当场就扔了筷子,噌的站起来瞪着她怒道:“炎不离,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炎不离挑眼瞥着她,很是郑重的摇了摇头,“我没种,难道你有种了?啧啧,未婚先孕!”

炎不离突然大叫了起来,看着赫连婷的肚子瞪大了一双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随即站起身连忙向她凑了去,顺着她的后背,语重心长道:“既然有孕在身切勿动怒,这样对孩子不好,”说着又摸了摸赫连婷平坦的小腹,“几个月了?话说是谁的啊?”

未婚先孕这话诬陷在未出阁的女子身上是极大的侮辱,有谁想坏了自己的名声遭人指指点点?赫连婷气得是嘴唇都哆嗦了起来,不客气的推开了炎不离便是运起灵气朝她打了去。

一个闪身躲开了赫连婷的推搡便见她运起了灵气朝着自己打了来。炎不离勾唇笑了笑,眸光一冷,向她迎了上去。

只是一招,赫连婷不仅是连手上的灵气还未打出,细嫩的脖颈已是被炎不离掐在了手中。没人看清她究竟是如何动作的?众人好一番的诧异。

如今的炎不离已不是四年前的她了,身手灵气方面是越来越纯熟了起来。对付一个区区绿阶中级的赫连婷自是不在话下。

手上用着力的狠掐了起来,赫连婷不禁呜咽了一声。便听见炎不离冷入骨髓的声音,“你说,我手上这么一用力你这娇嫩的脖子会断么?要不我们试试吧?”

“你敢,炎不离你敢,”赫连婷急忙的大声道,眸子看向了一旁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的赫连熯,声音有些撒娇,“爹爹,你看她欺负我。”

赫连熯瞥着她喝了口酒,并没有打算出手,道:“婷儿,离儿只是给你开玩笑而已,是吧?离儿。”

炎不离看着赫连熯笑了笑,松开了对赫连婷的钳制,“当然了爷爷,我怎么会伤了小姑呢!开开玩笑而已,小姑别当真啊!”

大力的拍了拍赫连婷的肩膀,炎不离呵呵的笑着转身离开了大堂,留下了一道清朗的声音,“我吃饱了,各位你们慢慢吃。”

看着炎不离消失的身影,赫连靳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赫连熯,“爹,这个小侄女的等阶怕是只强不弱啊!”

赫连熯低沉的笑了起来,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所以我才要让她出战擂台赛,有了她我们胜算便大了一分,”说着赫连熯转头看向了一旁冷沉着一张脸,生气的赫连婷,“婷儿,以后你少去招惹她,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别说爹没有提醒你。”

晚饭过后炎不离独身也出了客栈逛起了灯彩节来。而她这一逛可没打算再回去了。

脚步悠悠的走走停停,没一会儿炎不离怀中便是抱起了各种小吃,可惜没有糖炒栗子,她可是一直便想吃,不过这糖葫芦也不错。

走马观花的看着街上的各种灯笼或是灯盏,炎不离咬下了一颗糖葫芦在嘴里咀嚼了起来,酸酸甜甜的在嘴里晕散开来倒是一番滋味。

察觉到身后有意无意跟着的人,炎不离抿唇呵笑了一声,看来这赫连熯并没有是信任于她,不过她也不屑于他的信任。

眸光闪烁了一下,炎不离丢开了手中的光秃秃的的糖葫芦竹签,脚下一快便是挤进了前面拥挤的人群中,走至深处便是突然一弯身从一侧走到了暗黑的小巷里。

跟着的两人看着在人群中消失的炎不离身影当下便是慌乱了起来,站在了人群中到处的东张西望,却是耐不过人流的走动,身子推推搡搡了起来,模样甚是有些狼狈。好一会儿才挤出了人群,两人互望了一眼,分头行动了起来。

小巷中看着那两人离去的身影炎不离笑了笑。暮色站在了她身后,“薄丝,胥婳他们来了。”

脸上挂着的笑容顿时一僵,炎不离皱了皱眉,“他们来干什么?不是留信让他们先去北苍国的么?”

“皇上在空灵国便是离家出走多次,你的信用怕是在胥婳心中已是没了什么保证,谁知道你找到了炎倾还会不会去参加北苍皇的生辰?他的担心倒也是合情合理。”

听到暮色为胥婳说话,炎不离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你是谁的人?谁才是你老板?谁才是你上司,竟敢胳膊肘往外拐,信不信扣你工资。”

暮色嘴角一抽,泥煤,又拿他每个月的那点可怜的工资威胁他,还说不是掉进钱眼子里去了。

“皇上,我这也只是在给你分析情况,我是你的人,绝对忠臣。”

暮色的话音一落,小巷深处一道灵气袭来。暮色顿时脸色一变,转身迎上了来势汹汹的一众黑衣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