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竟是爹啊/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仙桌上冒着阵阵的白烟儿,厢房内沁人的清香和火锅的香味流溢着一室。

夹了一块肉片炎不离吹了两下便放进了嘴里,一嚼那卷着肉的汤汁立马流了出来,顿时在舌头上晕散开来一阵烫意。

“哦,烫,”炎不离叫唤了一声,张嘴不停的哈气了起来。

胥婳瞥了她一眼,放下手上筷子,动手给她倒了一杯凉水递给了她,“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声音温柔却也带着一丝嗔怪。

炎不离睨着他接过来便是一口饮尽,刚囫囵下了肉片,厢房外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燕兮,你站住,”声音很明朗,语气里带着不可忽视的怒意。

燕兮!听到这名,炎不离僵了僵身子,她可没忘记当年在南泗国那妖孽的二货是如何缠着她要她当他儿子的,现在想来都还是一阵头疼。

“哟,这不是凌太子吗?四年不见长高了不少,真是出落得越发的好看了。”

噗,说男人出落得越发的好看了,泥煤,燕兮这数落人的本事还真是有一手。不过这凌太子说得是莫南凌么?听声音倒还挺像的。

边听着外面的动静炎不离边一个劲的烫着菜。面上带着一丝看好戏的表情。

“燕兮,你放肆,你个叛徒,”莫南凌一脸怒容的瞪着眼前红衣妖娆,笑容灿烂的燕兮,心里气得牙咬咬。

“呵呵,”燕兮瞅着他轻笑了两声,把玩着垂落在胸前的墨发,躲过了那道灵气,噙笑道:“凌太子将来可是一国之君,这么沉不住气可是要吃亏的,这帝王之路还有得你学。”

“废话少说,燕兮,你毁我南泗国赤崛学院,在私在公本太子今儿也定是不饶你,”莫南凌眼神凛然冷意瞪着他,便是运起灵气要朝他打了上去,被他身后的两人拉住了。

一人在他耳旁轻声道:“殿下,勿可轻举妄动。”

听到莫南凌的这话,炎不离咬着筷子皱了皱眉,燕兮毁了赤崛学院?怎么回事啊?她自从回到空灵国便一心栽在了空灵国的各种事务上,除了派人去寻炎倾之外,她对于这几年风云大陆上发生的事都不清楚。

莫南凌也自知自己不是燕兮的对手,不甘心的抿了抿唇,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拂袖下了楼。

身后传来了燕兮调侃的声音,“嗯,凌太子识时务为俊杰,看来是个聪明人,呵呵。”

听见燕兮这冷嘲热讽的话,炎不离细不可闻的挑了挑眉,勾唇笑了一下。看来四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很多事啊,物是人非么?爹啊也会这样么?

一段小插曲很快便是过去了,炎不离依旧是不愠不热的吃着火锅。胥婳是早就没吃了,安静的坐在一旁瞅着吃得津津有味的炎不离,挑唇微微的笑了下,眸中一片温柔。

许久,炎不离终于放下筷子决定不吃了,厢房外传来了暮色的声音。说了声进来,暮色便是絮絮叨叨的跟炎不离报告起了三大部族擂台赛的事。

赫连一族按炎不离所想,完败,擂台赛还未开始便是主动认输了,这次是输得面子里子都没了。

慵懒的倚在椅上,敲着桌子,炎不离得瑟的眉开眼笑了起来。

“皇上,还有一事,赫连一族对皇上发布了追杀令,”暮色敛了下眉眼,说道。

“看来皇上这次是玩过火了,”胥婳喝着茶,瞥着炎不离浅浅道。清泠的黑眸是寒光冷冽,竟敢对她下追上令。

炎不离笑着看了他们一眼,从椅上站起身走到了一旁的窗边。习习的凉风吹拂进来带来了丝丝的凉意,也吹起了她缕缕发丝。

“呵,追杀令,行啊!我倒要看看这究竟是谁追杀谁?”炎不离眸下一片阴冷,嗤笑了一声,瞥着窗外的风景微眯了下眸子,身子却猛然愣住了。

街道正中,炎倾一袭月白色锦袍衬得他身形有些消瘦,那张风华绝代的脸依旧是淡然的表情,宛若天人,惊艳他人。一头墨发随意的束着一根紫色的发带,垂落而下过了腰际。他的身后一如既往的跟着辰让和夜荼。

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容颜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炎不离有一瞬间的窒息。寻寻觅觅了这么久,没想到竟是如此相逢,竟是如此踏破铁鞋无觅处,竟是如此得来全不费工夫。

鼻子不禁一酸,眼眶不禁一红,氤氲的雾气逐渐模糊了她的双眼,正在动情之处时,只见跟在炎倾身边一袭粉色衣裙,笑得温婉淑仪的女人突然跌进了炎倾的怀中,炎倾双手也顺势抱住了她。

见到这一幕,炎不离犹如当头一棒,之前所有的想要泪奔的情绪尽然消逝不在,脸色一冷,炎不离目光沉沉的一巴掌拍在了窗台上,瞪着他们,炎不离手一撑身子便是从窗台上跳了下去。顿时惊得厢房内的胥婳和暮色急急的赶往了窗台,空中留下了她略带冷意的声音,“别跟着我。”

稳住了炎霏郁的身影,炎倾便是迅速的放开了她,问着,“没事吧?郁儿。”

炎霏郁浅笑的瞅着炎倾摇了摇头,“没事,表哥,我们再逛逛就回府吧!我硬是拉着你出来,怕是也不耐烦了吧!”

“没有,走吧!”炎倾敛了敛眼,淡淡道。

说着炎倾便是率先向前走了去,看着他淡漠疏离的身影,炎霏郁莞尔笑了笑,敛去了眼中的失落,跟了上去。

从窗台上跳下来,炎不离便一头栽进了人群中,看着炎倾的背影脚步顿了一下,瞥着在他身旁侃侃而谈的女人,抿了抿唇,默默的跟了上去。

路两旁的商店不停的变换,各路行人也来来往往换了一批又一批。炎不离假装自个很随意的逛着街,并不是故意的跟着炎倾他们。

心气不顺的吃着一串糖葫芦,炎不离看着前面谈笑风生的两人,用力的在嘴中嚼着,猛地舌头上一疼,炎不离吃痛的嘶了一声。泥煤,人不顺真是做什么都不顺。

烦躁的一把甩开了手中的糖葫芦,瞥着一旁卖着面具的摊子,炎不离随手抓过了一个古怪的面具,彼此丢过一铜币给了小贩,开始套弄起了面具。

不知是终于察觉到了有人跟着还是其他,炎倾顿住了脚步,向后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异常。

一个劲低头套弄着面具的炎不离并没有看到炎倾的回头,等她在脸上戴好了面具,继续观察前面的敌情时,便见炎倾陪着炎霏郁走进了一家胭脂店。

炎不离愣了愣,回过神来心里又是一个不爽,泥煤,她爹居然陪女人逛街还去买胭脂,以前他哪会干这种事!看来她爹真的是要给她找个娘亲了,可是,为什么一想到这点她就噌噌的火大呢!她真恨不得上前一巴掌拍飞那女人。

心中不爽的想着事,炎不离一时没有注意到胭脂店的门槛,脚下一绊,身子踉跄的扑了进去,直直的栽到了炎霏郁的脚下。

“这位姑娘你没事吧?”丢下了手中的一盒胭脂,炎霏郁连忙蹲下身便要扶起炎不离。

瞥见是炎霏郁,炎不离皱了皱眉,错开了她伸来的手,一身高傲的站了起来,随即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了一旁的柜台,面具下的脸是又尴尬又气恼。

丫的,摔哪不好,偏偏要摔到那女人的脚下,她今天要不要这么不顺。火大的一巴掌拍在了案面上,随着砰的好大一声响起了炎不离暴发户一般的声音,“把你们店里上好的胭脂都给我拿来瞅瞅。”

柜台后的女人听见她这豪迈的话,又见她穿着上好的衣裳,直在心里嚷着是个金主。连忙屁颠屁颠的招呼着人拿胭脂上来。

炎不离这一豪迈的举动顿时吸引来了店内所有人的目光。炎倾也眼神冷淡的看了过来。

身子懒懒的倚在柜台上有意无意瞥着炎倾的炎不离见他看了过来,立马站正了身子,冲着他扬了扬小脸,“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淡淡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澜,眼神更是陌生,便是转开了眼眸,仿佛再多施舍目光对他来说都是个累人的事。倒是他身后的辰让听见炎不离这句话,瞥着她脸上那丑陋又狰狞的面具,抽了抽嘴角。

瞅着对她这么陌生的炎倾,炎不离心中一个气噎,不爽的哼哧了一声。恰时,胭脂也拿了上来,一股脑的在炎不离的面前摆满了一推。

瞥着各种颜色的胭脂,炎不离皱了皱眉,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她都不喜欢妆扮撒的。而且对于化妆品之类的东西向来是七刹给她添置,她偶尔想起来才使用一下。

随意的拿起了一盒,瞅着那大红色的胭脂一把丢在了一旁,然后又拿起了一个粉红的,看了一眼又是一把丢在了一旁。就这样挑挑捡捡着,炎不离一个也没挑上。

一旁的炎霏郁已是挑好了,正要给钱,夜荼先一步的上前付了钱。炎霏郁笑着对炎倾道了一句谢谢,四人便是潇洒的离开了胭脂店。

见到他们离去了,炎不离也没耐性待在这里了,拔脚便要追上去,柜台后的女人拉住了她,“诶,姑娘你瞅瞅这个桃红色的,只要在脸上轻轻的一抹很好看的,这款桃红色的胭脂卖得最好了。”

炎不离烦躁的甩开了她的手,“难看死了,别来烦我,”丢下了这句话,便是急急的追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