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疯癫阁/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月如钩,独上西楼。流转一地皎洁的月光。

街上依旧是繁闹不已,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夜里一片欢声笑语。远处传来了砰砰的响声,漆黑的夜空被绚烂的烟火照亮透染,人们纷纷驻足脚步,抬头观赏了起来。自是没人注意到那条暗黑又安静的小巷中正剑拔弩张,灵气涌动。

黑衣人大约有十几个,面戴着一模一样的暗纹面具,透露在外的眸子瞅着炎不离充满了杀意。显然是冲着她来的。

暮色迎上了他们便是激烈的缠斗了起来,招招往往,决绝杀意。

炎不离瞥着他们眯了眯眸子,这些人是冲着她来的,是什么人要对付她?思虑着往嘴里放进了一颗蜜枣,脸上并没多大的表情,但一双黑眸却是透着一丝的惬意悠闲。仿佛眼前激烈打斗的一幕对她来说她只是个打酱油的。

四五个黑衣人冲出了暮色的防卫圈,杀意冷然的冲着炎不离袭来。

炎不离眸子微敛,目光闪烁,瞥着向她而来的黑衣人并没有动作,继续往嘴里放进了一颗蜜枣。

就在黑衣人运起灵气毫不留情的打向炎不离时,一道白影闪过,彼此一束幽蓝的光团打向了他们,顿时黑衣人身子腾起,重重的落在了百米外的地上。

“皇上到是镇定。”

胥婳一袭白衣飘逸,在这个暗黑的巷子中成了鲜明的对比。韶颜雅容,清冷华然。温润的声音听不出他任何的情绪,目光淡然的看着炎不离。

在他身旁跟着几个男女,看了炎不离一眼,转身迎上了前面的一众黑衣人。

炎不离呵呵的轻笑了起来,看着胥婳眨了眨眼,眸光潋滟,继续吃着蜜枣,声音有些含糊,“有你在我又何须惊慌。”从她出客栈便跟在她身边了,别以为她没察觉到。

胥婳看着她抿了抿唇,眸中情绪不明。扭头看向了一旁的打斗,“留下活口,”说了一句又看向了炎不离,“皇上,北苍皇的寿辰近日将至,还望随臣前行。”

“去啊,我从一开始又没说不去,我只是有事要先办,你看你紧张什么啊,”炎不离身子慵懒的倚在了墙壁上,淡淡道。

“皇上留下一封书信便是独身离去,若是皇上出了什么事,你让臣如何向空灵国的老百姓交待?再者吾国已向北苍国说予皇上会亲自前去恭贺,到时没皇上的身影皇上让空灵国置于何地?”

清朗的声音不大,却足够让炎不离听清楚一字一句。睨着胥婳切了一声,炎不离正起身子将手中的零嘴一股脑的丢给了他,“说来说去就是你不信任我。”

稳稳接过她丢来的零嘴,见她有些动怒,胥婳终究叹了口气,声音有些微冷道:“赫连一族作为三大部族之一,在风云大陆上也是有一席地位,皇上一人前往蓬莱山你让我如何不担心?这才是我前来的目的。”

听到他这话炎不离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敛了敛染上一丝怒意的脸色,“他没在蓬莱山上,我以为他在的,我忙完了这事便是打算与你们会合的,但没想到你们便是来了。”

幽雅的声音难得的解释了起来,炎不离说着走向了被暮色他们制服的一众黑衣人前。

胥婳目光幽转了一下,跟上了炎不离。

十几个黑衣人无声息的躺了一地,只留下此时被暮色扣住的一人。

“说,什么人派你来的,”暮色冷声的质问着。

“哼,”黑衣人哼笑了一声,露出的半边面具毫无畏惧,冷声道:“休想知道。”

随着话音落下,黑袖中猛然出现一把锋利的小刀,手腕一转便是狠狠的刺向了自己的心口。动作快而有力,众人想要阻止已是徒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断气了过去。

“倒是有些骨气,”暮色哼哧了一声,一把丢开了他。

“誓死不从么?哼,真狗血,”睨着倒地的黑衣人炎不离撇了撇嘴,兴趣怏怏的说着。

“是疯癫阁的人,”乾意从一个黑衣人身旁站了起来,走向炎不离躬身递过去了一块令牌。

拿过了令牌,炎不离握在手中打量了起来。方形,不过一寸左右,暗黑色,绘着一个怪异的图案下龙飞凤舞的雕刻着疯癫阁三个字。

炎不离的眸光一冷,不就是劫走她爹的疯癫阁么?哼笑了一声,微眯了下眼念叨了一句,“疯癫阁。”为何要杀她?她貌似与他们没什么过节?

夜已渐深,热闹的街上也渐渐的清冷了下来。炎不离一行人出了小巷,还未待走几步,便听见身后传来了赫连宥的喊叫声,“离儿,离儿。”

停下了脚步,炎不离给了胥婳一个眼神,胥婳会意了过来,瞥了眼炎不离,带着暮色他们离去了,仿佛他们根本就不相识。

转过身看着向她跑来的赫连宥,炎不离挑了挑眉。

“离儿,你看,这个花灯可是好看?”站在了炎不离的身前,赫连宥一脸笑意的高高举起了手中一盏精致的琉璃花灯。四面棱角,布纸上绘着一个展翅欲飞的凤凰,画得栩栩如生,倒是有几分正待在契约空间跟她赌气的磐七未化形的模样。

“这是我猜灯谜赢来的,是所以灯展上最漂亮也是最宝贵的花灯了,”赫连宥的神色有些得瑟,说着悄悄的靠近了炎不离,小声道:“我就觉得与你的凤凰有几分相似,猜想你肯定喜欢的,诺,给你。”

将手中的花灯递给了炎不离,见她接过赫连宥小心的问了起来,“你喜欢吗?”

“嗯,还不错,谢谢你啊!”炎不离上下看了两眼花灯,看着他笑了笑,说道。

听见她这么说,赫连宥一阵傻笑了起来,挠了挠头发,看着她眨了眨眼,随即抬眸看了看越发黑沉的夜空,“离儿,夜深了,我们回去吧!”

炎不离的眼眸闪烁了一下,“你先回去吧!我再逛逛。”

赫连宥看了看街上四处正收摊的小贩们,皱了皱眉,“离儿,他们都在收摊了你还要逛啊!要是再晚回去爹会生气的,而且灯彩节已经结束了,也没什么可玩了。”

“我就喜欢这样,热闹的我才不玩,行了,你快回去睡觉吧!”

炎不离说着就要走,被赫连宥一把抓住了,只见他深呼吸了几下,脸上突然舍命陪君子的模样了起来,“既然这样,离儿,我陪你再逛逛吧!一个人实在是太孤单了,我们去河边放水灯吧!”

炎不离抽了下嘴角,泥煤,她是要走,而且她一个人不嫌孤单。敛了下眼,笑了下,“那你快去买水灯吧!那,趁那小贩还没收完摊前赶快去买,不然就没了。”

“嗯,好,离儿你在这等我,”赫连宥顺着她的指示看了过去,爽快的应着朝着小贩跑了去。

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身影,炎不离笑了笑,脚下一蹬便是飞身跃上了一旁的屋顶上,几个跳跃便是消失在了夜色中。

算一下时辰曲秀菀的毒应该是发作了,她必定会联想到自己,这么一来她肯定是要给赫连宥传音防着她。届时她若是想要脱身便是难了,更何况她的毒已经是下成了。

稳稳的落在了一条安静的街上,炎不离看着手中的花灯笑了笑,手指挨上一棱角一个用力,花灯便是旋转了起来,底下的红色流苏在空中留下了一串虚影。

黑眸蓦地深幽了起来,炎不离突然丢开了手中的花灯,冷然转身朝着街的一头走了去。

从小贩手中拿过两个小巧的水灯,赫连宥转过身便见没了炎不离的身影,脚下上前了几步,转着头四处的张望了起来,也没见到炎不离的声音,皱起了好看的剑眉,离儿她去哪了?

“少爷。”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喊叫声,只见一人款款的跑了上来,“少爷,快回客栈吧!”

“看见离儿回去了没?”

“没看见孙小姐回客栈,老爷也正派人寻她呢!”

“寻她?”赫连宥皱了皱眉,不解,“爹找她作甚啊?”

客栈,灯火通明,奢华精致的房间赫连熯一身冷然的站在窗边,手中的传音玉牌被他狠狠的握着已是断裂了开来。

赫连靳站在他身后,脸上是一片冰冷,“爹,娘亲既然中毒于她,那之前发生的偷窃事件也会不会是出自于她的手,这么想来,倒是有这个可能。”

赫连熯沉默不语,好一会儿才问道:“让医师给他们瞧了没,可否有异样?”

“都瞧了,没看出什么,应该不会影响他们出战擂台赛的。”

“那就好,”赫连熯冷声道,如鹰般的眼睛眯了眯,这女人冒充尽儿的女儿究竟是何目的?莫非就是他派来的人,眸子迸发出一道冷光,不管如何她的凤凰他是要定了,“全力加派人手一定要寻到她。”

“是,爹,”赫连靳应道。

此时,月色之下,一辆马车几匹骏马缓缓的出了城门,向着无尽的官道上尽情的奔跑了起来。

马车里奢华绚丽,就俨如是一间缩小版的闺房。看着蜷缩在榻上睡着的炎不离,胥婳起身给她掀了掀她身上的毛毯。目光流转在了她那张熟睡的容颜上,白皙的小脸有些透红,长而翘的睫毛,高挺的琼鼻,嫣红的嘴唇。

手缓缓的扶了上去,动作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小心翼翼。胥婳清冷的眸子深幽的看着她闪过了一道痛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