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着赶了几天的路,终于是到了北苍国的苍都城。天子脚下自是纸醉金迷,繁华昌盛。各国的使者也早就来到了苍都城,现在皆是入住在行宫之中。花落带着一众空灵国的使者也在其中。

热闹的街上各色行人熙来攘往,炎不离从一入城门便是下了马车,脚步轻快的逛了起来。胥婳在她身旁不紧不慢的跟着。其他的人皆是赶往了行宫。

也不知是否是他们自家皇上寿辰将近的缘故还是其他?苍都城的老百姓一个个喜笑颜开,瞧上去面儿还挺喜庆。

各国来使庆贺苍孤煜的寿辰要论争议最大的还是空灵国女皇亲自前来贺寿了。空灵国闭关政策几百年,风云大陆上的人还真是一点也不了解这个国家。甚至有时候谈及到各国之事时还会忘了有空灵国这个存在。

但就在众人即将彻底遗忘空灵国时它居然对外开放了,并且以足够强势和彪悍的面貌处出现在了天下人的眼中。从那一刻起空灵国便一直位居热议榜上的第一名。

众人倒也不是热议空灵国怎样怎样,反而众人的焦点一直以来都是放在空灵国的女皇身上。在他们眼中这个女皇一直便不是个正常人,总是做出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来。呵,也可以说她是一个奇葩的存在了。

从小贩手中接过了两串冰糖葫芦,炎不离递了一串给胥婳。

胥婳瞥了一眼,“你知我不吃这玩意的。”

炎不离挑了挑眉,莞尔笑了一声,“我知道啊!也只是跟你客气客气而已,你还真当真了啊!”

嘴角一抽,胥婳清冷的眸光闪烁,沉默不语。

“主子,那男子便是空灵国的大祭司胥婳,想必跟在他身旁的女子应该就是空灵国的女皇凰娆了。”

一间三层高的酒楼上,红木雕花的窗棂前慵懒的倚着一袭红衣的男子,他身材修长清瘦,五官俊美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妖娆,一双狭长的凤目氤氤,流转之间当真是销魂至极。

如葱白的手指纤细修长,此时正有一下无一下的把玩着一个刻着精美雕花的琉璃杯。注视着底下的炎不离,浅薄嫣红的嘴角噙笑着一抹邪笑。

而刚才说话的是站在他身后一袭幽蓝色长衫的男子。

“呵,这空灵国的女皇倒是有点意思,”轻笑了一声,仰首将琉璃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即清脆一声放在了窗台上,轻声问了起来,“十一,还没有小离儿的消息么?”

听到这问话十一敛了敛眉,随意的身子顿时僵硬了起来,声音带着十分的小心,“主子,还没有。”

“四年了,十一,你们的办事效率真是越来越低了,”收回了窗外的视线,燕兮脸色阴沉的侧头看了过来,声音依旧是没什么变化,但语气却是冷意了下来。

十一心下一惊,知晓他是动怒了,连忙跪在了地上,“主子恕罪,是属下无能。”

燕兮睨着他半响,终是叹息了一口,“炎倾那也是没有寻着人么?”

“回主子,没有。”

“哼,”听到这话燕兮难看的脸色稍微是好了一些,轻挑了挑眉,“十一啊,一定要比炎倾那混小子先找到小离儿,这可是事关你主子一辈子的幸福,以后你们的日子好不好过,也是看这点了,嗯,明白吗?十一,想受虐也别来找主子抽,说实话,有时候真心觉得挺累的。”

见着燕兮恢复了以往的语调,十一松了口气,嘴角却是忍不住抽搐了起来。自从知晓炎倾四年前遭到了赫连一族的围攻失去了小姐的消息后,主子的脾性比以往更加的喜怒无常了起来。想到这几年受的苦,十一一双小眼神儿不禁幽怨了起来。就这四年风云大陆上的小孩几乎都是要被他们给抓完了,今年该是要去到处抓九岁的女孩了,唉,作孽啊!

炎不离吃着糖葫芦到处的在街上闲逛着,没一会儿便是没了兴致。瞥了眼身旁被她刚才噎了下后就几乎没怎么说话的胥婳,炎不离笑了笑,黑眸中闪烁一道狡黠,“胥婳,走,第一家吃火锅去。”

火锅!胥婳愣了一下,蹙起了好看的眉头,他一向不喜辣。看着炎不离那挑眼明显我就是故意的模样,眉头蹙得更深,这丫一天不闹腾自己她貌似就很不爽快似的。

冷淡的睨了她一眼,胥婳转脚便是朝着不远处的第一家走了去,“鸳鸯锅。”

“呲,”炎不离瞥着他的背影哼哧了一声,抬脚跟了上去,强势道:“谁要跟你吃鸳鸯锅了,既然是火锅那自然是火辣辣的火锅,不准吃鸳鸯锅。”

说着炎不离快步的从他身旁走过径直的朝第一家走去。看着她胥婳顿住脚步抿了抿唇,似乎是要将唇角抿成一条直线的打算。待她的身影消失在了第一家时,才迈步缓缓的走了去。

四年前第一家在空灵国一夜之间崛起,其后便是以来势汹汹的气势迅速占领了各国的商业市场,四年之间第一家已是位居商业界的龙头。要说它为何如此犹如雨后春笋一般发展得这么快,终是归功于它产业涉及广,且是耳目一新,创意十足。

就单拿第一家的饮食方面吧!那叫一个新颖,什么火锅,什么自助餐,还有什么各种各样前所未闻的菜式,那都是足够让人追捧的了。

走进第一家已是座无虚席,装饰大气新颖的大堂更是一片嘈杂热闹。很快便有一男人款款的上前来,面带笑意的问着她需要吃点什么,动作优雅,不卑不亢。

炎不离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掏出了隶属第一家的金卡,男人脸色一变。凡是在第一家干事的人都知道这金卡的意义。说得好听点就是上宾证说得难听见就是白吃白喝白玩证,总之不管是撒证,上面是早就交待了下来,持着金卡的人来店一定是要好生的伺候着,就如像供自家祖宗一样供着。

而传说这隶属第一家的金卡只发行了一张。他们私底下也都在纷纷猜测这金卡究竟是发给何人了?没想到会这么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

恭敬的带着炎不离上了三楼的高级厢房,男人忍不住悄悄的多看了炎不离两眼,一眼美,两眼很美,三眼非常美,难怪会持有金卡?跟他们第一家的终极大老板不会有一腿吧?男人不禁在脑海里浮想联翩了起来。

高级厢房那自是一个奢华,炎不离一走进便是不客气的坐了下来,胥婳紧随着她其后。

挑着眼的睥睨着胥婳,炎不离喝了口刚才斟好的上好清茶,见他沉默勾唇笑了一下,“火锅,汤料要五分辣。”

第一家的火锅汤料分了等级,五分已是全分了,那辣味一般人自是忍受不了的。胥婳的脸色僵了僵,转眸清淡的瞥着炎不离,对着一旁伺候的人说道:“鸳鸯锅,三分辣便行。”

“谁要鸳鸯锅了,五分辣,”炎不离瞥着胥婳依旧是笑着。

“你忘了上次你吃了五分辣闹腾肚子疼么?想再来一次,”胥婳目光灼灼,声音温和的问着。

提及以往的糗事,炎不离皱了皱眉,她哪知道风云大陆上辣椒会那么厉害,一大早上便是这么空腹吃着火辣辣的火锅,吃到一半她胃就给她疼了起来。

“呵,少来我当借口,胥婳,直接说你吃不得辣要死啊!还有我上次是失误。”

胥婳睨了她一眼,端起了桌上冒着白烟儿的清茶酌了一口,“你既然明知我吃不得辣还非得这般,随你便是了,你高兴就行。”

“唉,就是因为你无趣才逗你,没想到逗了后更无趣了,”炎不离叹了一声,抓起桌上的菜单握着毛笔就勾勾画画了起来,将自己想吃的都勾得差不多了抬眼看向了胥婳,问着,“你要吃什么?”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炎不离抿了下唇,这丫总爱管着她,每次她闲皇宫闷出来街上玩两下没多久便是让他给逮回去了,事后还跟她一板一眼的。他越总是这么波澜不惊的表情她越是想要打破他这般的平静,显然刚开始还是有点成效的,现在他似乎是习以为常了。

啧了一声,晃了下脑袋,炎不离将手中的菜单递给了旁人,“汤料就按照他刚才说的,快点上,我肚子饿了。”

一接过菜单男人便是匆匆的离去了。厢房内炎不离沉默了下来,胥婳更是不语,一旁伺候的侍女几人也是没发出一点声响。

喝完了手中的一杯清茶,炎不离瞥着她们挥了挥手示意她们下去。

几个侍女很有礼貌的福了福身便是轻手轻脚的出了厢房,一人还贴心的关上了房门。

一时之间厢房内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半响炎不离终于是忍不住了。

“胥婳,我让你给木,北苍皇准备的礼物备好了吗?”

“备好了。”

“他何时生辰来着?”

“两日后。”

此后二人又是一阵沉默。这次是胥婳打破了这个沉默,问着,“皇上与北苍皇相识?竟是要另给他备一份礼物。”

炎不离端着茶杯,笑了一声,“不相识,我大老远的跑来给他祝贺个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