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肉团醒了/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喝着小米粥,炎不离勾笑的看着一脸呆愣,眼带诧异看着她的辰让,夜荼和清吟,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细不可闻的冲他们挑了下眉眼,“怎么?瞅了大半天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还不认识。”

不是小时候的的奶声奶气,她的声音婉转动人,带着一丝慵懒和调笑。

三人统一的抿了下唇,不是不认识,是根本就不敢相信。为何?为何会是十五六岁的模样?不该是这样啊!难怪他们找了小爷这么多年没有一点音信,有谁能想到小爷不是小孩的模样了!泥煤啊,小爷,你真是太坑爹了。

不过再细想一下,爷都能将一颗蛋的小爷给孵化了,小爷成长如此迅速也没撒惊人的了。只是之前他们为何没有想到这一点?是太笨了,不,是根本就没敢往这边想,若不是亲眼所见这种事他们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沉默了半响,辰让看着炎不离终于是忍不住的低声笑了起来,“小爷,别怪我们大惊小怪,只是你这速度确实是吓到我们了。”

清吟看着她轻叹了好大一口气,“小爷,你确定你不是天兽?”

夜荼抿唇不语,但那冰冷的脸上却是难得的有些高兴。

虽然开始是有惊有吓但结果却是皆大欢喜。缓过神来辰让便传音给了远在他方还在努力寻找炎不离的桃夭,说是小爷已经找到了。桃夭当下大喜,激动得欢呼了起来,紧接着便是马不停蹄的往这赶。

呜,她家小爷终于是找到了,她好想小爷,九岁了,该是长高了不少吧!

辰让并没有告诉炎不离的现状,怕是等桃夭再见到炎不离时候铁定是会被吓一跳的。

悠闲的午后,暖暖的阳光从窗棂照耀了进来,细洒了一室的碎光。

骑坐在炎倾的腰上,炎不离瞅着他胸膛上的伤疤皱了皱眉,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扶了上去,抬眸看向了炎倾,“爹啊,还疼么?”

刚才两人还很和谐窝在软榻上说着话。炎不离正讲着她在蓬莱山干得那挡偷鸡摸狗的事,遗憾着珍宝阁里的那一层宝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对于蓬莱山这大规模偷窃的事件炎倾是知道的,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她干的,诧异了一番后抽起了嘴角。这得多好的身手才能偷得赫连熯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

挑眼的睨着她炎倾正要说话,却被她冷不丁的将自己给推在了软榻上,紧接着就一把豪迈的扯开了他的衣裳。当下炎倾的嘴又抽了。

这究竟是谁禽兽了?

听见她的声音,炎倾的思绪拉回了,瞥着她敛了下睫毛,“不疼,”说着拉拢着衣服坐起了身。

近近的瞅着她,一把扶住了她的背,声音低哑的说道:“蛋儿,你是又忘了昨晚我跟你说的话了?你现在长大了不同于小时候了,女子拉扯男人的衣裳是要被人耻笑的,淑女点。”

炎不离噙笑的看着他挑了挑眉,一手搂过了他的脖颈,“爹啊,以后我后宫佳丽三千,怎么淑女得了,这不,就先找你练练手,你可把持住了,乱伦这名声传出去影响不好的。”

满意的瞅着炎倾变难看的脸,炎不离的笑容更深了,唔,不知为什么她就想看炎倾生气的模样?总是一脸淡然的表情就跟胥婳一样好无趣,就想要逗他。

“后宫佳丽三千,蛋儿的心可不小啊!就不怕死在床上了,”炎倾睥睨着她,淡淡的声音冷了几分,语气也刻薄了起来。

小时候是怕她受不了这重话,现在长大了翅膀也硬了,哼。

“爹啊,死不死床上是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好好的当你岳父大人,噗,”炎不离笑了一声,“爹,你说,以后有三千个男人都叫你岳父大人,那该是何等的排场啊?多有脸面啊!”

就燕兮一人叫他岳父大人他都有杀了他的心,现在来三千!想着那场面炎倾的脸黑了又青,青了又黑。

紧紧的盯着她,蓦地笑了起来,“那行,爹就等爹的三千女婿来叫我岳父大人,蛋儿,你可要好好的努力啊!”

没有想象中的生气,炎不离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看着他瞬间是没了兴致。翻身从软榻上站在了地上。正要说话,脑海中突然传来了磐七咋咋呼呼的声音,“女人女人,那只只知道睡觉的小兽兽醒了,呜,它的身体正在放光,艾玛,好强的灵气,本小王受不了了。”

随着声音在脑海之中消失,磐七陡然从幻兽空间出来了,紧紧的挂在了炎不离的身上,漂亮稚嫩的小脸上依旧是不可一世却也带着气愤,瞥着她冷哼了一声,“你契约的那只兽究竟是何来历?灵气竟然比本小王强过了一头,散发的威压更是让本小王忍不住想要向它臣服,该死,这感觉真让本小王特么的不爽……”

磐七可以随意的出入契约空间炎不离已经是从诧异变成了习惯。见他一出来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炎不离一把捂住了他的嘴,看着它皱眉道:“你是说肉团醒了,啊,痛,磐七,你欠抽,居然敢咬我。”

倨傲的哼哧了一声,磐七睥睨着她,“谁让你这女人捂本小王的嘴巴了,不咬你咬谁?我饿了,女人,快给我吃的。”

“老子欠你的,”炎不离嫌恶的瞥着他,一把便将他丢在了软榻上。

炎倾睨着磐七侧了侧身躲了过去,磐七重重的砸在了上面,顿时痛得他叫了一声,回过神来冲着炎不离磨牙霍霍。死女人,居然敢扔它。

“天兽?”瞥了磐七一眼,炎倾站起身问着炎不离。

炎不离看着他摇了摇头,“不是,是凤凰。”

“凤凰,”炎倾呢喃了一句,瞥着磐七轻皱起了眉头,凤凰何时也能幻化成人了?看来是消失已久有了莫大的机遇啊!

本想扑向那个粗鲁的女人好好的教训她一顿,然而看着一身白衣飘然,风华绝代的炎倾,磐七猛然愣在了原地,一颗小心脏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

人类居然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父皇母后,他觉得他的爱情来了。

一双小凤眼垂涎的看着炎倾,就恨不得将他吃下肚。心神一动,磐七猛地一把扑向了炎倾,紧紧的挂在了他身上,仰着一张笑脸盈盈的看着他,“喂,我们交个朋友吧!”

看着磐七,炎不离有些怔愣,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炎倾蹙眉的拎起了这个像八爪鱼一眼吸附着他的磐七,认真的打量了他两眼,甩手就将他丢在了软榻上,嫌恶的说了一句,“你很脏。”

听到炎倾这话,炎不离猛然想起磐七好像很久没洗澡了,嗯,她爹有多爱干净她是知道的,不然昨晚她也不会特地好好洗个澡才来见他,泥煤,洁癖伤人啊!

炎倾这一嫌恶的举动是深深的打击到了磐七的小心脏,心塞塞了一下,随即像屁股着了火一般急急的从软榻上滚了下来,便是往屋外奔去,“你别嫌弃本小王,本小王马上就去洗洗,不会脏到你不会脏到你的。”

瞅着风风火火飞快消失在视线的磐七,炎不离不禁有些错愕。磐七那小正太整天拽得跟二五八似的,特别是看人的时候那小鼻子都快高傲的挂上天了,这般委屈讨好的模样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眸光审视的看向了一旁的炎倾,疑惑着,“那小子怎么对你突然就转性了?你藏鸡腿了?”

蓦地一把拉过了炎倾,炎不离便在他身上到处的搜查了起来。

那柔软的小手轻柔的在身上拂过,每过一处身上就像着火了一样滚烫了起来。炎倾有些心神荡漾,抽着嘴角抓住了炎不离不安分的手,“鸡腿那么脏,你觉得我会藏在身上?”

炎不离瞥着他思虑了一下,“也是,你这么爱干净的一人怎么会窝藏鸡腿,那磐七为何要这般讨好你啊?”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炎倾无语,那磐七不是她的契约幻兽么?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炎不离碎碎念着,想不通磐七为什么会这样?就在这时,脑海中传来了一道兴奋又激动的声音,“主人。”

紧接着一个身着黑白色绒毛衣裤,俊朗清秀的少年出现在了炎不离的面前。看着她就狠狠的抱了上去,黑黑的脑袋在她的脖颈上使劲的蹭了起来。

“主人主人,肉团好想你,呜呜,肉团终于见到主人了,呜呜,”温煦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撒娇和一丝哭音。

少年说罢放开了已经石化的炎不离,黑眸亮铮铮的深深看着她,突然俯身就在她的脸上狠狠的啄了一下,“主人,你变漂亮了,”少年清秀的脸上透起了点点的红晕,瞥了她一眼低下了头有些不好意思,“肉团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本还在诧异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却见他竟当着他的面便亲上了炎不离,炎倾只觉得一股火气噌噌的涌上脑,真是娘可忍爹不可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