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我家皇上打扰你们了/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切就如胥婳所料,在行宫辰时一刻也未等来炎不离的身影。他当即大手一挥,带着一众人浩浩汤汤的往炎府去了。

巳时就是各国使臣进北苍国皇宫的时辰。作为东道主的文武百官自是要提前一些时辰,热闹的街上车马络绎不绝的缓缓向皇宫行驶而去。百姓们纷纷退至一旁让路。

炎府坐落于苍都城的城东一街街尾,作为北苍国三大世家之一,府邸自是豪华大气,带着一股磅礴又不容人侵犯的沧桑感。

庄严的红木大门镶嵌着几列铁驼子,严肃的家丁身携大刀,挺直的站在门口。一般人瞧了不禁心生畏意。

几辆豪华的马车缓缓的停在了炎府的大门,引来了看门家丁的目光,也吸引了过路人的目光。看着那一众衣着光鲜,显然不是本国人的人纷纷驻足观看了起来。

这个时辰是炎府早膳时间,一大家子人围坐在桌旁吃得津津有味,气氛其乐融融。

突然管家行色匆匆的来到了饭厅,打破了这个融洽的气氛。

“老爷,门口来了一众自称是空灵国使臣的人,说是要接府上空灵国女皇进宫参加寿宴。”

坐在主位上的炎坤,也就是炎倾的外公,听到管家这话皱起了花白的眉头。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看着管家声音浑厚响亮的说道:“炎府中何时有空灵国女皇了?”

“是呀,陈管家,各国的使臣都是入住行宫的,空灵国女皇怎么会在我们府上,该不会是有人存心来找茬的?”说话的是一位身着藏青色锦袍,面目清秀俊美,看上去倒是个儒雅公子的炎弢,他是炎府的嫡长子。

“大少爷,老奴也是这么想的啊,但是来人说得信誓旦旦,还说空灵国女皇在倾尽少爷的院中。”

“尽儿院中!”炎坤诧异了一声,“让他们进来吧!”

众人也是面面相觑,心中疑惑了起来,他怎么会跟空灵国女皇扯上关系啊?

很快,胥婳一众人被请了进来。

看着面前威严硬朗,抚着银白胡须打量着自己的,炎坤胥婳对他笑了笑,抱了抱拳,道:“是我家皇上随性,这两日唠叨你们了。”

胥婳一身银白色绣有大片银色花的锦袍,一头墨发高高的束起,瞧上去精气十足,彬彬有礼,又十分的谦和。

若是之前他们还有什么怀疑但看着眼前气质非凡,冰肌玉骨的胥婳,众人不禁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早就听闻空灵国女皇身边时常跟着一个风姿卓越的绝世美男,还听说那人是空灵国的大祭司。

这么瞧来空灵国女皇还真在他们府上!这究竟是神马情况?

“不知空灵国女皇为何会在我府上?”炎坤扶了下银白的胡子,睨着胥婳问道。

“是我家皇上随性,还望海涵,这时辰也不早了,我家皇上还要梳洗一番进宫贺寿,具体的老爷子问一下炎倾吧!”

炎坤和胥婳客套了两句便是赶往了炎倾居住的院子,荣香院。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炎家众人终是忍耐不住心中的一番好奇,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一走进荣香院便听见屋内传来的吵闹声。

“该死,肉团,那个包子是我的,放手放手,你敢吃,泥煤,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

“丫的,磐七,这碗粥是我爹给我盛的,你敢喝!妈的,你们两个是要造反是不是?”

“爹啊,这是我的虹牛奶,你怎么能喝我的奶!”

“哦,你的吗?我只喝了一口,还你。”

“可你丫的这一口就喝完了。”

听着屋内生气勃勃的声音,门口的辰让和夜荼不禁失笑了起来。有小爷在的日子总是这么热闹。正在心里感慨着便看见来势汹汹一群人,顿时皱了皱眉,不解的看了眼对方。

看着炎坤,夜荼和辰让赶紧迎了上去,恭敬的躬了躬手,辰让问道:“老爷子,这是?”

炎坤冲着二人笑了笑,看了眼身旁的胥婳,说道:“他说空灵国女皇在尽儿院中,不知此事当真?”其实刚才听见空中悠悠传来清脆的声音,炎坤便是确定胥婳没有说谎了,空灵国女皇果真是在这!

“空灵国女皇,怎么,花落!”正要说着这不可能,陡然看见了胥婳身后的花落,辰让顿时瞪大了眼睛,惊叫了起来。

与此也响起了夜荼冷冷的声音,“是你!”看着胥婳,夜荼依旧是面无表情,可眸中却闪过一丝惊讶。

蓦然之间他们二人像是明白了什么?辰让蹙眉,看着花落小心翼翼的问了起来,“小爷不会就是空灵国女皇吧?”

花落看着辰让笑着点了点头,“她就是吾国皇上,不然我当初又怎么可能会费尽心思的接近她呢!”

泥煤,原来之前花落的目的不是爷而是小爷啊!不过小爷是空灵国女皇还真是震撼人心。这个三年来传闻一直不断,最著名的就是她扬言的以暴制暴的政治手段,他们都以为她会成为一个暴君,然而这三年来说她残暴空灵国民众几乎没有一人不簇拥她,说她仁义文武百官却是在她铁手扼腕之下换了一批又一批。

若是此时你跟别人说你不知空灵国女皇,那绝对会有人回敬你是个土鳖。

啊!辰让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都要被震爆了,他家小爷居然是空灵国女皇!空灵国女皇诶!

“泥煤,老子真是忍无可忍了,吃个早餐都要这么闹心,肉团磐七你们丫的给我滚回去,滚回去。”

寂静下来的院中又传来了炎不离的怒吼,就犹如平地一声雷。雷得跟来的一众宫女太监小心肝颤颤,嗷呜,真不愧是他们家皇上的葵水期,呜呜,真是太可怕了!

炎不离怒的一掌重重的拍在了桌上,狠狠的瞪着眼前的两只兽。

她不就是吼了几句,包子包子让肉团给吃完了,小米粥小米粥让磐七一咕噜的给喝完了,泥煤,到头来她撒也没吃成,本就憋着不大的起床气瞬间是火气上脑,若是可以她觉得自个的头发都可以竖起来的。

“让人再给备一份早膳来,一大早生气伤身,”炎倾喝完了碗中最后一口粥,瞥着炎不离说道。

炎不离看着他凑了上去,有些哀怨,“爹啊,这最后一口粥你居然都不给我留。”

优雅的擦拭着嘴角,炎倾说道:“这么一小口粥也填不饱你,我喝了倒是饱了。”

“爹啊,你不宠我了。”

“有三千女婿宠着你又何须要我来宠。”

相信他,他这绝对不是还在赌这口气,这绝对是他的真实想法。

“皇上,该是进宫了,”胥婳走了进来,看着拉着炎倾手臂的炎不离缓缓道。

身后的一众宫女太监也如数的跟了进来,对她行礼了起来。

看着一众宫人,面色冷淡的胥婳,笑颜如花的花落以及一脸幽怨的暮色,炎不离呵呵的讪笑了起来,站起了身来朝着胥婳走了去。有些心虚却是面色严肃的解释了起来,“朕真的是打算一大早就赶回来的,咳咳,谁知昨天午睡过头导致晚上睡不着,闹腾了大半宿,所以早上就睡过头了,呵呵,朕正打算吃完早饭就回去的,现在什么时辰了。”

“辰时三刻了。”花落道。

“皇上向来我行我素又何须向吾等解释,皇上还是赶紧洗漱一番进宫吧!其他大臣已是在宫门口等候着皇上,你们还不赶紧去伺候皇上更衣。”胥婳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但熟悉她他的人都知道他这是心中有气。

宫女们领命的应了一声小心的向着炎不离靠了去。炎不离睨了胥婳一眼,跟着宫女向着内室走了去,“闷骚。”

胥婳睨着她面色不改,没再说话。

炎倾走了上前来,这人他识得,四年前他曾出手相助,原来竟是为了她么?站在了胥婳的身前,勾唇笑了笑,“听蛋儿说这四年你很照顾她,有劳你了。”

炎倾一袭琉璃紫暗纹衣袍华贵逼人,乌黑的墨发随意的用着一根丝带束在脑后,随意之中带着一股傲人的疏狂。嘴角浅笑让他那如画精致的容颜添了几分的光彩,丰神如玉,恍若天人,自道是好一番风华绝代之人。

胥婳看着炎倾清冷的眸子闪烁了一下,“照顾皇上本就是我的职责,又何来有劳一说,倒是你,与我家皇上之前萍水相逢却能伸出援助之手将她照顾得如此之好,你这才真是有劳了,本祭司今日就替空灵国所有的老百姓谢谢你。”

炎倾依旧挂着笑,潋滟的黑眸看着胥婳微眯了一下,“呵,祭司大人说笑了,不管如今她的身份是何?她既然叫了我一声爹照顾她那自然是应该的,所以于我又何来有劳一说。当然,蛋儿她性子重情重义也自是知道知恩图报,想必祭司大人也不想自家皇上是个无情之人吧!”

“皇上她自然是个有情义之人,如此,我们二人也何必向对方说有劳,都是自己的职责而已,你说是吗?”

炎倾笑而不语,眸中飞快的闪过一道暗然,这男人不愧是把持空灵国这么久的人,不简单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