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皇上,你没有爹/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话之间,炎不离已是在宫女们的伺候好穿好了衣裳,缓缓的从内室走了出来。

她一袭大红色云锦华衣裹身,外披金色纱衣,看上去霸气雍容之中带着一抹慵懒,衣襟之下露出了她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宽大层层叠厚的裙幅褶褶轻泻于地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摇曳了起来。

绝美的容颜上略施了一点粉黛,遮掩了些少女的青稚之色,明眸轻灵流转,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高贵优雅,丽质天成。

“爹啊,你跟我一起去吧!”一走出来,炎不离便快步的走向了炎倾,挽着他的胳膊双眸炯炯的看着他道。

不待炎倾开口,胥婳便已是先出了声,“皇上,此事怕是不妥。”

“为什么不妥?”炎不离轻皱了下秀眉,看向了胥婳。

“那皇上是打算用什么身份让炎倾去参加寿宴?”

“他是我爹,你说他该是什么身份?”炎不离不雅的白了他一眼,这胥婳又来挑她刺。

“空灵国之皇乃是神树吸取先皇精血后又聚集天地精华孕育而出,若说神树是皇上的父母那也不为过,皇上之前流落在外不知便罢,如今皇上已是在神树下举行过传承祭典,皇上还是多加注意身份的好。”

“臣知道是他救了皇上,臣很感谢,臣也知皇上重情义但以此认作父亲这身份上是说不过去的,皇上要报答,不如换一种方式?”

胥婳微微敛首噼里啪啦的就说了一通,直说得炎不离火气上头,面色有些不悦了起来,“胥婳,你少他丫的给我说你的那些大道理,朕不吃这套,朕说他是我爹那就是我爹,你看不过去也得给朕看过去。”

“蛋儿,其实胥大祭司说得没错,如今你我二人再以父女相称着实不合适,”炎倾浅笑道。

炎不离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看着炎倾紧蹙着眉,语气也冷了几分,“所以你是不打算要我了!”

见她你敢说不要我就咬死你的模样,炎倾的笑意更深了,亲昵的刮了刮她高挺的鼻梁,凑在了她耳边轻声道:“我打算换种方式要,可好?”

“换种方式,什么方式?”炎不离眉头蹙得更紧,扳过了他的脸,深深的看着他不解道。

炎倾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笑道:“日后你便会知道了,好了,快进宫去吧!耽误了时辰可不好。”

“你真不陪我去?你别在意他说的,他就是这种人。”

炎倾看了胥婳一眼,看着炎不离说道:“他说得不无没道理,我的身份确实不适合随你进宫。”

见他心意已决炎不离也没再多加强求了,生气的狠瞪了胥婳一眼,拂袖走了出去。一众人也紧随着她身后。

“祭司大人貌似还不知道皇上的葵水来了吧!还敢这样惹怒皇上。”

“祭司大人应该知道了吧!但是就如皇上所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祭司大人,他一向就这么伟大,真希望皇上能网开一面。”

看着成功被胥婳惹怒的炎不离,两名宫女小声的讨论了两句,葵水期的皇上她们真的好怕怕啊!

葵水!看着最后消失在房内的两宫女,炎倾挑了挑眉,嘴角噙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蛋儿真的是长大了,是女人了呢!

院中,炎家众人看着面色冷沉,走在众人之前,大步流星的炎不离不禁诧异了起来,传闻空灵国女皇不是小孩么?为何会是如此这艳丽的少女?看来传闻不可信啊!

正宫门马车一辆接着一辆缓缓停至。各国使臣的马车不会停在宫门口,是直接驶进来宫门,在第一道大门停下来。

而各国来使中的老大有专门的轿撵等候在宫门,自是为了不让别国皇室失了身份的尊贵。看着眼前八人抬的轿撵,炎不离挥了挥手,让胥婳坐上去,自个表示想要去宫内到处逛逛。

胥婳没这个胆礼数上也更是不会,跟着炎不离逛起了这北苍国皇宫的风光。轿撵跟在他们身后,以防炎不离走累了想要乘坐。

北苍国的皇宫与南泗国和空灵国的皇宫不一样。南泗国多注重于雅致风韵,空灵国多注重于布局精致,北苍国却是多注重于大气磅礴。

巍峨宫殿一座连着一座,金色的琉璃瓦片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熠熠光辉。廊腰缦回,转折蜿蜒,檐牙高啄,龙飞凤舞。

这个时辰寿宴还没有开始,大多数人会在招待的宫殿内吃吃喝喝,攀附交谈,搞点交际的关系。当然也有人会想出来到处逛一逛打发一下时间。

只是这皇宫重地,到处都是勾心斗角,一般官职较小的官员都会嘱咐自家人别到处乱走。以免就惹祸上身了。所以这出来到处逛逛的人几乎都是些身份显赫之人。

游走在那宽阔的宫道上,炎不离突然顿住了脚步。在空灵国的时候她就不喜欢身后跟了长长一串的跟屁虫。

“别跟这么多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要去打群架,”转过了身炎不离看着眼前的一众人说道。

她这方面的习惯胥婳也是知道的,当下没说什么,爽快的吩咐着花落将他们带下去。各位随行而来的大臣对着炎不离行了个礼跟着花落离去了。

八人抬的轿撵也被赶走了,炎不离的身边只留下了暮色,胥婳和杜顷。

看着眼前的胥婳,炎不离显然还在生他阻止自个带炎倾一起来的气,冲他瞪眼道:“胥婳,你也走。”

胥婳敛了下眉眼,淡淡道:“皇上,臣不走。”

“你凭毛不走?”炎不离更怒,声音都不禁提高了几分。

“臣凭毛要走?”胥婳似乎是有心要和炎不离杠上,清冷的眸子幽幽的看着她反问道。

果然炎不离被气到了,“胥婳,我不就是赖了个床没及时赶回行宫,你要不要这么跟我阴阳怪气的,奶奶的,究竟你是皇上还是朕是皇上,是不是朕平时对你们太过于随和了,以至于你可以处处呛朕。”

胥婳温雅的脸上难得的浮现起了一抹较劲,目光坦荡荡的看着炎不离说道:“皇上,你这话可是冤枉了臣,臣何时跟皇上阴阳怪气了?若是皇上还在为臣刚才阻止炎倾跟进宫一事置了气,臣只能说臣没错。”

炎不离之前缓和下来的面色顿时又沉了下来,“胥婳,你敢说你心中没有憋着气的跟朕阴阳怪气,有没有冤枉了你心中自个清楚。”

胥婳看着她还想说什么,杜顷和暮色连忙出来打起了圆场。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祭司大人不是向来如此么?皇上又何必跟他计较这么多?参加别人的寿宴就该是开开心心,高高兴兴的,而且皇上,女人也有几天心情不好的,男人也会有,这祭司大人估计就是了,”暮色凑到了炎不离的身旁赶紧安抚了起来。说完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泥煤,他这些都是说得撒啊!

“祭司大人,皇上来了葵水这火气自是不比寻常,祭司大人还是莫跟皇上抬杠了,顺着皇上下吧!别再恼了皇上,本来皇上心情就咋好。”杜顷凑到胥婳身边,边瞅着炎不离的脸色边小声的说着。

葵水来了!胥婳皱了眉头,他自也是知道炎不离葵水来得这几日心情是有多么不好,基本上就是你走个路她都能看不爽炸毛的。看着炎不离眸子闪烁了一下,便是问道:“你葵水来了?这个月还没有稳定下来么?这得找花落瞧瞧。”

在空中蔓延的火药味随着胥婳这兀突突而来的问话,奇迹般的消失殆尽了。

炎不离一脸怪异的睨着胥婳,下意识的便回道:“谁说我葵水来了。”

胥婳眨了眨眼,指了指身旁的杜顷,“他说的,”语气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我就说你的葵水期应该还有半个月的,这个月该是稳定了下来。”

被胥婳指出的杜顷顿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什么呀!祭司大人,不带你这样的,皇上对你动怒那也就是不鸟你几天,不待见你几天,冷落你几天,何时对你动过真格的了?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像皇上说的身心残缺的人就不一样了,动怒重则打板子轻则扣工资啊!他们不能讨媳妇都已经是这么惨了,每个月就期望着那点工资,如今是要肉疼的被夺走了么?呜呜,不要啊!

“杜顷,谁造谣我葵水来了?”炎不离大声的吼着,这种事能造谣么?“不是,这种事你们怎么会知道?”

杜顷怯怯的瞅了她一眼,说得理所当然,“身为皇上的贴心小棉袄自是要记得皇上的葵水期啊!”是的,皇上的葵水期日子这是每个宫女太监乃至文武百官都必须知晓的一个事?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卧槽,”炎不离忍不住咒骂了一声,她向来是不爱记这玩意的日子但是她也用不着一个男人,不,一个断了命根子的男人给她记啊!惊悚有木有?怪异有木有?奶奶的。

这声当下反应的咒骂,听得杜顷腿不禁一软,跪在了地上连忙告饶了起来,“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奴才,奴才……”

说了半天的奴才也没见杜顷说了所以然出来,他就是这毛病,一害怕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咳,”胥婳瞥了眼杜顷,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皇上,作为皇上的近身内官是要记这种事的。”

炎不离哼笑了一声,看着胥婳目光灼灼,“那你记这个干嘛?胥婳大人莫不是想要做朕的近身内官。”

胥婳莞尔一笑,坦然的回看着她,“上个月皇上的葵水期搞得皇宫人心惶惶,臣向来记性好,记住也不为过。”

炎不离被气噎了一下,咳,她上个月其实没做什么啊!冲着胥婳虚了虚眼,有些火大又有些囧然的吐出了两个字,“变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