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被燕兮坑了/独宠邪萌小蛋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说炎不离这一挥衣袖带走一片云彩却留下了两只闷吃傻胀的兽大眼瞪着小眼,互相看不对眼。好一番你争我夺食物之后总算都是填饱了肚子。

然而看着房中没了炎不离的身影,肉团慌了,磐七高兴了。

耶,他终于可以独霸炎倾了,咩哈哈,咩哈哈,他真的没想到幸福会来得这么快!快得他都不敢相信了。

正激动着,瞧着内室跟炎坤谈了好一番话出来的炎倾一个狼扑便紧紧的抱住了他的大腿,见他厌恶的皱眉,连忙说道:“本小王昨儿洗了澡的,不脏不脏。”

炎倾睨着他抽了下嘴角,这破小孩为毛这么爱粘着他啊?想起这两日他对他做的各种事他就头疼,为何偏偏就是蛋儿的契约幻兽了?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外公,我这还有点事要处理,随后就来。”

炎坤看了眼房中的肉团和磐七,点了点头,“嗯,那在大门等你。”

“嗯,好的,外公。”

炎坤的身影一消失在了房中,炎倾便是迫不及待的拎起了磐七,径直朝着肉团去了。

站在他面前尽量让自己柔和的一笑,炎倾轻声道:“肉团,我马上也要进宫你可要牢牢的看好他了,别出去到处闯祸。”

见着炎倾这般模样,以前还是小弱兽的肉团顿时只觉得是翻身农奴把歌唱。抱起了双臂,得瑟的冲他哼哧了一声,那模样拽得就跟磐七一样。

见他这样,炎倾微微的挑了挑眉,“肉团,这看好磐七的命令可是你家主子给你下的,不知道你没看好他蛋儿会是怎样的反应?我倒是有点好奇了。”

见他威胁自己,顿时肉团怒了,清秀带着一丝稚嫩的小脸上火了起来,狠狠的瞪着炎倾,青稚的声音带着一丝粗哑,“炎倾,你还是这么讨厌,果然最讨厌你了。”

“你若喜欢我我倒觉得会恶心,”说着将磐七丢在了他怀中,炎倾目光深幽的看着磐七道:“磐七,若是你不想让我生气就乖乖的待在屋中别乱出去。”

本来还在对肉团龇牙咧嘴准备好一番威胁的磐七听见炎倾这话顿时是冲他重重的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别生气,本小王一定听你话乖乖待在房中等你回来的。”

见磐七就这么乖乖的听自己话了,炎倾嘴角又是一抽,这么容易反而让他不信任了,却还是冲他笑了笑,“嗯,我最喜欢乖孩子了,”说着谎炎倾也是面不改色的淡然,随即冷淡的看了两只兽一眼迈步朝房门走了去。

“清吟和夜荼留下来看着他们,他们想吃什么都可以,前提就是不准出去,否则,随便你们怎么玩,只要不玩死就好。”

说着炎倾蓦然想起了什么,顿住了脚步,侧了侧头睨着两只兽,略微的沉思了一会儿,将白虎给召唤了出来。

“哇,主人你终于舍得召唤本兽出来啦!本兽在契约空间真长虱子了,你瞧你瞧,我爪子上好大一只虱子呢!”白虎依旧是以往咋咋呼呼的声音,也依旧是以往出场第一句话。随即对着炎倾伸出毛茸茸的虎爪便是要让他看着那白色毛发上不仔细瞪大一番眼睛瞧不见的一个小黑点。

“把那桌旁一大一小的两只兽给我看好了,不准出房门,出了问题我拿你是问。”

炎倾哪有闲情逸致的去看它爪子上的虱子,酷毙的丢下了这句话看也没有看它便是潇洒的离开了。只留下了一张茫然的虎脸,在看见肉团和磐七时,泥煤,顿时吓了一大跳。

两个人!不,主人说是两只兽!兽兽兽!泥煤,传说中的天兽么?主子,这样你让银家怎么给你看住啊!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好不好?呜哇,主人,不带你这么坑兽的。

北方终究是没有南方的细腻。一路走来皇宫中虽是风景如画却也是多为粗矿,比如成群的假山。在南泗国会讲究假山上的造型布局,是否好看是否玲珑是否精致?而北苍国便是自然随意的堆砌一放,你看着它们觉得它们像什么那便是什么?讲究的自是一个自由豪放。

成群的假山从里蜿蜒曲折,曲径通幽。看着炎不离一闪进假山里便没了踪迹,胥婳不禁有些慌神了起来。

“祭,祭司大人皇上貌似不见了,”杜顷擦着汗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说道。

找寻了半天的暮色也从假山一旁里匆匆而来,“找不到皇上,看来她是成心想甩了我们。”

看着四周都是嶙峋的假山,胥婳的眸子闪了闪。其实刚才她说对了,他的心中确实一直是憋着一股气的,他气她在炎府待了两天三夜,他嫉妒她对炎倾的感情。

“罢了,平时她虽是不怎么靠谱但这种正事上她还是有分寸的,且去宫殿里等吧!”叹息了一声,胥婳轻甩了下袖,转身朝着一旁的出口走了去。

另一边,成功利用假山交错杂乱的地形甩掉了胥婳三人的炎不离是心情大好,就连脚步都不禁是轻快了几分。

“不知木头此时在哪?”转过了一条宫道,炎不离看着四周的景色小声的嘀咕道,蓦然脸色一凌,手指夹住了向她打来的一片细小的凤尾竹叶,“什么人?”

道旁一簇幽绿茂密的凤尾竹林缓缓的出来了一个红色的身影,他头束玉冠,面带邪笑,慢悠悠的朝着炎不离走了来,“哟,女人,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

“我很好奇你那晚去炎府做什么?可以跟我讲讲么?”站在了炎不离的身前,燕兮俯下脸凑近她脸前说道。

燕兮俊美的脸骤然在眼前放大,炎不离睨着他抽了抽嘴角,火大的一巴掌狠狠的煽开了他,泥煤,刚才居然敢想着偷袭她。

“你以为你家住海边啊!老子去干什么关你屁事!”

躲开了炎不离煽来的一巴掌,燕兮站直了身子,瞅着她灿烂的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家住海边的,难不成你暗恋我?别这样,我已经有心上人了,而且我已发誓这辈子非她不娶,只能说你来晚了。”

这妖孽还是这么的骚包!炎不离白了他一眼,“滚一边去,老子现在有事没时间跟你扯淡。”

“我知道你很伤心,恼羞成怒我也能理解,唉,不过你现在有什么事?你应该是空灵国的人吧!那晚我回去后突然想起来看见你跟空灵国的大祭司在一起逛街,诶诶诶,你们家的女皇真的是个小屁孩么?”

“喂喂喂,你们真的就这么甘心臣服于她?你有没有想过夺位?诶,你在空灵国是什么官职啊?还是你是大祭司夫人?哇,这不错啊!听说你们大祭司在空灵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完全可以推翻你们家的小屁孩女皇嘛?如果是我,我肯定就这样做了,让我在一小屁孩手下干事真是觉得万分的屈才啊!诶,你们家小屁孩女皇断奶了没啊?哈哈……”

似乎打开了话匣子燕兮叽叽喳喳的就问了一通,炎不离的脸色也越来越沉,冷眼睨着他一脚踹了上去。

兴奋之中的燕兮冷不设防被她狠狠的踹了一脚,顿时惨叫了一声,抱着小腿哀怨的瞅着嚷嚷着,“喂喂,女人粗鲁小心嫁不出去。”

瞥了他一眼,炎不离没有再理会他径直的走开了。

看着她燕兮勾起了一抹笑容,赶紧追了上去,不停的追问了起来,“诶,女人,你究竟是有什么事啊?你就跟我说说嘛,我真的很好奇。”

“说说嘛说说嘛?你要去干什么?”

“真的,女人,你要去干什么?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你忙呢!诶,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向你讨要什么的,快说说,快跟我说说。”

……

半响,没有追问出什么的燕兮是越发的来了精神,好长一段话竟是没有歇口气,倒是越挫越勇了。

炎不离也终于是忍无可忍了,停下了脚步冲他怒吼着,“你他妈的给我闭嘴,泥煤。”

这声怒火果然奏效了,燕兮安静了下来,瞅着她眨了眨眼,“那你给我说说你究竟要干什么?”

也知燕兮这到死也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炎不离深呼吸了一下,忍住要上前暴打他的冲动,“老子去找北苍皇,行了吧!滚滚滚,看见你他妈的就烦。”

“啊,去找苍孤煜啊!”燕兮了然了一声,“早说嘛!我知道苍孤煜在哪?我带你去。”

说着也不等炎不离是什么反应,一把拉过了她就在宫道上狂奔了起来,竟是一口气的跑到了一座宫殿后。

炎不离喘息着气还没有回过神来腰便被燕兮给揽住,纵身一跳被他带上了金色的屋顶上。

“之前他就在这,不过,过了这么久我不确定他是否还在这?”

泥煤,不确定你丫的也好意思这么信誓旦旦的拉着她来这!炎不离火大。

“不如你自己下去瞅瞅吧!”燕兮瞥着她邪笑了起来,一道灵气打在了她脚下的瓦砾上。

哐啷一声,炎不离只觉得脚下一空,身子随着残碎的瓦砾落了下去。‘砰砰砰’几道落水的声音在寂静的宫殿内响起。

没有想象之中的疼痛,迎来的是一个温热池子,瞬间是将她暖暖的包围。

身子向底下沉着,炎不离看见了眼前两条古铜色健硕的大腿,再往上一点,那是……炎不离猛然一惊,连忙在池中挣扎了起来。待好不容易稳稳的站了起来,迎来的是一张犹如冰天雪地般丰神俊朗的脸,浓厚的剑眉之下那双如鹰般的眸子黑沉一片,仿若正在酝酿着一场惊天动地的暴风雨。

被水润湿的身子暴露在空中传来了一阵凉意,炎不离不禁打了个颤栗。

昨晚被偶姐硬是拉出去看了场电影,本来想在电影院码的,然后偶发现在那偶码不出来,咳咳,都是偶的错,偶补上啊!待会还有一更!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